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一节 纷乱之局
    张越无疑是自己现在最能信任的人之一,现在能够毫无保留信任的人还要加上一个鞠蕖,可张越或许可以在战场上相托,要推他去和杜家交涉就不知道是不是一步险棋了。

    可江烽当时手中却没有可用之人了,秦再道与杜立关系恶劣,无疑不合适,而谷明海和黃安锦更不合适,罗真性格方正,这种事情交给他只有办糟,算来算去也就只有张越了。

    还有固始那边,蔡州袁氏对陈家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也还难以预判,但若是自己是袁氏主事者是肯定要和陈氏接触的,许些承诺,给些甜头,而陈氏也只需要稍稍有些动作,就能乱固始军军心。

    另外还有一个麻烦就是许氏双姝。

    许静没的说,江烽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个丫头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和自己在光州斥候队时完全不同了,想想也是,自己已经不再是斥候队里那个爱耍小聪明爱逞强斗气的小斥候了,那么自己的形象也自然就在许静的心目中在潜移默化的发生着变化。

    尤其是经历了光州之乱之后,陷入了绝境的许静再怎么也是一个女孩子,对于一个熟悉的人能够撑起固始这块遮风避雨的地方,出于雌性对强大雄性的心理尊崇,都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类似于倚仗和依恋的心理感情。

    事实上江烽对许静的感觉也很复杂,之前的他江烽对许静是痴迷,但是换了灵魂的他对许静更多的是同情和怜悯,不过现在的他对许静的观感又有了一些改变。

    许静貌似柔弱的背后隐藏着女孩子少有的坚强,这从她全副身心投入到术法一脉中去就能看出来,其玄神进境比罗真要快得多,这固然有天赋的缘故,但是许静的刻苦更是让罗真都为之汗颜。

    而把家传的三皇炮锤之术交给自己也一样让江烽感触更大,江烽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能够给自己的武道修行带来关键性的提升,他当然不会拒绝,但许静的果决和大气还是让江烽觉得自己以前似乎小瞧了这个女孩子。

    柔弱中隐藏坚强,不懂世事中却又能流露出与生俱来的大气,而且知恩图报,这就是江烽现在对许静的观感,这样一个女孩子值得珍惜爱护,他也很欣赏,但是欣赏未必就非要占有,他还没有到那一步。

    许静没问题,但是她的姐姐却很难说。

    许望侠和许子清现在仍然是没有下落,始终让江烽难以释怀,他有一种感觉,这二人恐怕不是甘于寂寞之辈,总会在某个节点上跳出来兴风作浪一番。

    还有许宁,江烽有很大把握,如果许望侠和许子清真的是有什么想法儿藏匿起来的话,许宁恐怕就是他们支在前面的代言人了。

    只是江烽也有些疑惑,以现在的形势,许家要想重新翻起身来实在太难了,而周围的局面似乎也不会给许氏这样一个机会了,或许这帮家伙把主意就是打在自己身上?

    可有意义么?

    掀翻了自己,蔡州就能放过他们?

    或者他们愿意和蔡州达成妥协?这显然也不太可能,许家如果连家主之死和背盟这种情形都能接受的话,那这个毫无血性的许家别说翻身,就连整个家族都只能被世人所唾弃了。

    对于这些尚不确定的东西往往是最难防备的了,但是江烽现在却又不能因为这个而对许宁有什么行动,他离开之前已经提醒过了相关之人,至于说这些人放不放在心上,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各种念头从脑海里不断蹦跶出来,弄得江烽罕有的失眠了,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到后来干脆江烽就起来了。

    推开门,走廊上一盏气死风灯悬挂在廊梁上,月色如水,洒在小院内,已经是白露了,夜里已经多了几分凉意,扑面而来的凉意让江烽头脑也为之一清。

    江烽一推门,旁边的一道门也开了来,走出来的丁满。

    看见江烽出来,丁满环顾四周,“二郎,伤势无碍吧?怎么不休息?有我和小郭他们在,放心,只管睡。”

    丁满也是一个典型的武人出身,虎背熊腰,双目如炬,一双大手更是充满劲道,背后的一双玄铁鞭,自号打神鞭,虽然不是汴梁十二名刃,但是也算是一副相当厉害的武器了。

    丁氏家族在汴梁城里也是声威赫赫,丁会便是其叔祖。

    在江烽记忆中丁会是降了河东晋地的,原因是大梁灭唐称帝,但这个时空中大梁虽然灭了唐却没有大开杀戒,而李唐却没有断嗣,继续在长安存在,朱温也没有称帝,继续当他的梁王,所以丁会也就继续为大梁效忠,一直到死,而丁氏一族也成为大梁赫赫有名的将门阀族之一。

