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二节 画饼
    “也是,既然入了这汴梁城,我就没打算平平安安离开过,我这一趟来难免让有些人怨恨,受些夹磨也正常,只是我觉得梁王殿下对有些人还是太过于宽纵了。”

    江烽笑了笑,他也知道丁、郭甚至在另外两人背后都有各自的家族,哪怕只是被边*缘化的角色,但是和家族的渊源却不会断,有些话肯定会被传回去,他也就是要利用这个渠道。

    “你说你有自己的想法意愿,可以向梁王殿下表达,也可以在崇政院和政事堂的议事时拿出来明刀明枪的讨论啊,如果争论不赢,就用这种下作手段,就有*份了,更何况如果用这种手段来达到目的,那大梁的利益又被置于何地?岂不是某个小群体的利益已经凌驾于大梁利益之上了?这在大梁面对四周虎狼环伺的时候,可不是一个好征兆。”

    一番有理有据有节的话说出来,即便是丁满和郭泰两人自诩粗人,但也能感觉到话语里的分量。

    这是在暗指梁王殿下驭下不严了,甚至也可以引申为对梁王殿下掌控力的质疑了。

    丁郭二人一时间都不好就这个问题回答。

    虽然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要追随江烽到固始去闯荡一番,但毕竟现在还真是意向,江烽也还没有对他们这群人到固始之后的去处作一个安排,现在他们还是大梁子民,而且日后恐怕也很难和大梁彻底割裂开来。

    毕竟他们背后的家族还在大梁,日后的事情还真的很难说,那么质疑或者影射梁王殿下的话题,他们就不好搭话了。

    见二人有些尴尬的表情,江烽也理解,笑了起来。

    “我的话有些出格了,不过我也是为大梁好,日后固始仰仗大梁时候颇多,大梁也一样需要固始这个小兄弟的支持,我是真心不希望日后再出现类似的情况,这很容易让盟友离心离德啊。”

    听得江烽说固始是大梁的小兄弟,甚至还提及了盟友这个说法,丁满和郭泰都觉得有些好笑。

    固始一县之地,如何能与大梁坐拥近百县之地的威势相提并论?到现在无论是崇政院还是政事堂也没有哪一个大人物和这边见面,那李固将军也是因为陈州是其老家,夹杂着私人感情和利益在里边才会见这边,这位日后的上司似乎也有些太托大了。

    “是不是觉得我这口气未免太大了?固始何德何能居然敢与大梁相提并论?”江烽当然明白二人内心想法,负手踱了两步,悠然道:“我这么说自然有道理,大梁既然这一次同意支持固始,那么双方的合作关系就不会轻易结束。大梁需要固始,需要固始强大起来以对蔡州袁氏和淮北进行掣肘制衡,那么势必要扶持固始,你们二位都是将门出身,若无家中长辈的首肯,想必也没有这么痛快就加入固始军吧?”

    丁满和郭泰交换了一下眼色,默默点头。

    家族长辈也早就说了这无需瞒人,也瞒不了人,日后若真是固始能发展起来,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固始和河*北三镇那些搅得乌烟瘴气的地方不一样,一旦站稳脚跟,对大梁的作用会越来越大,若是能在固始干出头来,未必比在大梁军中混差多少,所以还不如先行一步。

    “那固始下一步的打算呢?要想替大梁在东南这一隅站稳脚跟发挥作用,不至于随时面临别人的威胁,固始当然需要有自保之力,固始也不可能永远依靠大梁来救急,仅靠一县之地当然不可能!”

    江烽的这番话才是戏肉,对于丁郭这些人来说,固然沙场征战是他们的梦想,但是男儿功名马上取,打仗乃至牺牲都是应有之意,但是却需要有回报,这功名是什么?就要要福泽子孙的官爵田产。

    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官爵是锦衣,而根本还是田产,大梁人多地少,尤其是汴梁城所在的开封府(汴州),那更是如此,像丁郭这种庶出子弟是根本没有希望分得一亩半分田的,就算是那些长房嫡出子弟都还的要为一代一代分下去的土地田产争得头破血流,遑论他们这些家族边*缘角色。

    要想获得世传子孙的田土山林,那就只能从战场上去取,但是大梁自立国以来,一直是面临着众多敌人的围攻,开疆辟土已经不能指望了,这么几十年来大梁就只能是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三年前更是出了状况,丢失了南陈州三县,这直接让李固代表的李氏家族损失惨重,也引起了大梁内部极大的震荡。

    这是大梁第一次丢土失地,而这些失地所在地方的大户要么就是将门阀族,要么就是与大梁内部阀族关系密切的地方士绅望族,都是利益攸关。

    之所以李固为什么这般积极,就是想要夺回这些属于李氏家族以及附从于李氏家族的其他小家族的东西。

    对于丁郭等人来说,固始就是一个崭新的希望,而现在江烽就需要给他们心中的希望添一把火。

    丁满和郭泰二人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神往的表情,丁满更是毫不遮掩的舔*舐了一下嘴唇,眼中神光湛然,“二郎,那我们该如何?”

