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四节 展示肌肉 2
    江烽的这番话却没有能够赢得三人的认同,裴林摇头,李固皱眉,而即便是李鹤脸上也有些不以为然。

    家兵和刚收拢回来的旧军士兵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形成战斗力的?这和经历一场苦战大胜之后的其他两营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我知道诸位对这一点存疑,我也承认这两营兵力战斗力可能不及牙营和中营,但是目前这两营在秦再道和黃安锦二人带领下正在积极训练备战,我相信秦再道的‘光州第一都头’名号起码李固将军是有所闻的,而黃安锦则是常昆兄的师弟,他们俩都是光州牙军的老兵头,我相信这一个多月的训练会有所成效。”

    江烽的话稍稍让三人安心了一些,秦再道之名李固和李鹤都是听闻过的,裴林从二人脸色上就能窥测一二,至于黃安锦虽未听闻其名,但是广胜军的常昆他们却都知晓,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如果不是强项不低头,早就能在其他军中占有一席之地了,想必他的师弟也不会逊色太多。

    “另外,我介绍一下,我这位女伴,也是卢虞侯的师妹,师出梨山一脉。”江烽语气不变,“可能诸位大人还不清楚她的来历,她是原申州刺史鞠尚良之女鞠蕖,申州军虽然在与光州军一战中失利,但若是无南阳军从后边攻入申州,这支军队实力还是能保存大半的,现在南阳军虽然收编了申州军大部,但仍有相当一部分建制完整的申州军在大别山北麓活动,总兵力大概在四个营左右,领军者就是蕖娘之兄,我已经安排人和其联系上,他们会在最短时间内沿着大别山北麓东入固始,加入固始军。”

    江烽这一席话立即引起了在座诸人的兴趣,裴林和李鹤的目光都落在了鞠蕖身上,而李固则是瞄了一眼卢高之后才把视线放在鞠蕖脸上。

    卢高则有些惴惴。

    虽然他也知道鞠蕖是鞠尚良之女,但是一来申州鞠氏早就被南阳吞并,二来鞠蕖不过是鞠尚良的妾生女,之前若不是想着鞠蕖有胡人血统,姿色别有一股风情,他存着点儿其他心思,甚至连见都不愿意见对方一面,后来也是得知了江烽这层关系他才开始重视起来,却从未知晓鞠蕖居然还有一个兄长领兵申州南部山区活动。

    “小女子鞠蕖,家父虽然已经亡故,但是家兄仍然领兵在黄岘关外山区,现在家兄也和二郎说好,正在向固始进发,估计十天之内就能抵达固始。”鞠蕖站起身来盈盈一礼,强压住内心的紧张,故作大方的道。

    这是江烽来之前和鞠蕖交代好的话,先把先手占住,义阳三关外有申州残兵活动这个消息估计大梁方面也应该知晓,只是具体规模和人员情况他们就未必清楚了,先把这个情况亮出来,也能占据先手。

    “噢?申州残军尚有两千人?”裴林意似不信。

    “裴大人,你恐怕不太清楚申光二州之间那一战,他和光州军被蔡州军包围消灭截然不同,我军中秦再道、张越等人都是参加了那一战,事实上光州军也只是击败了申州军,当时申州军主力尚存大部,如果不是南阳军突袭申州,这一战可能还有得打,后南阳虽然收编了大部,但是流落在外的残军溃兵人数当在四五千人,当然成建制的大概也就只有两千余人了。”江烽面不改色的撒着弥天大谎,而且态度格外肯定。

    毕竟申州那边的情况大梁这边了解不多,仅仅是知晓这个情况,具体实情无人得知,江烽这么一说,而且态度十分肯定,几人不敢全信,但是打个折扣,估计这支成建制的残军也应该有一千五百人左右,如果这支力量加入固始军,的确能够为固始军增添不少实力。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一件大好事。”李鹤和李固都有些兴奋,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一千五百人成建制的军队,和那些临时纠集起来的军队完全是两回事,他们建制未散,且保持着日常训练,只要稍加整饬就可以形成战斗力投入战斗,尤其是像在固始城这样的防御作战上,更是可以发挥相当巨大的作用。