    杨堪离开之前专门把郭泰、丁满几人叫来。

    汴河畔都能遭遇刺杀,而且都是天境以上的水准,还是让杨堪等人都为之震惊,虽然还不太清楚这里边的具体情形,但是毫无疑问江烽此次来汴梁肯定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

    既然打定主意要跟随江烽去固始闯荡一番事业出来,杨堪、郭泰和丁满等人也就不会再忸怩什么,杨堪直接把丁满和郭泰两人叫来驻守在旅舍中。

    若真是有什么意外,以丁满和郭泰二人的实力,尤其是郭泰以金刚不坏身加上他一对金刚伏魔圈,一般的天境初段高手,哪怕是养息期的高手都很难讨得了多少好去。

    除了丁满和郭泰二人,还有两人也都是通脉期到洗髓期的武者,这四人都是披甲带刃,显然也是杨堪专门交代了的。

    说实话这也让几个人格外兴奋,他们在这汴梁城里虽然切磋时候也不少,但是像这种真正的生死搏杀机会还真没有遇上过,而江烽这一行人的遭遇也让这几人热血沸腾,恨不得真的再遇上这种事情,也能好好的一展身手,长长名声。

    “伤无碍,不过就是睡不着,没想到来这汴梁一行,还会遭遇在这人烟稠密之地遭遇袭击,这让我对汴梁城的观感大打折扣啊。”江烽以手扶栏,若有所思的道。

    这是江烽的实话。

    从最初的感觉来看,梁王朱允对大梁的掌控力还是比较到位的,这从领地内的社会治安和商贸状况就能略见一斑,而且梁军的强大战斗力也印证了这一点。

    不过在汴梁城里波谲云诡的局势又让江烽对朱允的观感下降了几分,庞大的利益群体已经形成了多个势力阵营,虽然还谈不上左右朱允的意志,但是毫无疑问已经能够对其产生很大的影响了。

    稍微具有一定战略眼光和思维的人都能看得到对蔡州和蒲州开战的利弊得失,朱允不会看不到,但是强大的利益阵营还是能让朱允迟迟未能做出决断,大概也是需要时间来说服和平衡。

    这说明朱允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苦衷,要么就是其自身魄力有问题了。

    而且对方居然能在汴河畔这种汴梁城内最繁华热闹的地段对自己发起刺杀行动,也说明这些人的肆无忌惮,并不在意禁军和开封府的追查,这足以说明这些人势力猖獗到了一种什么程度了。

    这个问题倒是让丁满和郭泰都有些不好回答。

    丁满也是广胜军出身,广胜军这支多达三万人的禁军怎么就沦落到被裁撤的下场,他作为广胜军一员,多少也还是知晓一些底细的,汴梁城里的水深,足以让很多人被淹死都还不知道栽在什么地方,而眼前这位自己未来的上司显然也是被卷入其中了。

    郭泰没在广胜军呆过,但却在控鹤军干过,只不过郭言死得早,郭家在大梁军中的影响力远不及葛、庞、杨、丁、李等几家,也不如霍、张几家,所以他在控鹤军中也不太如意。

    加之又需要专心修炼金刚不坏身神功,所以干脆就退出了控鹤军,一门心思修炼金刚不坏身,后来功成之后更是整日里与常昆、杨堪和丁满他们几个混在一起了,他同样对汴梁城里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有所知晓。

    “二郎,具体情况我们不知道,但是七郎说你心中有底,我们是粗人,也想不到那么多,但今日之事也算是一个提醒吧,日后便再无有这种事情了。”郭泰活动了一下自己手腕,大大咧咧的道。

    他从肩部到手腕处几乎都穿了一重精致铠甲,手中一对带着狼牙刺的连环钢圈,暗黄色的钢圈如若儿臂,直径在一尺五开外,除了握手处外,钢圈外延都铸满了狰狞的狼牙刺,一边两个连环钢圈,活动起来,范围不小,大概就是他所说的金刚伏魔圈了。

    身上这套甲胄显然是一套术法甲胄,暗黑色的皮革上缀着银色斑点状如围棋子一般的缀饰,但这肯定不是缀饰,哪怕是江烽都能感受到对方皮甲身上传来的玄神气息。

    这起码也是一具大家之作,只是江烽对术法甲胄不是很了解,不太清楚这玩意儿的功效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