<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七节 派系隐现
    江烽已经许久没有睡得这样香甜了。

    从离开固始赴汴梁开始他就15没能睡个囫囵觉。

    一方面是每日需要修炼打熬,武道修行上的巨大差距让他不得不自我加压,另一方面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尤其是外敌随时存在情况下,也不得不小心,而陈实和楚齐的武技水准又的确太差了,他只能靠自己。

    现在回到固始,自己的老巢,有杨堪、秦再道、张越他们在一旁,而小院的戒备一样森严,他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所以在昨晚归来之后,他甚至没有和急于汇报的几人以时间,就径直睡了。

    这一觉睡得真的是够死,阳光透进窗纸,让整个房内都弥漫着光线中飞舞的尘埃,江烽这才醒来。

    跃身而起,盘腿在空中一个灵活的侧翻,钻入座椅中,江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骨骼和经脉都一阵轻微的颤动,血液加速流淌,整个全身都洋溢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活力和劲道。

    天境,这就是天境之感,哪怕只是静息期,一样不同于以往。

    三皇炮锤之力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一股子暖洋洋的玄气从丹田中沿着经脉弥漫,提而聚之,运至身体每一个部位,每一处都坚若钢铁,这一刻江烽自信可以赤手应对哪怕是养息期的高手。

    今日不得闲。

    听到了室内的响动,一个有些老沉的声音在门外道:“虞侯大人,您醒了么?”

    “嗯,进来吧,苏铁。”江烽在战后从亲卫中又筛选了四名年龄较小的贴身亲卫,除了陈实和楚齐外,还有苏铁和张万山两人。

    这两人年龄要比陈实和楚齐略大一两岁,苏铁是谷明海外甥,而张万山则是张越的远房外侄,武技上都有相当根基,比陈实和楚齐都还要略强。

    苏铁是一个身材瘦削但却充满着爆炸性力量的少年,微微凸起的额头和颧骨使得他总给人一种头角峥嵘的感觉,加上那手部硕大的骨节,干瘦的胳膊上青筋如同盘龙一般缠绕,很有点儿凄厉的美感。

    进来之后苏铁就是躬身一礼,张万山则把热水端了进来。

    自己刚回来,小婢返乡尚未回来,这等活儿就只有两个亲卫来干了。

    江烽一边洗漱,一边顺口问道:“我教授你二人的两式有没有搁下?”

    “回大人,我和铁子都是按照大人要求早晚修炼虎踞熊蹲二式,对其中四个变式还有些领悟不够,但感觉还是对养气蓄势极有帮助,……”接话的是张万山,一个白皙矮胖青年,眉目灵动,和苏铁的黑瘦形成鲜明对比。

    “大人,不知道楚齐喝陈实的伤势如何?”苏铁突然问道。

    “嗯,楚齐是外伤,估计两个星期就可以痊愈,陈实问题麻烦了一点儿,他伤了内腑经脉,不过是祸是福还不好说,虽然伤了内腑,但还是因为虎踞这一式蓄势藏劲修炼不到家,但若是以此为契机,也许能有助于他在这一式上的进。”江烽沉吟了一下,放下手中热毛巾,“估计需要一到两个月才能恢复过来,我也不打算让他回固始,他的性子,留在汴梁更合适。”

    江烽知道苏铁沉默寡言,但是性子外冷内热,对楚齐和陈实二人很关心,他也很欣慰。

    这几名亲卫虽然年龄上只比自己小那么两三岁,但是自己对他们来说在心理上的年龄差距却不小,而且自己也对他们犹如半师半兄半友,江烽也希望他们能够在日常中建立起一分友谊,这有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同时也能在日后应对各种不测中发挥作用。

    江烽说日后陈实不会再回固始的话让张万山和苏铁都陷入了沉默,显然他们还不明白江烽话语中的意思,留在汴梁干什么?虞侯大人不说,他们也不会问。

    “你们二人若是要选兵刃的话,不一定要局限于枪槊和刀,这一次随我回固始的杨堪杨大人,便是使戟的好手,苏铁你若是有意要选戟,不妨多向他请教,他不会敝帚自珍的。”江烽舒展了一下身体,顺手把毛巾丢给了张万山,“但根本还是要虎踞熊蹲二式练好,这对你们日后发展大有好处,兵刃是末,养气蓄力才是根本。”

    张万山和苏铁也抓紧时间向江烽请教了几个在修炼中遇到的问题。

    他们都知道虞侯大人刚回来,手里事情肯定很多,尤其是这马上面临蔡州军的进攻,固始城的防御体系必须要马上打造起来,虽然前期虞侯大人在离开固始时也交代了很多城防设施的建设,但是现在进度缓慢,主要还是在许多设施设备制作上的投入跟不上,县衙里在这方面也是有点儿退缩了,但现在江烽回来了,一切都要重回正轨了。

