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三节 展示肌肉 1
    看见裴林沉吟之后目光渐渐沉静下来,李鹤也知道恐怕是该步入正题的时候了,在这么斗嘴纠缠下去,就偏离了主题了。

    清了清嗓子,李鹤端起酒盅抿了一口,开始酝酿话语。

    而李固和裴林以及江烽等人也都注意到了李鹤的这个动作,就像是突然一起被点了穴位,或者同时发现了什么,都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

    江烽越来越觉得自己开始在进入这个时代的某种状态中了,他觉得自己正在潜移默化的适应着这个时代,这个环境,从固始到汴梁,甚至只花了几天时间,他就已经开始进入汴梁这个体系中了。

    很显然,这三个人不是一个体系的。

    李鹤是代表崇政院的,这是大梁的最高军事机构,而因为大梁特殊的历史渊源和地理环境,崇政院院使地位更在政事堂的同平章事也是所谓的宰相们之上,当然崇政院里情况也很复杂,军头,文官一样也有自己的代言人。

    李固自然是军头的代表,而军头中山头林立,李固只能说代表其中一个群体,而这个群体就是主张对蔡州动兵的。

    裴林当然是代表政事堂的,同平章事们当然不会出现在这里,就像院使和副使以及判官也都不会出现在这里一样,这一场酒宴其实就是三方的一次对接切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座的三方代表都是主张对蔡州用兵,而反对于河东开战的,或许在反对的原因上不尽一致,但是在结果上却是一致的。

    崇政院制定方略,但是需要政事堂在财力和后勤辎重上予以保障,虽然崇政院也有自己的保障体系,但是一旦大战,势必要有一个相当庞大的运作体系来支撑,这不是崇政院自身能解决的,而一旦没有协调好政事堂这边,拖了后腿,那就会大乱子。

    应该说还缺了另外一环,那就是负责具体执行的尚书省,不过这是后续问题,而以政事堂现在对尚书省的压倒性优势,这反而不是什么问题。

    “裴大人,我想我已经明白你这方面的意思了,你既然来了,想必政事堂的大人们也还是能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盐池之利固然诱人,但是却得看能不能吞下,河东问题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我们和沙陀人已经打了几十年,他们奈何不了我们,我们要想解决他们也一样非易事,所以我们需要立足现实,首先要解决最迫在眉睫的问题。”

    李鹤丢开了面纱,“崇政院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对大梁威胁越来越大的蔡州,哪怕我们不能一次性彻底解决问题,但我们也必须要尽可能的削弱它,遏制它,这就是我们这一次的意图和目的。”

    “崇政院选择的棋子就是固始军?”裴林此时再无复有先前和江烽的亲密无间相谈甚欢的情形,平静而冷淡的反问:“我本人赞同对蔡州用兵,具体方略那是崇政院的职责,但一旦确定了固始军要充当棋子,那么在策略上势必和原来考虑的方略有所不同,所以不得不慎重,我就要问一句,崇政院和李固将军何以认为固始军能发挥棋子的作用?”

    “嗯,政事堂对固始军不看好?”李固插言。

    这场酒宴是他负责召集的,虽然名义上是江烽设宴,但实际上李鹤和裴林能来,都是他的功劳,以江烽在汴梁城里这点儿影响力,只怕连政事堂和崇政院的门房都邀请不到。

    “李固将军,我对江虞侯印象很好,但是这不能作为固始军成为梁军盟友的理由。”裴林有些歉意的对江烽笑了笑,“固始地理位置太过特殊重要,正因为如此,如果固始军力量足够强大,的确能够对蔡州方面形成极大的威胁,可是也同样因为这个原因,蔡州方面不会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不会容忍这个芒刺扎在他们背后,所以我认为蔡州军会不惜一切代价解决固始,而固始现在的实力,我不认为可以抗衡蔡州军,我们都知道蔡州军现在的战斗力。”

    对于裴林的话,李鹤和李固二人都心知肚明,这并非妄言,政事堂兵房的人也自有他们的消息渠道,固始军现状瞒不了人,现在就要看江烽怎么来回应了。

    虽然李鹤和李固都相信江烽不是易与之辈,既然主动邀约宴请,也明知道这一次酒宴的意图何在,既然敢如此,自然有所准备,但是固始军的实情摆在那里,想要天花乱坠的胡诌一通是不可行的,所以他们对江烽的回应也是既期待又担心。

