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七节 另算
    大江江畔黄鹤山上一处别院。

    草色苍黄,暮霭沉沉。

    哪怕是历经数百年,夏口城的碉楼在这里依然矗立,自汉末以来,这里变成军事防御要地,郢州州治所在,而自李唐更成为商业繁华之地,而黄鹤山更是独显傲立风流。

    江夏是杜家的发家地,而鄂州水军更是闻名,当年拿下蕲州,江夏水军便是立下大功。

    至今江夏水军提督依然由杜松本人兼任,由此可见水军在鄂州军体系中的重要性。

    “子清兄,方才我和二郎才在节堂送走了那张越,此时张越大概已经去和老三商议钱银和粮物的交割事宜去了。”

    杜珅一身青色圆领长衫,和身着一身白皂的杜温二人宛如翩翩浊世佳公子,委实要比黑不溜秋的杜立俊俏许多,也难怪颇得杜松的喜爱。

    不过若是单论容貌和杜门四骏中另外一个杜翎比起来,他二人又有些自愧弗如了。

    站在巨松树下阴影中的男子身材清瘦颀长,尤其是一双漂亮的柳叶长眉,更是增添了几分俊逸之气,只是总是带着一丝笑意的眉宇中此时多了一分阴鸷。

    “这么说你们已经决定要助固始军一臂之力了?”许子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情绪波动。

    这么几个月来的挣扎折磨终于有了一个明朗的希望了,杜家终于答应要出兵了。

    “没错,家父已经把虎符交与了我,三千步军和两千骑军,三日内整军完毕,便要开拔北上,届时我们在阴山关还会驻有两千步兵,所以这方面子清兄无需担心。”杜珅负手傲然道:“我们杜家三千精骑便有两千随某北上,三千精卒也是从鄂州精锐中精选出来的,论战斗力,绝不逊色于蔡州军。”

    “那子清要恭喜杜兄了,总算是一尝所愿,得领大军一展身手。”许子清拱拱手表示道贺,“只是不知那蔡州军见鄂州军威,是否会主动与鄂州军交锋了。”

    “子清,我想你也不必想太多,有鄂州五千军在此,实际上固始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大梁一旦对蔡州用兵,蔡州能抽出五千到一万的兵力对固始进攻便是极限,而且时间也不可能太长,你不是说固始军基本上都是由原来光州旧军和固始军合编而来么?能够硬挺住十倍蚁贼围城,想必这点应对之力还是有吧?鄂州军会择机而战,这一点子清放心。”杜珅望向许子清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炽热,“关键在于子清你能不能控制住没有江烽之后的固始军,我听我家老三说,江烽这个家伙头脑手腕都很厉害,把固始军打造成能抗十倍蚁贼的强军,而且能够单枪匹马跑汴梁去向大梁求援,相当不简单啊。”

    许子清面色不变,“请杜兄放心,固始军能扛十倍蚁贼那也是因为我们光州旧军的战斗力本身就在,如果不是袁氏背盟反戈一击,我们光州此时早已经拿下申州了,就是南阳军我们也一样不惧。至于说杜兄担心的事情更不必多虑,当年某在光州牙军,秦再道和张越都是某昔日下属,黃安锦某也熟悉,谷明海虽然我不熟悉,但是某乃许氏一脉,些许情谊也还是有的,这几人或许受过江烽擢拔之恩,但若是江烽不在,且在当下外敌环伺的情况下,自然会知道怎么选择,而且还有杜兄这边的鼎力支持,某自认为不会逊色于江烽。”

    “子清兄,但我三弟屡次提及江烽胸有沟壑,很有大将风范,行事慎密,不打无准备之仗,我这个三弟虽然有时候做事不讨人喜,但是却看人却很准,且少有虚言,能让他这般忌惮的人,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听他所言,便是那蔡州袁氏铁戟横天袁无畏都不过如此,但对江烽却是倍加赞誉,你不可不防啊。”杜温摇摇头。

    他知道这位许氏一脉的许子清与大兄的情谊。

    这几年据说此人都在书院闭关,但是在光州城破之后却诡异的出现在了鄂州,观其气机,的确有不凡造化,似乎已经是天境初段养息期水准了,这让许久未见的杜珅杜温两兄弟很是惊讶。

    要知道三年前这个家伙还一直在天境之下的结体期徘徊,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甚至不惜辞去军职进入书院闭关,没想到三年之后这家伙居然能连跨两级进入天境初段的养息期了,看来也是在书院里有了什么特殊的际遇。

