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二节 刘玄
    从见到刘玄第一眼,江烽就知道鞠蕖栽在此人手中半点不冤。

    别14说对方身畔那个侍卫首领就是天境养息期的高手,还有什么术法护卫,单单是他本人的水准,绝对的天境中段之上,要斩杀鞠蕖这等角色,只怕也就是三招两式,没准儿当时刘玄就根本不想出手,所以才让鞠蕖逃出生天。

    这也是江烽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天境中段以上的高手,之前所见的尉迟无病也好,李固也好,而不过就是太息期的高手,都未曾突破过天境初段这个壁障。

    至于对方真实实力到了天境中段的哪个层面,江烽也无从估测,但从身旁杨堪那全身绷紧的情形来看,估计这家伙也是紧张得够呛。

    如果此人今日要在这里解决自己,自己和杨堪二人只怕都难以幸免,不过对此江烽倒不惧,像刘玄这种人都是老谋深算之辈,谋定而后动,绝不会做无益之事。

    “江烽(杨堪)见过玄公。”在真正的藩阀阀主面前,江烽和杨堪都不敢失礼,进得门来,便深深的一鞠躬揖手为礼。

    “英雄出少年啊,不必客气,看座。”一身青衫的刘玄背负双手站在厅堂中间,嘴角含笑,半点看不出高手风范,唯有脸上淡淡的黄光让人知晓此人是修炼某种特殊的武道功法。

    玄黄战气乃是刘氏祖传绝学,得名天地玄黄,战龙在野,故名玄黄战气,而那一日在白水河畔所遇的玄黄霸拳亦是刘氏称霸山南的绝学之一。

    刘玄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出头,但是江烽知道对方早已经过了五十,多年修行使得他的外表早已经脱离了正常表现,此时的刘玄应当是处于其武道修行的最巅峰期。

    江烽的气机感应觉察不到任何东西,对方应该是有某种特殊的手法隔绝了外人的探知,无论是江烽还是杨堪都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武道修行到了这个阶段,才能真正的称之为强者,而真正进入了武道天境中段,便可称之为武道宗师,自创武技绝学,开门立道,也非不可能了。

    偌大的厅堂里只剩下三人,刘玄的目光如汩汩流水在二人身上流淌了一圈,收了回来。

    如自己侍卫长所说,两个小辈都已经过了天境门槛,而那杨氏子更是已经进入了初阶的养息期。

    江烽应该刚入静息期不久,杂驳不纯的玄气和起伏不定的元力尚需时日才能慢慢静息下来,但观此子元力极为丰沛雄厚,可见根基打得异常牢固,难怪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从洗髓期一跃突破结体期跨入天境了,只要有足够的机缘而根基厚实,有时候的确能够创造一些奇迹。

    不过在进入天境之后要再想有这种好事情就不太可能了,天境修行,除了根基牢固外,天资、悟性、勤修、机缘,甚至丹药,缺一不可,尤其是天资和悟性,更是关键。

    比起自己长子,这两人天资还是要逊色不少,想到这里刘玄的嘴角笑意更甚。

    刘墉已经在太息期突飞猛进,距离天境中段得门槛固然还有些距离,但是只要能迅速进入中段之前的过渡期——固息期,那在三十五岁之前跨入天境中段也并非不可能,这也要比当年自己突破天境中段的壁障足足早五年,到自己这个年龄刘墉也许就真的能进入天境高段了吧。

    意识到自己思绪发散,刘玄收回思路,江烽也已经起身再度行礼,“某久仰玄公高义,在方城得闻玄公现已任隋州刺史,专程来拜访玄公。”

    高义?刘玄也有些好笑,这家伙也能当着自己的面睁着眼睛说瞎话,啥时候自己也有高义了?高义大概也和这家伙无关吧。

    笑了笑,刘玄点点头,“江虞侯,……”

    “玄公可唤某二郎即可,可唤杨堪七郎。”江烽恭声道。

    “嗯,老夫痴长几岁,那就托大叫你一声二郎了,前几日听闻固始击退了东下蚁贼,二郎又去了汴梁,可是有事?”刘玄也懒得和这两个家伙废话,有什么事儿几下抖落出来,看看这家伙怎么来翻弄他那巧舌。

    “嗯,玄公,某去汴梁乃是求救于梁王,蔡州袁氏无故犯我光州,光州许氏一脉因此陨灭,现许氏余孤托庇与固始军,某忝为固始军假虞侯,无力光复光州,但是却也有一颗护卫昔日家主余孤之心,蔡州犯我固始在即,某也知蔡州枭獍之心,大梁势必与蔡州有一战,故去汴梁求援,得闻南阳已于大梁化解龃龉,愿意互为友邻,不知然否?”