    黃安锦是来得最早的。

    江烽也把此次到汴梁的情形和黃安锦简单介绍了一下,也专门谈到了常昆的现状以及对方留在汴梁的意图目的,黃安锦倒是没有太多关心,毕竟常昆也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智慧和判断力,怎样做他有自己的判断。

    黃安锦重点汇报了一下目前前营和左营的组建情况。

    从江烽把这项工作交给他之后,黃安锦就明白自己的工作实际上是最重的,甚至比张越和谷明海各自重建牙营和中营的任务更重。

    牙营和中营的根基架构尚存,也就是填补兵员进来,迅速纳入体系进行训练融合就行了,而前营和左营则不一样。

    这两个营基本上都被打残了,缺乏最基本的兵头和军官,从伙长到队正再到都头,都奇缺,而牙营和中营为了确保自己的战斗力,张越和谷明海当然也不会把自己的底子让给前营和左营,这一切要靠黃安锦自己来搭建塑造。

    但这种搭建塑造却非短时间内能见效的,兵头军官的基本素质和武技要求决定了一个士兵一二十天之内不可能就能达到一个兵头的标准,更不用说军官了。

    现在兵员不缺,从光州旧军招揽回来的,还有强行征用士绅们的家兵的,以及从流民中挑选出来的,尤其是近期从霍丘、盛唐那边逃亡过来大量流民,也为固始军补充兵员提供了大量后备兵员,所以在兵员上是绰绰有余的,缺的就是合乎标准的兵头和军官。

    “我知道了,兵头和军官短时间内的确不易解决,但好在我从大梁那边招募了一批人,……”江烽话未说完,却见黃安锦脸上有欲言又止的表情,“安锦,有话就说,我们俩之间难道还有什么不能坦诚相对的么?”

    准确的说黃安锦才算是江烽在固始军中第一个忠实下属。

    秦再道不算,这个人有自己的主见,而且对许氏也还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谷明海则本来是和江烽平级,他的年龄和资历也不允许他自己牺牲自尊来无下限的讨好江烽,张越则是挚友,虽然彼此绝对信任,但与黃安锦这种绝对忠诚的下属还是有不同。

    只有黃安锦才是江烽到固始之后用自己一点一滴的人格魅力来征服了对方,获得了对方的效忠,否则对方也不会把常昆这条线索毫无保留的交给江烽。

    “虞侯大人,昨晚我就在考虑这个事情,那位杨堪杨大人武道水准很高,起码是天境初阶养息期阶段的高手了,如果从汴梁来的人不说都有他这样的水准,当然这也不可能,但假如都有洗髓期到天境初阶静息期这个阶段,我觉得都可能会打破我们固始军现在的稳定状态。”

    黃安锦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但江烽却很明白他的意思,这是真的在为自己考虑,黃安锦是担心汴梁来人势力膨胀太快,喧宾夺主,甚至鹊巢鸠占。

    现在对方只有三十多人,虽然都武技不俗,但毕竟也只有三十来人,但一旦把士兵交给他们,这些家伙都是在军营中呆过的老手,很快就能上手,哪怕是拉起一营兵力来,都不可小觑。

    设若再借势寻机扩大一两营,就真的要危及到江烽的首领地位了,尤其是那个杨堪的武道水准明显要高于虞侯大人的情况下。

    江烽自然明白黃安锦的担心,他微微一笑,“安锦,如果我告诉你我还在为突破天境之前,赤手与杨堪战了个平手,你相信么?我突破天境也就是在与他全力一战被激发所有潜能之后而获得飞升晋阶的,现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哪怕是袁无畏来,我也一样不惧对方,纵然不能击败他,自保却是有余,杨堪也一样,那你还担心么?”

    黃安锦大吃一惊,上下打量江烽,他知道江烽突破了天境,但是突破天境也不可能直接跃升养息期,静息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这关系到武者在天境初阶这个阶段的根基是否牢靠,也是为下一步的积蓄和提升打基础的关键阶段。

    “放心吧,安锦,我很好。”江烽笑着摆手,“我没有竭泽而渔,更不会揠苗助长。”

    “如果是这样,情况会好一些,但是虞侯大人,我个人认为固始军还是要有我们自己的基本力量,当然,我们现在面临着蔡州军的入侵,可能需要权变处置,不过我听说申州军也有一部分要过来加入我们固始军,这恐怕会让我们固始军的构成越发混乱,影响到战斗力的形成啊。”黃安锦见江烽脸色中有些不悦,但是还是坚持说完,他要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