    对杜温的提醒许子清有些不爽,但是他也知道对方是在为自己好,强压住内心的不悦,淡淡的道:“二兄好意我明白,江烽的确是个有些城府心胸之人,我三叔也曾经提醒我,不过我们许氏立足光州数十年,总还是有些底蕴,不瞒二位世兄,许氏在光州城也有安排,许宁许静在固始军里也有一些拥护者,所以请二位世兄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更何况还有我三叔在固始城里坐镇,江烽充其量也就是个结体期的武人,纵然他有百般本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毫无机会。”

    这话倒是让杜珅笑了起来,“子清说得是,我们老三也说那江烽唯一的弱点大概就是他在武道上的孱弱了,一个踏不进天境的角色,始终只能任人宰割,只需要安排好就行。”

    三人都笑了起来,但笑的理由都是一样。

    的确,从结体期跨越那个高不可攀的门槛,往往是绝大部分武人数十年也难以实现,按照获得的消息,江烽进入结体期也是一两个月内的事情,真要跨越天境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而在这期间,要想解决他实在太容易了,江烽身边也是没有像样的高手,像秦再道、张越之流都是与江烽相仿的天境之下觉得,在杜珅和许子清他们的眼中,不值一提。

    ***********************************

    鞠蕖要提前走了。

    时间很紧迫,在李固和李鹤等人的推动下,大梁崇政院和政事堂这边都开始迅速动作起来,很快就有了决定,对蔡州用兵。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姿态而已,前期的军事动员早已经展开,在y县的驻军就是来自龙骧军的,也难怪江烽他们会感觉那股子骁悍气息。

    对蔡州用兵是大政方针,但是具体怎么打,那就是政事堂和军头们的合议来定了。

    对蔡州用兵瞒不了人,也不是秘密,但是用兵方略却绝对是秘密,除了寥寥几人知晓,其他人都无从得知,即便是江烽也一样不知,而具体战术运用,那更是作为前线主帅的权力,在这一点上梁军和晋军都表现得相当出色。

    还是那一身打扮,帷帽,斗篷,纯黑的一套,一骑健马。

    似乎觉察到了江烽的目光,鞠蕖难得的有些害羞,有些不太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一手拉着马缰,一手抚鞍,轻声道:“二郎,你外出一定要注意安全,嗯,要么把郭泰带着,要么就把丁满叫上,他们俩都已经天境之体,足以应对任何同等刺客,千万别逞能。”

    站在一旁的丁满这两天对这位蕖娘子也算是有些了解了,也知道蕖娘子和江烽之间这点儿小暧*昧,朗声笑道:“蕖娘放心吧,虞侯大人安排我和小郭有事,恐怕今晚就要走,但七郎会一直跟着虞侯大人,有七郎在,蕖娘总该放心了吧?”

    被丁满有些直白的话说得面孔一红,羞怒的瞪了丁满一眼,鞠蕖也不理会对方,压低声音道:“二郎,你刚入天境,静息期要旨就是洗心养气,尤其是需要自我参悟,自我雕琢,多花些时间苦修,这个静息期和天境之前的结体期不一样,结体期是需要不断的寻找机遇来突破,但静息期则是要自我砥砺洗磨,让根基更加扎实,这个时期不能急于求成,只能慢慢静养而成。”

    心中也有一抹柔情暗生,江烽也不是那种冷血动物,鞠蕖单纯爽直的性格还是颇让人心动的。

    事实上从前世穿越到这个时空,历史系读书的经历让他反而对这个有些脱离了历史轨迹但是大体上还能把握住历史脉搏跳动的时代充满了感情。

    盛唐是每个国人的骄傲,海纳百川万国来朝的辉煌让读书时候的江烽也是热血沸腾,现在有幸在极盛转衰之后这个时代变成一只蝴蝶,江烽当然希望自己这个蝴蝶翅膀掀起的风暴更猛烈一些,也让自己能够在这个大时代中镶嵌的烙印更深一些。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投入这个最初让他难以适应的时空了,发生在自己身畔的每一件事,出现在自己身畔的每一个人,都在不断改变和影响着自己,尤其是在经历了种种生离死别之后,这种感情就更深了,逐渐演变成了这个时空更多的在影响自己了,以至于自己也越来越用这个时代的思维来考虑问题了。

    就像自己对鞠蕖的感情一样,显然不是所谓的爱情,但是就是那种有些不舍、怜惜,还有一点儿相互依赖,似乎觉得如果合适的话真的纳她为妾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心理上再无什么不适应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