    “另外,我还需要向三位大人通报一个情况,我已经安排人到鄂州联系杜家,希望他们能够派出两军驻扎殷城,这是之前我和杜家达成的协议,或许杜家不会轻易卷入与袁家的战事,但是诸位应该清楚,杜家也是绝对不愿意见到他们的北面出现一个更为强大的袁家,相比之下他们宁肯选择我这个小不点儿,而如果他们能够在殷城驻扎一定兵力,我相信对光州的袁军能够起到相当的牵制作用,而且至今杜家仍然有一个骑营驻扎在固始,协防固始。”

    这番半真半假的话也是江烽精心构思的,也是料定大梁方面对于固始和杜家之间的关系尚未彻底搞清楚。

    骑营未走是真的,但是能不能继续驻扎在固始很难说,因为何乾章一直想要离开,只是在自己离开时尚未得到杜家的命令,而且这个骑营也已经是不完整的了,只有三个都。

    至于杜家要在殷城驻军五千那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杜家能够在殷城有个驻军意思恐怕都难,除非大梁真的对蔡州开战,看能不能游说杜家出兵殷城,现在杜家是绝对不愿意刺激袁氏的。

    “哦?!杜家有这个魄力?”虽然三人都知道固始军和鄂黄杜氏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当初逼退袁军主要也是得益于杜家的出兵,但那时还是袁氏在光州立足未稳的情况下,现在杜家还敢单扛袁家么?

    “没有!”江烽摇摇头,很坦诚的道:“我来之前派人和杜家联系,我说大梁定然会对蔡州开战,而且也需要固始军从后方给予大梁支持,我让人告诉杜家,如果大梁要对蔡州开战,而固始军也获得了大梁的鼎力支持,希望杜家能够和固始军、大梁方面结成一个稳定的盟约,如果大梁不对蔡州开战,或者固始军未得到大梁的鼎力支持,我这个提议就就当没有过,而且这个盟约只针对袁家,不针对其他方。我相信鄂黄方面应该看得到这个盟约对他们的好处,可以让他们彻底消除来自北方的隐患。”

    江烽这一番话让三人也才释然。

    以他们对鄂黄方面的了解,杜家是不太可能有这个魄力在袁氏已经在光州站稳脚跟的情况下再单扛袁氏的,哪怕有固始军这个意外因素在其中,但是如果有大梁加入进来,那就不一样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江烽这个家伙的确把杜家的心思揣摩得很透,提出这样一个具有先决条件的盟约,也的确很有吸引力,杜家基本上不需要做什么,仅仅是在殷城驻军做个姿态,就能坐收渔利,看几方打生打死,何乐而不为呢?

    固始军生存下来,相当于成为杜氏和袁氏之间的一个缓冲盾牌,以固始军这点儿实力,能苦苦支撑扛住袁氏的逼迫已经很不容易了,而杜家的黄州自然就可以高枕无忧,哪怕必要时给予固始军一些支持,就让固始军和袁氏保持这种战略均衡,无疑是最符合杜家利益的。

    退一步说,如果固始军真的被袁氏所灭,杜家也没有太大损失,殷城一地本来就是顺手捡来的,可有可无,只要牢牢把住白沙关、穆陵关和阴山关,顶多也就是在这三关驻军再加强一些,袁氏要想南下也没有那么容易。

    裴林、李鹤和李固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裴林是赞许中带着一分认可,而李鹤则是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思考。

    李固则是满脸嘉许,甚至还给江烽竖了一个大拇指,“二郎,干得漂亮!只要能把杜家拉进来,的确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哪怕就是一个姿态,都能让袁家在光州的兵力无法调动,值得浮一大白!来,喝一盅!”

    “呵呵,将军,杜家不是那么好拉进来的,我敢打赌,如果大梁方面没有动作,他们是绝对不会掺和的,甚至可能会主动把殷城交给袁家以求一个和平。”江烽苦笑着摇头。

    “哼,那杜家就真的不配占有鄂黄蕲三州之地了,他们就不明白,和平从来就是打出来的,什么时候是靠委曲求全和奴颜婢膝乞求来的?他们越是这样,袁氏就越是会得寸进尺,搞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就只能被袁氏一步一步蚕食鲸吞吃掉!”李固一口干掉杯中酒之后,重重的将酒盅在桌案上一顿,傲然道:“我们大梁就绝不乞求任何人,要什么东西,我们可以靠鲜血来换取,也可以用利益来交换,但是绝不会靠乞求来要什么!”

    “说得好!将军,我敬你一杯!”江烽也被李固这一番话说得豪情顿生,“我们固始军虽然弱小,但是也一样信奉这个道理,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更不可能得到!”(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