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六节 回归
    江烽心中也是一阵热流涌动,下意识的提高声音:“是再道和老谷么?”

    “果然是虞侯大人!赶紧开门!”

    “虞侯大人回来了!开城门!”

    “太好了,虞侯大人真的回来了!”

    一连串的欢呼声此起彼伏,迎面而来的几骑也迅速放慢了迅速,其中一人当先下马,紧接着几个人也都下马跟随,急促的脚步声也显示出来人的心情激动。

    “虞侯大人!”

    火把举了起来,也有几具灯笼挑了起来,四周顿时明亮起来,这里距离固始城门也只有两三里地远了,显然是得到信息的探马先行向固始城那边禀报,秦再道他们才迎了出来。

    杨堪也随着江烽下马騙腿下马,不过目光已经落在了迎上来的几个人。

    这大概就是江烽在固始的班底了,从这一行人的前后顺序就能大概看出一二来。

    当先一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刀条男子,目光炯炯,身材高大,走起来极有气势,犹如一柄藏锋于鞘的长刀。

    这大概就是被唤作昔日光州第一都头的秦再道了。

    看得出来此人虽然还在天境之下的水准,甚至还没有进入结体期,但距离结体期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可以说稍稍跨前一步就能进入结体期,也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高手了。

    像这种是通过战场上生死搏杀千锤百炼出来的角色,哪怕只是洗髓后期的角色,也非同凡响,并不比许多结体期的高手逊色,他们在真正的交锋中表现出来的承受力和反应速度都要比那种纯粹靠苦修或者丹药洗伐出来的高手强得多。

    给他们一些机会,他们的成长速度也同样会快得多。

    紧随在秦再道身后的男子年龄稍大,已经接近四十岁了,黝黑深沉的面孔,粗糙厚大的手掌,左手手腕上系了一根磨得发亮的牛皮索,似乎是某种特制的武器藏于左袖中。

    这不会是江烽那个密友张越,更像是那个固始军元老——老兵头谷明海,不过据江烽说谷明海的武技水准就只有通脉期,但现在看来恐怕有些偏差,这家伙的实力也已经逼近了洗髓期了。

    后面这个年轻俊朗的男子才应该是张越张子跃,眉目间有几分灵动,但又不乏沉稳,气宇轩昂,典型的洗髓后期高手,并不比当先的秦再道逊色。

    再后面那个三十出头男子应该就是醉猫的同门师弟了,步伐厚重,身形密实,洗髓前期水准。

    这大概就是固始军能拿得出手的角色了。

    几个人一现身,江烽也是格外兴奋,这一去二十来天,仿佛分别了一年半载,无论是在固始这边的几位,还是远走汴梁的江烽,都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同时也感应到了各自的变化很大。

    “虞侯大人,您,您突破天境了?!”秦再道虎目闪过一道精芒,连声音都有些发颤,“真的突破天境了?!”

    秦再道的话立即引起了其他几人的唏嘘惊叹,反应最大的无疑是张越,几乎要扑过来拉住江烽的身体好好打量。

    天境的门槛对于武道修行者来说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多少人可以在结体期徘徊十年八年而不得其门而入,没想到江烽竟然在突破进入结体期不过短短一个月内就跨越了这道门槛,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呵呵,侥幸而已。”江烽微笑着道。

    他这话是实话,如果不是恰巧遇到了郭泰的金刚不坏体反震让其全身经脉、气血和筋骨都受到了相当大的震荡,之后又在较短时间内遭遇了杨堪通过冰王戟发动的玄霜劲浸润,使得他的潜能在短时间被彻底的激发出来,再加上他本身修行的五禽戏积蓄了极为厚实的根基,再有三皇炮锤之力的酝酿引导,诸般机缘巧合凑在了一起,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就渡过了结体期直入天境。

    秦再道等人自然不会相信江烽的话,跨越天境岂能是侥幸一言以蔽之?没听说别的其他人跨越天境也是侥幸,能够以这样一种方式跨越天境,除了武学天赋奇才外,没有别的解释。

    当然他们对江烽跨越天境这一门槛除了艳羡之外更多的还是高兴和安慰,毕竟固始军没有一个天境高手,对于其他势力来说就真有点儿予取予求的感觉了,像之前的袁无畏和杜立不就是这样么?

