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三节 群策
    当然这一切都还是一个远景,画出来能给簇拥在自己麾下的一帮人一个奋斗的目标,把这些人心更好的凝合在一起。

    像殷城和霍山两县都属于偏处光州和寿州南部的县份,土地山林湖沼众多,人口也不算多,本土士绅势力也不强,被蚁贼洗劫一番之后估计也所剩无几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倒不能说没有可行性。

    江烽这一番话也是激得丁郭二人热血沸腾。

    一州五县之地,何等肥沃,若是能成为这个新建州的草创者之一,无疑能够在其中分享到巨大的权益,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庶出子来说,简直就是一条铺满了锦绣的康庄大道,哪怕这条路可能充满了血腥和荆棘,那又怎样?

    从来就没有白白落到你头上的好事,自己不就是希望能有一个机会么?

    男儿功名马上取,难道还惧于上阵拼杀么?

    看见这二人面部表情变化,江烽也知道这二人是被自己的话给勾起了无尽的野望,不过这也正常,换了自己身处他们这一角,一样会恨不能马上披甲上阵,去攫取属于自己的那份荣耀和权益。

    “阿满,小郭,这只是我的一个初步想法,前提是咱们要熬过蔡州军对我们固始的进攻,想必你们也应该知道蔡州军的实力,老实说,我们固始军现在的实力与蔡州军差距还很大,即便是依托固始城防体系,也不容乐观。”

    江烽也需要给他们泼一瓢冷水,让他们有一些心理准备。

    “大梁要对蔡州用兵,但是在时间上和用兵的力度上不是我们能掌握的,这也就是说,蔡州军势必要来一战,我们必须要打赢这一战。”

    对于江烽不动声色间已经把称呼换了丁满和郭泰二人反而很高兴,这说明江已经接受了二人,他们的身份角色也需要转换了。

    “虞侯大人,这一点我和小郭都明白,临来之前家里也有长辈说了这个情况,我和小郭原来也在军中干过,吃的就是这碗饭,我们也希望能早日到位,蔡州军固然强,但是也不是三头六臂,我们固始军可能在野战上无法与对方对抗,但是依托城墙防御,我觉得我们还是有些把握的。”

    丁满站直身体,语气里也有着将门子弟的独有自傲,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这帮兄弟中绝大多数都在大梁军队中干过三五年,就是在广胜军中,广胜军被裁撤了,但是我们这帮兄弟的血性却没有丢,大家都憋着一口气,等的就是一个机会,只要能够给我们足够的士兵,咱一三个月内能把他们操练成见了敌人就能嗷嗷叫往上扑的铁兵!”

    “阿满,别说三个月,一个月时间蔡州也不会给咱们。”江烽很喜欢阿满这个叫法,虽然在这个时代叫起来有些别扭,但是他就是喜欢,就像是在三国时代某个牛人一样,那滋味真不赖,“我打算最迟明天就要动身返回了,我担心只怕我们刚到家,蔡州兵就要兵临城下了。”

    “这么快?”丁满和郭泰都皱起了眉头,都是带过兵的人,自然清楚一个农夫变成一个士兵没有什么捷径可走,要么苦练,要么就是在战斗中来成长,前者时间长,后者阵亡率高。

    “晚也晚不了几天,咱们得有一回去就开始打仗的准备。”

    江烽相信蔡州肯定也在汴梁有自己的眼线,自己来汴梁,汴梁的军事准备,哪怕蔡州方面无法掌握很清楚,但是大概情况肯定能知道,袁氏决策者会怎么做,用脚想都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出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固始,灭了这根在背的芒刺。

    丁满和郭泰都觉得有些棘手,皱起眉头,若无趁手兵卒,自己这不过三十余人,再是强悍,也难以发挥出作用。

    这上战阵,自己这帮人起的作用就是排兵布阵,关键时候身先士卒冲锋陷阵,起到突破或者压制作用,带动士气,手底下没有一帮合用的士卒,这作用何从发挥?总不能让自己这三十人自由作战吧?

    “固始军因为和蚁贼一战损失很大,之后我离开时才开始重新补足兵员重建了三到四个营,也不过两千人左右,目前申州兵那边我会安排人尽快到固始,这样我们也不过三千多兵力,战斗力恐怕还参差不齐,……”

    江烽也知道这是自己面临的最大麻烦。

    张越和谷明海的牙营和中营是不能动的,哪怕张越和谷明海二人本身战技与杨堪、丁满、郭泰等人都逊色不少,但是这是战场交锋,不是单打独斗,将不知兵非常危险,甚至会拖累战斗力下滑。

    黃安锦正在组建前营,估计左营大概也只是刚搭起了架子,有没有补充完毕也还不清楚,但即便是补充齐备,战斗力的形成上也还差得远。

    “虞侯大人,某有一个想法,不知可否一用。”斜对面得房间里传出来另外一个声音。

    “噢?哪位兄弟,请讲。”江烽讶然,看着房间的阴影里那个身影。

    对于这帮人除了杨堪、丁满、郭泰以及邓龟年还有其他几人外,剩下二十余人,他只是见过一面,并不熟悉。

    倒是丁满很熟悉,“吴十二,吴十三,你们俩滚出来说话,都是大男人,有啥不好见人的?”

