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五节 芒刺
    “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更不可能得到!”

    这句话一出口,立即让李固、李鹤和裴林仨人都是眼睛一亮。

    尤其是李固更是反复咀嚼,颇为合意,良久才意犹未尽的道:“二郎,男儿当如此,咱们要什么,从来不需要用嘴说什么,我们会用我们自己的手去拿!”

    江烽的这番话应该说让李鹤、李固以及裴林三人都对江烽高看了不少。

    虽然固始军现在还很弱小,但是江烽表现出来的气势已经隐隐有一个强者的架势。

    对于现在的大梁来说,众敌环伺,可以说和大梁接壤的就没有一个对大梁存有好感的,哪怕是魏博在经历了牙兵之乱之后对大梁的态度也是忽远忽近,而远在塞外北地的党项人和吐谷浑人更称不上是什么盟友,而纯粹就是一种利益交换,大梁也从未指望能和这些塞外胡族建立起什么歃血为盟的真正盟约。

    大梁现在急需一个能够和大梁利益相对一致的盟友,哪怕这个势力弱小一些,但是起码能够帮助策应一下,也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大梁来自各方的压力,不至于战事一开就陷入被周围众敌围攻,在战况不利的情况下不得不求助于那些胡族的境地。

    就现在来说,固始军虽然不是最合适的盟友,因为它实在太弱了,但是大梁却别无选择,其他藩阀都不会轻易走上大梁这条船,也只有像固始军这种面临灭顶之灾的小藩阀才会不计后果的靠上大梁。

    “将军,我也希望我自己能够靠自己的手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我们也得要承认现实,现在的固始军太弱了,还需要人帮一把,也许在今后固始军可以去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同时也愿意帮助大梁拿走属于大梁的东西。”江烽意味深长的道。

    裴林和李鹤两人也都笑了起来,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

    江烽这一趟来就摆明车马是要来讲条件的,这个家伙还真是把机会把握得很好,而且这个家伙也很善于从中谋利,像鄂黄杜家不就被拉下水了么?不过大梁现在乐见其成,也愿意给对方以支持,这符合大梁的利益。

    “二郎,大梁需要的是有担当有实力的盟友,固始军或许有担当,但是仅仅是你刚才所说那些,在实力上恐怕还难以让大家信服啊。”裴林话的语气已经比先前和缓了许多,但是仍然不松口,他必须要搞明白这些情况,这关系到下一步大梁的战略方向。

    “裴大人的担心我理解,固始军当然不仅止于此。”江烽笑吟吟的道:“固始城墙从蚁贼撤围开始便开始重新修葺,增高并新建了多处角楼和藏兵洞,护城河也进行了全面疏浚,整个过程预计一个月可以完工。另外想必诸位也听闻了我们固始军善于使用投石车和强弩,这一点上我们会进一步加强,相信如果袁军来犯,我们会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

    固始军善使投石车这个情报也从蚁贼那边通过职方房传到了崇政院,蚁贼在攻击固始城时遭遇了固始军投石车的猛烈攻击,在职方房从蚁贼中获取的情报称,“遮天蔽日,入地三尺,百丈之内,片甲不留”,这些词语用来形容固始军投石车的凶猛程度,虽然崇政院内对这个情报还有一些怀疑,但是毫无疑问固始军善使投石车这一战法却是事实,这对于守城来说,尤为重要。

    李鹤抚弄着颌下短须,也在考虑如果固始方面提出的要求太多太高,那大梁也是不是应当向对方索要关于投石车战法的相关情报作为交换,虽说大梁以野战和攻城战见长,但是这类能够强化城防能力的战法和技战术还是很有用的。

    “另外,固始也在固始城墙上构筑一些术法设施,虽然还粗陋了一些,在一些资材上尚有较大缺口,但是如果能够得到大梁方面的支援,我想这个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江烽又笑吟吟的补上一句。

    裴林和李鹤交换了一下眼神,点点头,“这个问题可以下来具体商谈,大梁从来不吝于对盟友的支持。”

    “至于裴大人刚才提到的固始士绅,嗯,我要专门提醒一下,固始本土士绅势力并不算强,实际上现在固始城里更多的还是被袁氏剥夺了田土和生意以酬蔡州士绅的光州士绅,他们对袁氏恨之入骨,我也不认为袁氏可以把已经分封赏赐给蔡州士绅的东西收回来重新发还给光州士绅,所以这一点上裴大人多虑了。”