    这番文绉绉的话让江烽说得也是艰难无比,但在这种正式场合且刘玄又是长辈的情况下,这是必须遵守的礼数,难以信口妄言,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回忆大学时代所学的古文言文。

    刘玄也觉得这家伙说起话来错漏百出,不过他以为对方是庶族出身,没怎么读过书,所以也不在意。

    倒是对方话语让他吓了一大跳,这自己刚与大梁搭上线,还只是初期相互探底的接触,根本没有进入正式磋商的环节,怎么这消息就泄露了出来?

    惊疑不定间,但刘玄却半点没有流露出异样来,只是淡淡笑道:“二郎何出此言?南阳与大梁虽然关系不睦,但也未曾兵戈相见,至于说要互为友邻,南阳当然乐见其成,不过这恐怕要相互之间体现诚意,不是几句话就能行吧?若是大梁有此意愿,老夫倒是愿意出面向我兄长禀报。”

    杨堪有些讶异,这好像和江烽判断的有些不一样啊,瞥了一眼江烽,却见江烽神色不动,似乎在很认真的听着刘玄说话,便也安定下来。

    “玄公说得好,互为友邻当然要相互之间体现诚意,玄公既然也有此意思,某愿意从中搭桥,恐怕玄公也知道目下大梁与蔡州开战在即,某得了大梁崇政院的首肯,大梁方面愿意鼎力支持固始军抗击蔡州军侵犯,不知玄公可愿先行向大梁体现一番诚意呢?”江烽笑吟吟的道。

    “噢?不知道二郎希望老夫怎么来体现南阳方面的诚意呢?”刘玄似笑非笑,这家伙据说就靠这一手在汴梁和鄂州都大了不少秋风,看样子现在居然把秋风打到自己身上来了,不过对大梁和鄂黄有用,落到自己身上就显得牵强了一些了。

    对于刘玄话语里的揶揄之意,江烽满不在乎,脸色也郑重起来,“玄公转任隋州刺史,不知是意欲取光州还是安州?”

    饶是刘玄心性深沉,也不禁面色微变。

    之所以派人与大梁联络改善双方关系,就是看准了大梁现在境况不佳,而这现在也正好是南阳的机会。

    拿下申州之后,南阳战略态势得到极大改善,东进可取申光一体的光州,南下可取本身并无强大阀族只与鄂黄杜氏关系复杂的安州。

    现在鄂黄杜氏被卷进了固始与蔡州之间的战事,恐怕没有多少精力来看顾安州,可以说正是取安州的绝好机会,南阳大军此时正悄然在新野、上马、湖阳一带集结,即刻就要南下入隋州。

    只是这是南阳方面的绝密,可以说南下安州的计划整个南阳也只有寥寥几人知晓,外人顶多也就只知道南阳大军是经隋州去申州加强申州防御,这个家伙却是如何猜到南阳要对申州安州用兵了?

    见刘玄脸色微变,江烽心中暗叹,虽然不知道南阳究竟要对安州还是光州用兵,但是南阳的确已经在改弦易辙了,不再围绕关中李氏指挥棒而转,开始寻求自己的利益。

    南阳大军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不弱,但江烽估计只怕这一次还是取安州的可能性较大,只是这一南下安州,只怕就要刺激到鄂黄对沔州用兵了,否则南阳兵即可直抵沔州,与鄂州隔江相望了,这是杜家绝对无法接受的。

    沔州也是无甚豪族,只是与鄂黄方面关系相当密切,所以鄂黄方面也就没有存太多心思,但如果安州被南阳所得,从维护鄂州战略安全出发,杜家都势必要取得沔州,并在沔州驻军,只是这样一来却要把杜氏在北面的注意力给吸引走了,这就对固始很不利。

    刘玄和江烽都是心念急转,琢磨着对方的意图。

    刘玄很快就稳住了心神,既然对方来挑明这事,加之对方目前和大梁之间的结盟关系,刘玄倒也不惧对方有什么古怪,或者,可以直接解决二人灭口也是一个选项,只是不知道这个情况只有他二人知晓,还是其他人也知道。

    不过现在南阳大军已经是箭在弦上,三日内便要大军入隋,十五日之内就要夺下安州,这个时候谁也改变不了这个结局了。

    “果然英雄出少年,二郎好眼力啊,居然能看出我们南阳的安排,不过你觉得我们南阳是先取光州呢还是先取安州呢?”几番念头在刘玄脑袋里盘旋,他原本有些紧绷的身体也重新放松下来,含笑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