    看来是两兄弟,这两人一出来,江烽就明白这二人为啥不愿意抛头露面了,这二人长得实在太寒碜了。

    两个人的个头都只有五尺不到。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一个人脸上有一个相当大的青灰色胎记,几乎占了左边小半边脸,在黑夜里看起来更是格外瘆人。

    另外一个则是背有些略驼,一脸麻子坑,一句话,两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像是特别渗人,让人看得很不顺眼。

    以貌取人是人之常情,没有谁生来就喜欢丑的东西,但对于江烽来说他早已经过了那种以貌取人的境界了,无论是前时空还是这个时空,对于他来说,有价值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人的容貌本来就是父母和老天带来的,若是以这一点来取人,那就真的太失败了。

    江烽喜欢美丽的东西,但是并不排斥其他,像这两人,让他关注的是对方的话,而非对方的容貌。

    “虞侯大人,这是吴十二吴十三两兄弟,哥哥吴长生,弟弟吴长胜。”丁满一挥手,“都是兵甲坊里的老兄弟,他们俩原来都在广胜军我手底下干,广胜军裁撤之后,他们俩又到龙骧军里干过,脾气不太好,被人赶了回来了,就跟着我在混饭吃。”

    “有什么好的想法,说来听听。”江烽面色如常,笑着问道。

    吴氏兄弟同时抱拳一礼,“某兄弟俩都是从广胜军出来的,跟随丁军都虞候多年,后来广胜军裁撤,兄弟们都被打散到了其他诸军,但因为咱们是广胜军出来的,也没有人照应,所以很多兄弟都混的不如意,不少也都像我们兄弟一样被撵了出来,有的回了老家,有的就流落街头,向某兄弟也幸好还有丁军都虞侯照应,方才能有碗饭吃。某在想,左右也就是当兵吃粮,大梁若是没咱吃粮的地方,去哪里都一样,总胜过在乡里不习农桑,衣食不保。”

    “哦?不知这广胜军招兵主要是来自何地?”江烽眉峰一挑,这很关键,若是太远,要一一去招募,时间上就赶不及了,若是这汴梁城附近,倒是可以一试。

    “某兄弟都是中牟人,广胜军当初招兵也主要是在许郑二州,某不少军中兄弟都是来自长葛、鄢陵、襄城和扶沟,去年许州那边遭遇旱灾,不少老兄弟都在乡里混不下去,其中不少今年都跟随蚁贼东下了,亦有不少兄弟留在乡里,若是能得允许,怕是招募三五百人也是能的。”

    脸上有巨大胎记的吴长生这么一说,立即引起了江烽极大兴趣,许州就在自己一行人返回固始的路途中,若是能马上行动起来,哪怕是晚上三五天,也能带起一帮老兵卒来固始,对于固始来说也是救急之援了。

    “吴十二这么一说,倒是勾起我另外想法,龙虎军十来年前不也是裁撤了么?我一位本家兄长原来就在龙虎军,后来回家郁郁,前些时日还在说龙虎军一帮老兄弟在西门兵部鼓噪,要求重建龙虎军,说那帮兄弟虽然年龄已大没啥希望了,但是他们这一大帮子人的子弟们在乡里不习农桑,混不下去了。”

    郭泰脸上也露出兴奋之色,“龙虎军士卒主要来源于汴州和宋州,浚仪、陈留和尉氏以及雍丘尤多,马家兄弟的老爹不是就在龙虎军干过么?让马家兄弟去浚仪、陈留、尉氏跑一趟,没准儿也能拉来百十号吃粮的。”

    “对,兵部那边取得同意简单,崇政院和政事堂都支持的事情,三五百人根本不是问题,这事儿让七郎去办,保管成!小郭你去找马家兄弟,让他们天明就去,赶紧!吴十二、吴十三,你们两兄弟也分别取,吴十三回你老家中牟去,吴十二就去许州那边找你那些老兄弟,告诉他们跟着丁某走,到固始保管有粮吃有饷拿。”丁满也兴奋起来,以掌击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