    江烽针对裴林提出的问题一个一个解答,而且都是言之有据,有条不紊。

    江烽并没有撒谎,他只是有针对性的把有些东西加重了,把有些东西刻意忽略了。

    “还有裴大人所担心的最后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更不是问题。”江烽语气里的自信更为强烈,“江某今日在汴梁城里以武会友,侥幸赤手破了郭氏金刚不坏身,然后又领教了杨氏七郎的冰王戟,也算是幸不辱命,杨氏七郎和郭家五郎,以及丁满兄和邓龟年兄,都应允了江某邀请,将与其他三十余名汴梁子弟同江某一道返回固始,协助江某扩建固始军。”

    “哦?当真?”这就真的让裴林有些吃惊了,上下打量了一下江烽,赤手破了郭五郎郭泰的金刚不坏身?还和持有汴梁十二名刃之一冰王戟的杨堪打了个平手?郭泰早就跨越了天境门槛,而杨堪更是天境初阶养息期的高手,江烽居然能和对方打个平手?这江烽岂不是也已经跨越了天境门槛?甚至已经达到了养息期水准?谁说此人还在天境之下?

    “裴大人,二郎所言不假,此事已经在汴梁城里传遍了,怕是裴大人今日忙于政务,未曾知晓吧。”李固笑意满面,显然是对裴林的震惊十分得意。

    裴林也是沉吟一番,未曾答话。

    杨堪也曾是广胜军的指挥使,若然不是遭遇广胜军裁撤变故,怕是晋升为都虞侯也正常,就算是那郭泰,虽未从军,但也是将门之子,家学渊源,以他的水准,怕是当个副指挥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二人若是到固始军中,还真有些不好安排。

    固始仅有一军,江烽现在还只是假虞侯,其实也就是代行军都指挥使之职,他回去之后若是假军都指挥使,这虞侯一职交给谁也是一个问题,是交给其旧部,还是杨堪?

    除非江烽是有意再扩建一军。

    “二郎,固始一县之地,你可有其他打算?”裴林问出这一句话之后,李鹤脸上也露出了深思的表情,倒是李固不太在意,端起酒盅自顾自的饮酒吃菜。

    “裴大人,打算肯定有,但是现在恐怕还想不到那么多,扛过袁军即将到来的进攻恐怕才是当务之急。如果我扛得过,相信大梁政事堂和崇政院这边都会对固始军另眼相看,我那个时候再有什么想法,估计大梁这边也会乐见其成并给予我支持的,扛不过,那自然一切休提。”江烽淡淡的笑道:“裴大人不是这会儿就要我高瞻远瞩一番吧?那也许就真是好高骛远了。”

    “唔,二郎,除了这些,固始可还有其他能给我们更多信心的东西?”裴林斟酌了一番,才又道:“政事堂这边希望能够有一个长远的规划,大人们不希望我们的投入成为一次性的短命活计,或者说得直白一点,大人们希望固始能够真正坚持下去,而不是一夜之间就改换门庭了,所以二郎,还有没有更多能够让大人们心里更踏实一些的东西?”

    江烽也没有想到裴林还不满足,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水分很重,裴林和李鹤这些人不会看不出这一点,而他们都没点穿,因为他们都乐于见到固始能更强大,成为蔡州袁氏背后的这根芒刺,现在裴林这么说,也是希望能够在政事堂那边更有说服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为固始争取更多的支援提供依据。

    略一犹豫,江烽就沉声道:“可能几位也知道我们固始军的渊源,许氏二女尚在固始,光州不少士绅对袁氏的统治仍然阳奉阴违,甚至希望能摆脱袁氏的统治,固始内部也希望我能纳许氏二女为妾,这样可以更有效的招揽光州民心,纵然不能立时反攻光州,但是起码也能让袁氏在光州的统治失去道义支持,使得他们不得不在光州驻扎重兵,对此我也在考虑,……”

    “哦?”裴林和李鹤二人都是一愣,李鹤随即皱眉道:“二郎你可曾考虑过,如果这样,只怕会更坚定袁氏要对你赶尽杀绝之心了?对固始军来说也许是利弊皆有的双刃剑啊。”

    “我也是如此考虑,只是李大人,你觉得袁氏现在就能放过固始么?能让他们放弃固始的只能是他们力有不逮,而不是因为其他吧。”江烽如此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