    “殷城一地对鄂黄意义不大,我打算要回来,但是两县之地对固始军来说纵深仍然不足,且从人口、物资和粮食等方面来说也还支撑不起固始军下一步发展,现在寿州混乱,寿州军只能龟缩在寿春一隅,像盛唐和霍山,还有紧挨着固始的霍丘,现在都是兵荒马乱,一片狼藉,如果我们能够击破袁军对固始的进攻,我的打算是把霍丘、盛唐和霍山三县纳入进来,请梁王殿下向长安奏请重建浍州,辖固始、殷城、霍丘、盛唐和霍山五县。”

    “浍州?”虽然对固始这一片情况不太熟悉,但是听闻要建浍州,还是让丁满和郭泰二人精神一振,这一州和一县的差距大了去,可以说你这一县之地根本就无人理睬你,但是一州之地,以现在的格局,便可直接奏请长安,敦请敕令了。

    “嗯,浍州其实就是固始原来的称呼,始称于北周时期,后来在在大唐初期被废置,现在我看可以重建起来了。”

    对这一点江烽也是做过一番了解的,另一时空中浍州建于北周,但是在隋开皇年间被废,固始便一直降为一县了,在这个时空中却是在唐武德年间被废。

    江烽口气很大,似乎是胸有成竹,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纯粹还只是一个纸上画饼的事儿,八字都没一撇。

    如果说固始军真的能在和蔡州袁军的对抗中生存下来,殷城倒不是问题,鄂黄杜家坐拥三州十余县,对蕲黄两州本身就掌控力不够,倒不在乎这个孤悬在阴山关、穆陵关和白沙关之外的小县,拿回来也不是大问题,但是寿州三县要说拿到固始治下来,就有点儿夸张了。

    先不说霍丘并未被蚁贼攻陷,至今仍然掌握在地方士绅手中,就算是盛唐和霍山两个被蚁贼横扫的县份,虽然说距离寿春偏远了一些,但是这里历来就属于寿州,从历史渊源上就从未归属于固始这边过。

    现在居然异想天开的要把这两县纳入一个虚无缥缈的浍州管辖,大概也只有江烽这种脑洞大开的人才能想得出来。

    不过这对于江烽来说却无所谓,本身这个区域内各县之间的联系就不算紧密。

    以光州为例,也只有光山和乐安与州治所在的定城联系紧密一些,而殷城和固始与光州联系往来并不密切。

    同样在寿州,寿春一家独大,人口和商贸发达远胜于其他几县,除了紧邻的安丰外,盛唐和更南边的霍山与寿春联系并不多,就算是霍丘也与颍上那边联系更多一些。

    但现在江烽就得要把这个饼给画出来,而且还得要画得绘声绘色,要让大家相信这个饼是真实存在,而且只要努力就能拿到手中,否则像杨堪、丁满和郭泰这些人凭什么抛弃离子来你固始为你拼死拼活?

    这是战争,是要人命的事情,没有希望,人家凭什么为你效死?将军难免阵上死,不就是图个封妻萌子,打下一份可供留给子孙后辈的家产么?

    所以这个饼必须要拿出来,更何况江烽这个构想也并非完全无中生有毫无希望。

    殷城不说了,霍丘现在已经被活跃在安丰和寿春这一线的蚁贼隔断,北面又有淮水阻隔,现在也是孤城一座,而盛唐和霍山则是被蚁贼肆虐得不成体统了,大批逃难的农民都已经跑到了固始境内,这在江烽离开固始时就已经有征兆了。

    现在淮北自顾不暇,淮南则是内讧正进入最关键阶段,淮北、淮南两边都对寿州有心无力,不正是取寿州的好时机么?

    当然江烽也知道寿春和安丰还不是固始军能想的,哪怕击退了蔡州敌人。

    寿春关系重大,淮南淮北都不能容忍被外人所得,安丰那是寿州粮仓,享芍陂灌溉之利,米麦产量相当于其他几个县总和,也是淮北和淮南不容他人染指的,甚至连霍丘都有些困难,但江烽觉得盛唐和霍山是可以运作一下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