    “李大人,李将军,裴大人的担心我可以理解,嗯,在这里,我想先问一个问题,哦,裴大人觉得固始军应该有什么样的实力,才能有资格充当梁军的盟友,或者说才能承担起一个在蔡州背后的芒刺的作用,再或者说,政事堂那边认为固始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实力才能抗御蔡州军的进攻。”江烽没有马上吹嘘介绍,他需要先搞明白裴林的真实意图。

    裴林意味深长的看了江烽一眼,慢慢点头,“二郎,我并非为难你,但是政事堂的确不看好固始。据我所知,固始军的确扛住了蚁贼的进攻,但是固始军损失很大,现在固始军还有一千兵力么?这点儿人马,能济得何事?”

    “另外固始城小墙破,应付蚁贼也许勉强能行,一旦蔡州军来,他们有术法师,有完善的攻城器械,连宛丘城这样的大城,在我大梁精锐的防御下,依然被蔡州军攻上城墙,你觉得固始能有这实力击退蔡州军么?”

    “另外,以袁氏的手腕,他们势必拉拢固始士绅,里应外合之下,固始军还有多少机会?”

    “袁氏高手如林,不是我危言耸听,天境高手对袁氏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固始军呢?一旦交锋,何以应对?”

    一连串的问题如冰块一般砸过来,问得早有心理准备的李鹤和李固都微微变色,而鞠蕖更是握紧了拳头,心里有些发凉,至于卢高,这个时候已经根本没有他插话的资格了。

    这些问题他们也考虑过,只是这么当面锣对面鼓的提出来,分明是政事堂也做了一番深刻细致的了解的,你蒙不了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江烽身上,而江烽却仍然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似乎对裴林的问话早有应对准备。

    不得不说裴林的问题个个都是关键,如果没有准备,还真要被对方问住,但是有准备自己的回答也未必能让对方满意。

    自己今天的回答就会被裴林带回给政事堂,而李鹤和李固都难以影响到政事堂那边的态度,这甚至就关系着政事堂对这场战事的支持力度,或者说在战略方向上会有所偏差。

    事实上李鹤和李固都一样对自己心存疑虑,只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固始军的出现是聊胜于无,或者说死马当作活马医,既然确定要对蔡州用兵,那么有总比没有好。

    但对于江烽来说,答案的好坏,对方的满意程度,却会关系到自己能从对方手中争取到多少利益,这对于固始来说,尤为关键。

    “嗯,裴大人问得好,说实话,您问的问题,我都没有想那么多,但是既然裴大人问出来了,估计李大人和李将军也一样希望我能够释疑,我就来回答这些问题。”江烽坐直身体,搁下酒杯,目光平视对方。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首先要强调一点,固始军之所以有信心能成为梁军的盟友,能给大梁带来帮助,这一点是建立在大梁将对蔡州用兵,而且是战略性的用兵而非战术性的用兵这个前提之上的,否则,固始军的这一切就毫无意义,因为如果蔡州军倾全力来攻,固始再怎么做好充分的准备都无法抗御蔡州军的全力攻击,这一点我需要特别申明。”

    江烽的这一个前提申明,也获得了裴林三人的点头认可。

    大梁不对蔡州用兵,一切就是空谈,固始势必沦陷。

    “那江某就来回答第一个问题,固始军现在究竟有多少兵力,嗯,有多少可战之兵?”江烽提高声调:“在抵抗蚁贼围城时,固始军有一个军满编二千五百人步军,两都骑军,经历这场恶战之后,固始军保持原有建制兵补齐的尚存牙营和中营,共计一千人,战斗力甚至比战前有很大提升,恐怕诸位也应该清楚在经历一场恶战和大胜之后,对于一支原来只是州军的军队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江烽的这一句话有些画蛇添足,在座众人都对兵事不陌生,自然清楚一场苦战而胜对于一支军队的成长意味着什么。

    “另外在我离开固始前,前营也已经基本补齐兵力,左营正在重建中,我要强调一点,这些兵士的补齐并非单纯的把乡下农夫放下锄头进了军营,前营和左营重建兵力都是在当下逃亡到固始的光州士绅多携家兵和来自被袁氏突袭后逃亡的光州军旧军士兵,他们就具备了基本的训练和战斗力,在较短时间内就能够适应战斗需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