    袁无畏敢出入固始军入无人之境,不就是仗恃固始军中无一天境高手,没有谁能对他构成威胁,如果不是那术法强弩吓住了他,只怕那一日就要终结一切。

    这几个人的热情兴奋几乎要把江烽淹没。

    毕竟,跨越天境对于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隆重纪念的大事,可以说除了性命,哪怕是结婚生子都未必有此事重要,而江烽也终于成为固始军中走出的第一个天境高手,第一个有了,那么第二个第三个还会远么?所有人心中此时大概都装着这样一个梦想吧。

    杨堪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几个人之间的热情寒暄,他能感受到江烽和这几个人之间的深厚感情,唯有在战场上生死须臾间建立起来的感情才最值得珍视,而想到自己和自己的兄弟朋友们也将加入到这个群体中去,联想到即将到来的激烈战事,这让杨堪也感到热血澎湃。

    “好了,有什么问题咱们回去再说,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几位未来也会成为我们固始军中的兄弟,汴梁杨堪,你们可以唤他七郎,……”江烽终于止住了大家的热情,让大家的注意力回到杨堪和其身后两人身上来,“这两位是尤金、左连山,都是汴梁来的朋友,日后将会是我们生死相依的兄弟!”

    无论是秦再道还是张越他们其实也早就觉察到了这个一直站在江烽背后不言不语的男人,渊渟岳峙,一双大戟就这样交叉横背在背上,不动如山。

    仅这份气势,秦再道和张越等人就知道对方是天境高手,而且恐怕还不是天境初阶静息期的水准,多半是养息期的强者,只不过江烽没说之前,他们自然也不会去问。

    待到江烽介绍时,杨堪也已经取下了双戟斜插在马鞍旁的牛皮戟袋中,一拱手之后,跟随着江烽和诸将一一见面。

    即便是杨堪背后的尤金和左连山二人也都是通脉前期的角色,放在固始军中担任一个都头角色是绰绰有余,而这两人在来固始的三十余人中还排不上号,这也让秦再道等人真正认识到大梁人才的鼎盛。

    寒暄之后,一行人也簇拥着江烽上马返城。

    两三里地不过眨眼就到,城楼上灯火通明,显然是得到了消息的全城士绅商贾代表早已经迎候在城门处,倒是让江烽有些汗颜,这般待遇可让他有些承受不起,而且他也不过是离了二十来天,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虞侯大人,杜家那边的武器甲胄都已经送了过来,另外殷城杜家驻军这些士绅们也都知道了,所以现在他们心思也有些复杂,……”紧跟在江烽身旁的秦再道自然知道江烽的惊讶,压低声音道。

    “噢,这么说他们还真的和蔡州袁氏勾搭上了?”江烽神情不变,仍然是满脸笑容,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嗯,陈家那边和袁家肯定有往来,不过估计是袁家的情形陈氏也一直在关注,尤其是大人提到的大梁要对蔡州用兵,大概也对陈家有点儿冲击,而且后期陈氏大概也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了解到一些局势变化。”秦再道不动声色的在江烽耳畔小声道。

    “唔,这些士绅大族就是这样,袁家也过于高看这些人的本事了,哼,光州的士绅还有这么多人在这边呢,还轮不到陈家作祟。”

    江烽也不再多言。

    秦再道掌握着斥候队,看样子也应该是把陈家这边的主事者盯住了,基本上的情报信息都能掌握起来,蔡州方面未能在这期间动手,那就没机会了。

    假如蔡州真有魄力敢在蚁贼一过境之后就发动对固始一战,自己就再无机会,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看了一眼在火把和灯笼灯光下包括陈蔚在内的一干士绅们明灭不定的面容,江烽心中有如明镜。

    这帮人大概对自己的归来也是心态复杂,既渴望固始能强大起来可以不再被外地欺侮,但是又对固始军信心不足,觉得固始军恐怕再强大也达不到能够和蔡州军抗衡的地步,结果是蔡州军一来和固始军交锋,最终归于失败,却把整个固始给毁了。

    江烽也能理解这些地方士绅的心情,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家园被毁,家族被灭?做出这种选择也的确很艰难,有时候也只能骑墙观风,关乎整个家族身家性命,只能把一切感情都抛在一边了。

    蚁贼围城那一战虽然提振了固始士绅的信心,但还不够,蔡州军的威名在光州和固始士绅心目中还是很有分量的,但如果在这一次蔡州军进犯中固始军能给对方以重击并战胜之,江烽相信日后固始士绅就会死心塌地的站在自己这边了。

    而他也就期待着这一战,当然,他希望这一战来得稍微晚一些,让自己能有更充裕的时间来准备好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