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节 南阳
    江烽也没有想到自己这颗小石头扔进汴梁这样一个大池塘里也能激起这么大的风浪,短短几天里,他就已经成为了汴梁城里闲人茶客们嘴里的风云人物。

    虽然大人物们仍然不屑于和他打交道,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江烽及其固始军在大梁高层心目中的地位正在发生变化,这连带着也影响到了很多原本还在观风望色的群体。

    假以时日如果固始真的能够在这一战中熬出头来,站稳脚跟相信下一次他来汴梁,便会有另外一番不一样的风景。

    不过对于江烽来说,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留下来和那些才开始意识到风向变了的各个利益群体了,他必须要返回固始了,出来已经半个月,回去的时间再怎么也得要七八天,这中间还不能出什么差错。

    而且他还得赴南阳一行。

    丁满和郭泰以及吴氏兄弟带着一帮人已经分赴开封诸县和许州、hn府那边,初步预计能够吸纳招募到一千人左右的老兵,现在这些老兵已经按照最初的约定开始向尉氏和舞阳集合,估计需要三到五天这些人才能陆续到位。

    这么大规模的人要过南阳境,肯定瞒不了南阳,所以需要给南阳一个交代。

    江烽打算自己亲自一行,换了其他人恐怕都会把局面弄砸,这是江烽这个历史系穿越者带来的优势,对于像南阳这样的藩阀,掌握大势走向熟知当下格局的他,有着更丰富演讲和游说能力的他,在这方面更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心理优势。

    如无意外,这一千多老兵会沿着许州这一线南下,但不会再走江烽他们来时的嵖岈山和文城栅这边了,蔡州在那一线的兵力布置肯定会加强。

    蔡州方面在汴梁里的眼线也不会少,从大梁一开始进行军事动员,只怕蔡州也就会进行战争准备,以袁氏的智慧自然看得出大梁现在要用兵绝对不会是现在汴梁鼓噪得厉害的蒲州,只能是蔡州,但从蔡州哪个方向进攻,就要让袁氏考量了。

    不过从舞阳进攻吴房西平这一线,绝对是有吸引力的,复制李愬雪夜入蔡州这一经典战例也并非不可能,在这一线展开,可以把蔡州北部精四县打得稀烂,甚至可以实现三年蔡州方面分割陈州南部的翻版,把蔡州北部三县或者四县拦腰斩断。

    所以现在这些老兵要走只能分批次从慈丘、桐柏这一线进入申州,然后从申州南部大别山北麓一直东行进入光州,抢在梁蔡战争爆发之前赶到固始。

    好在也就是一千多老兵,分成三五批次离开,一批人也就两三百人,只要能提前和南阳方面说好,问题倒也不大。

    江烽在交代好了崔尚之后,临行之前,常昆又来和江烽一晤,二人密谈了一个时辰之后,江烽这才起身离开汴梁。

    说实话这一趟来汴梁虽然在汴梁城里呆了这么几天,但是除了来汴梁的第一二天还稍有闲暇时间与鞠蕖一道逛了逛汴梁城,感受了一下这个时代最繁盛的城市风光,后面几天都几乎被各种事务缠身,不是谋划与大梁要员们的会晤,就是接待即将可能进入自己麾下的武者们,接下来就是切磋,酒宴,遇刺,再后来就是各种布置安排了。

    江烽也很遗憾,汴梁的风光简直还没有品尝到自己就不得不离开了,勾栏瓦舍,汴河风情,还有那遍及汴梁城的各种名食美酒,他都还没有来得及一一感受,就不得不心急火燎的离开了。

    他的确不敢再呆下去了,一来时间太紧,二来若是给蔡州方面更多时间得到更多消息,没准儿蔡州方面就真的会派出高手来沿线埋伏,寻找机会半路截杀自己了。

    就算是有杨堪同行,但若是多来几个像袁无为、袁无敌这样的高手,再能抓住机会,这种刺杀几率还是相当高的。

    当然这种可能性也很小,首先要选择合适的时机准确拦截自己就很难,而要让蔡州方面派出好几个袁无为、袁无敌这样的强者漫无目的的在泌州、申州、光州这一线来拦截,在梁军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儿戏了,所以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江烽和杨堪一行七人是借着夜色悄然离开汴梁城的,虽然不至于昼伏夜行,但是利用夜色先赶上几十里地,能够很好的避开一些眼目。

