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七 受益者
    玄月铡在空中掠过一抹幽蓝的光影,悄无声息直奔着那个已然将全身元力提至极致的矮状身影背后而去。

    而此时楚齐也同样遭遇了来自背后的袭击。

    只不过一直走在距离江烽和鞠蕖二人身后一丈处的他要比陈实警惕得多,在陈实尚未遭到袭击时就已经觉察到了身后气机的异常,只是那也是瞬间之差,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陈实便已经遭遇了来自埋伏在汴河中的敌人突袭。

    而他身后一样是一名短剑男子如幽灵般伏地窜行,短剑带起凄厉的轻啸声,卷起刺骨的阴风将他笼罩。

    来不及多想,楚齐也是一式贴地翻滚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背后斩马刀则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拔出,一式鱼跃冲顶般弹起,在空中划出一幕绚丽的刀影,死死将扑过来的敌人来势彻底封住。

    只不过他的这一手极为凌厉的反击在面对实力远高于自己的敌人面前却难以生出多少效果。

    面对楚齐疯狂的反扑刀势,对方虽然手持的是短剑,但是却半点没有回避,短剑飞舞,轻点刀光,“叮叮叮叮”几声之后,楚齐的厚重凶猛的刀势竟然被震得东倒西歪,而借势突进的对手更是毫不客气在楚齐的身上制造出几绺血浪。

    几乎是在几息之间,陈实和楚齐便已经倒地不起。

    而陈实最后搏命一击发出的玄月铡也未能矮壮男子带来多少麻烦,只不过稍稍延滞了对方一下身形,回手一记格挡,也不知道对方手上戴有什么东西,便将那势大力沉的玄月铡给横扫震开了。

    虽然因为心境原因有些走神,但是作为天境养息期的武者,鞠蕖在第一时间就已经从恍惚中惊醒过来。

    从柳树上飞射而至的两名杀手带起淡淡剑芒和飘忽不定的身影让鞠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这不是寻常的寻仇刺杀,而是真正要一击毙命。

    不谈前后堵截追杀的两人,仅仅是从柳树上来的这两人就已经超越了天境,而动用天境高手来充当杀手,哪怕是在汴梁城中,也一样相当少见了,尤其是还是针对像江烽这样一个来自固始的“小角色”。

    身体奇异的扭动,鞠蕖高大颀长的身躯如同一枚冉冉而起的飞鹤,毫无保留的迎着扑来的两人,手中的轻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持在手中,只见在空中诡异的一个屈身翻滚,轻吕一闪,已经带起了一抹血红。

    “鱼龙十八变!”

    伴随着那道身影轰然坠地,沉重的撞击在地面上,翻滚了几下便不再动弹,另外一道身影也在和鞠蕖交错间发出一声惊异的呼声:“梨山派?!”

    鞠蕖默不作声,轻吕再扬,在黑暗中幽光点点。

    对方身体在空中古怪的变线,险之又险的闪过了鞠蕖那有若鬼魅般的一击,也让鞠蕖有些惊讶,自己这一剑还从未落空过,哪怕是在刺杀刘玄时也一样是一击必杀,当然必杀者只是刘玄身畔的高手罢了。

    就在鞠蕖对上两个身形诡异的刺客时,江烽也已经和来自前后两边的敌人正面对阵上了。

    陈实和楚齐的扑地不起让江烽睚眦欲裂,但是他却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都是一招之下就让陈楚二人倒地不起,哪怕陈楚二人的实力只是锻骨期,但是要知道经历了这一段时间自己教授给他们的虎踞一式苦修,他们俩也已经在从锻骨期向通脉期大步迈进了,而且二人的悟性都不差,反应也相当敏捷,但是即便是这样,仍然被对手一击而杀。

    虽然不知道二人生死,但是以二人的顽强个性,若是能有半分力量只怕都会爬起来,可见情况的恶劣。

    由于是赴宴,加上又是在这汴梁城里,还有鞠蕖他们三人护卫,江烽就没有想过要带随身武器,这个时候他就只能如同上午那一战一样,赤手应战了。

    前面猛扑而来的矮状身影,似乎也是赤手,但是那回手一击陈实的玄月铡发出的金属交击声让江烽意识到对方手上恐怕也有古怪,只是现在他也顾不上了。

    三皇炮锤提至极致,脚步猛然提速,目光如炬,直视着前方一闪而至的身影,江烽毫不犹豫的迎上对方。

    对方显然也没有想到江烽会以这样一种正面撞击的方式来接战,他原本以为江烽会闪退躲避寻找一个更好的方式来应对,但是却没有想到江烽会有这样直接粗暴的方式来硬撼。

    转瞬之间,两个人身体已经撞击在一起,一连串的罡风四射,轻啸连连,连带着周遭的柳枝也是如同被无形的气场操控一阵乱舞。

    当后面那道身影刚来得及赶到,两个身影已经在无数次碰撞之后踉跄分开。

    江烽冷冷的瞄了一眼自己的左臂和左肋下。

    左臂上有五个血糊糊的指洞,这是对方手上套戴的武器一抓之下形成,险些就把自己左臂给撕裂下来,只可惜他的功底还是差了点儿,换了是上午一战之前的自己,只怕自己就真的要身死当场了。

    左肋下也挨了对方一记铁魔臂,起码有三匹肋骨断裂,不过未伤及内腑。

    那踉跄站定的身影似乎竭力想要站稳,但是一挺身之后还是轰然倒地,三皇炮锤之力已然击破了他的元力玄气,整个心脉都被江烽最后一击彻底震碎,便是大罗金仙都无法救他。

    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左臂,江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向那个赶到的黑影。

    对方骇然的看着江烽,在江烽的目光下忍不住后退一步,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不是说这个家伙连天境门槛都没过么?这是陷阱?

    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思考,黑影便已经毫不犹豫做出了选择,身体奇异的一伏一钻,身体颜色骤然变浅,钻入那一排柳树间,然后只听到一声扑通入水声,便消失无踪。

    江烽这个时候才刚来得及看到鞠蕖和另外一个灵巧的身影在空中的连续交错接触。

    一道幽色,一道白光,连续不断的碰撞之后,终于,当鞠蕖踉跄落下,甚至险些跌倒在地时,另外一道身影也悄然坠地,只不过却是一坠不起,和先前那一个身影一样。

    江烽抢前一步,扶住了脸色异常苍白的鞠蕖腰部,触手之处一阵温热潮湿,心中顿时一紧,“蕖娘,哪儿受伤了?”

    鞠蕖被江烽双手一抱腰肢,全身顿时一软,气喘更甚,这个时候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开始指指点点,“没事儿,皮肉之伤,你快去看看楚齐和陈实他们俩。”

    江烽也知道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但还是忍不住看着对方的眼睛,多问了一句:“真的没事?”

    鞠蕖心中一暖。

    自己腰腹间一连中了对方三剑,第二个家伙要比第一个刺客强不少,而且还有御法衣护身,让自己吃了不小的亏。

    好在这三剑入体都不深,只是自己身上怕是又要留下三道疤痕了。

    想到这里鞠蕖心中也是一苦,也不知道二郎所说的能治愈肌肤是不是真的。

    江烽深深的看了鞠蕖一眼,不再多言,迅速先跑到了陈实身边,简单查看了陈实的情况。

    陈实已经陷入了失去了知觉,气息微弱,不过江烽判断尚不至于丧命,但是后期恢复如何还不清楚,所以他又迅速跑到了楚齐身边。

    楚齐看似伤得更重,身上连中了多剑,血流了一地,但是除了两剑伤及了经脉外,其他都是皮外伤,只是流血过多而已,也处于昏迷状态,不过应该要比陈实好不少。

    从楚齐身上找出了伤药,这些伤药都是江烽原来在固始亲自配制的,效果自然没的说,迅速替楚齐止血包扎,而鞠蕖那里江烽也给了对方几包药散,不过鞠蕖倒是没用,她自己有自己的处理伤口的方式。

    应该说汴梁城的禁军反应速度还是非常快的,一刻时间不到,整个汴河两岸便已经被封锁了。

    虽然夜色已深,但是这却是在汴河岸边,可以说是汴梁城最繁盛的地区,说夜夜笙歌也不为过,竟然出现了这种事情,不能不让人感到震惊。

    很难判断这一次的刺杀来自何方。

    江烽当然知道蔡州方面也肯定在汴梁城里安排有暗子,可以说无论是河东还是关中,亦或是淮北、淮南、南阳,甚至塞外、两川这些地方都一样有人埋伏在汴梁城中,因为这里是天下中枢。

    蔡州有可能,南阳亦有可能,毕竟鞠蕖的身份瞒不了人,而来自大梁内部的可能性更大,江烽甚至还怀疑会不会有许氏一族的参与,他一直对失踪的许望侠和许子清心存疑虑。

    一直折腾到了三更,江烽才算是把禁军来人和开封府的捕快打发走,而李鹤和李固在得知消息之后,也迅速安排了人在旅舍周围布防。

    江烽从未指望过这种事情能查个明白,事实上这一类事情也不可能查清楚,他也不需要查明白,只需要了解自己的出现伤害了谁的利益,除掉自己谁能从中受益就能揣摩出一个大概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