    七人十四骑,一人双马,也就是为了确保能尽快赶回固始。

    在大梁境内这一线相对安全,一人双马跑起来,就算是蔡州方面有足够眼线发现也来不及做出反应,除非蔡州方面真的是安排了几个高手一直在汴州到许州这一线埋伏,这显然不可能。

    两天时间一行人就从汴梁赶到了方城。

    凭借从大梁兵部开出的信使函,杨堪见到了驻扎在方城的南阳军中人,了解到了刘玄已经卸任泌阳刺史,而转任隋州刺史了。

    泌州即唐州,十多年前唐州改名为泌州,但老百姓更多的还是喊唐州,也是南阳两州一府中的核心州之一,仅次于南阳府。

    泌州也是人口稠密之地,七县人口接近两百万万,虽然无法和南阳府比,但是要比隋州人口多一半以上。

    得到这个消息,江烽心中更是笃定了许多。

    看到江烽目光中多了几分喜悦,杨堪有些不解,轻轻策马赶上江烽。

    “二郎,我看你似乎对刘玄出任隋州刺史不但不意外,而且还有些高兴?”杨堪皱着眉头,“隋州条件远不及泌州,泌州七县,人口众多,隋州仅有四县,且泌州的方城扼南阳和荆楚进入中原要道,地理位置也远胜于隋州,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隋州刘玄从泌州刺史转任隋州刺史都是一个贬谪,以刘玄的心性,怎么会接受?难道说刘同真的要对刘玄下手了?不太可能啊,不是一直传言刘玄要接任南阳府尹么?”

    南阳二刘,虽然刘同是家主,且兼任南阳经略使和南阳府尹,但刘玄在外界的名声更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刘玄在南阳势力和地位就比刘同更强。

    南阳刘氏自号诗书传家,以德服人,虽然刘同和刘玄两兄弟关系比较微妙,但若是希望两兄弟龃龉甚至反目却是不现实的幻想,若真是那样,刘氏就是自毁名声,刘家赖以持家的根基都要动摇了,那只能是两败俱伤,无论谁最终获胜,结果都是会很失败,这一点上刘氏兄弟应该很清楚。

    那种兄弟反目煮豆燃豆萁的事例更多的还是发生在那些爆发阀族中,真正传承已久的老家族这种情形还是比较少见,尤其是在家族中族老影响力比较大的情况下,就更不容易发生了。

    “七郎,你是不是还要问,就算是刘玄出任泌阳刺史,也和我们没啥关系,也没有必要高兴?”江烽笑着道。

    “嗯,哪怕刘同和刘玄反目,也咱们没太大关系,固始和南阳之间还隔着光州呢。”杨堪点点头。

    “正是这个光州才有意义和价值。”江烽微微一笑,“刘氏兄弟哪怕有些隔阂,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实际上我的理解,刘玄出任隋州刺史是刘玄和刘同达成了一个妥协,这避免了矛盾的激化,加入刘玄真的出任南阳府尹,那南阳才有可能出问题。”

    “噢?”杨堪凝眉沉思,脸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悟的表情,“二郎你是说刘氏兄弟在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了?”

    “嗯,南阳府尹换来泌州刺史,刘同肯定是要给刘玄补偿的,那光州肯定就要归刘玄了,南阳府尹一职估计刘同是日后要留给他的嫡子了,刘玄素来外和内鸷,胸有城府,野心很大,但碍于刘氏家族传统和自己身份,而无法一展抱负,上半年关中李氏出访南阳襄阳,有意要拉拢南阳全力对抗大梁,刘玄就持反对态度,认为南阳和关中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和大梁对抗不符合南阳利益。”

    江烽的话让杨堪也是精神一振,南阳虽然一直没有参与过对大梁的出兵,但是南阳的底蕴却是让大梁颇为忌惮的,南阳府七县,仅南阳一县人口就超过六十万,整个南阳府人口达两百五十万,在吞并了申州之后,整个南阳刘氏控制下地盘达到三州一府,人口接近六百万,已经快要达到大梁的一半了,而且南阳自李唐建国以来一直未遭大的战火,经济富庶,术法昌盛,极具战争潜力,这也是为什么关中不遗余力的拉拢刘氏的主因。

    看见杨堪的表情,江烽心中也还是一叹,这些家伙还没有摆正位置,还在以大梁军官自居,虽说这需要时间来改变,但是日后自己还得要好好琢磨一下,用一些潜移默化的手段来改变他们的观念意识。

    对这一点,江烽倒不至于狭隘到心存芥蒂,但是未雨绸缪提前做起还是很有必要的,否则这种观念始终不扭过来,在很多战略部署和决策时,就会下意识地受到干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