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九节 关键
    一干人免不了又是一番把臂寒暄,各自论交。

    江烽也一直在观察打量这帮人,就像这些人也在观察打量他一样。

    这帮人的精气神极好,论水准基本上都在锻骨后期到洗髓期之间,也有一两人达到了结体期,算是较为出色的,大多数都是庶出子弟,年龄也多是二十上下。

    这个年龄对这些人来说大概是最尴尬的时候了。

    要说这个年龄正是成家立业的时候了,可他们都是庶出子弟,甚至大多都是庶出中的庶出,家中根本不可能为他们提供资源,全靠自己打拼。

    要么就只能打破头往军队中挤,挤进去了除了拼能力外,还要和别人拼背景,拼人脉,拼资历,梁军内部固然是要讲战绩和能力,但其他几个因素一样不可或缺,大梁人才荟萃,有能力者太多,每一场战争都能让一些将星鹊起,但是同样有更多的人未能得到机会而被埋没。

    要么就只能当个浪荡游侠儿去混饭吃,投身名门望族当门客,要么就是行侠仗义闯出名声,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博得某位大人物的青睐。

    前者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真要让他们去从伍长伙长干起,都搁不下那张脸,而要离开大梁去周边,放眼望去又基本上都是大梁的敌人,不说家族允许不允许,就是这些藩阀也不可能用你。

    后者机会更少,尤其是他们还要面临着来自许多江湖门派的寒门白衣的竞争。

    没有立业,何以成家?你一个庶出子,就算是商贾家族之流也得要看你究竟有没有潜力造化,否则谁愿意白白赔上一大笔嫁妆带一个女儿送给你?日后不但不能为家族争光添彩,甚至还有可能上门来打秋风。

    这种相互熟悉结交其实就是一个相互试探磨合的初级阶段,也算是为下一步的密切做一个铺垫。

    固始并非梁地,这一去,也许就是刀枪临头,生死须臾,谋个出身,求个机缘,但是总得要有几分底气才行,总不能明知道是火坑往里跳。

    江烽已经展现了他在武道上的实力,但这只是一方面,对于一个武将来说,武道实力当然最重要,但是对于一个主帅,一个将主来说,武道实力只是其中一部分,这个人胸襟、智谋乃至人脉和他背后代表的势力都一样重要。

    当然,就这么甫一认识就要让各自推心置腹不太现实,但毕竟这是一个好的开头。

    对于江烽来说,有杨堪的加入,可以极大的帮助这些人增强对自己对固始的认同性,固始不是大梁的敌人,而且还极有可能马上会成为大梁的盟友,当然这个盟友的分量可能会无足挂齿,但这毕竟也算盟友,这能让这些人最大限度的丢弃一些顾虑。

    和这一干新结交的朋友约好了明日的酒局,这些人才慢慢散去,只剩下了常昆和崔尚以及杨堪三人。

    对于江烽来说,黃安锦是他信得过的人,而能让黃安锦介绍给江烽的人,江烽觉得也可以信赖,毕竟常昆之前和自己并无利益瓜葛,相反蔡州无论怎么说,都是大梁的敌人,在共同的敌人面前,这份信任还是现在可以保持的,至于说以后,那也需要根据时势的发展变化来看。

    毕竟是将门子弟,既然打定了主意,杨堪也就要为日后谋划了,而江烽没有避开常昆和崔尚,也说明江烽和这二人也是有了某些默契了。

    “三郎,白陵,我也不瞒你们了,二郎和我约定,若是大梁真的打算要对蔡州用兵,我打算去固始。”四人就在这小校场里漫步,“你们俩有何打算?”

    “嗯,七郎,我和白陵讨论过,事实上我们觉得恐怕崇政院应该是早就有动兵的意思,只不过可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罢了,或者说他们促成的机会尚未完全成熟。”常昆语气里没有太多感*彩,“盐商们也许很有影响力,但是再大的影响力也需要服从大梁的大局,袁氏这几年表现出来的威胁恐怕让很多人都坐卧不安了,南陈州丢了,下一步会是哪里?北陈州,还是许州?”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崔尚冷冷的接上话,“南陈州一丢,实际上就让蔡州和淮北处于一个相当好的战略态势了,淮北的颍州不再受大梁的威胁,亳州东部的真源和鹿邑二县,原本处于陈州和宋州的夹击之势也陡然逆转,这个突出部反而对北陈州构成了威胁,尤其是鹿邑,更像是一把尖刀死死顶在了北陈州的腰上。大梁若是听凭这种态势发展,一旦蚁贼对淮北的威胁被遏制,那宋州危矣。”

    杨堪对崔尚的战略眼光一直是相当佩服的,听闻崔尚这么一说,问道:“白陵,以你之意,大梁对蔡州用兵势在必行?那你觉得可能会从哪个方向出兵?”

    “出兵无外乎也就是两个方向,要么南陈州,要么西平、吴房一线。”崔尚漫不经心的道:“这要看梁王殿下和崇政院这些人怎么考虑,如果要大打,那就是从舞阳这边出兵吴房,小打,那可能就是越过大溵水收复南陈州。”

    “行了,七郎,你也不必杞人忧天了,没看见这位正主儿都还这么淡定自若,操心什么?”常昆见没有说话的江烽似乎在考虑什么,笑着道。

    “常兄,非是我不操心,因为我知道操心也没用,只要大梁要对蔡州动兵,无论哪个方向,固始都会压力大减,我更关心的动兵时间,若是拖上一两个月,七郎也不用去固始了,我自个儿就来汴梁投靠你们来了。”江烽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这也是关键,在大梁确定要对蔡州用兵的情况下,关键就在于时间了。

    时间不在固始这边,哪怕大梁日后对蔡州用兵打得再漂亮,甚至是直接灭了蔡州,但只要蔡州是在大梁动兵之前就攻下了固始,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常昆沉默不语,崔尚也是若有所思,杨堪倒是嘴唇微动,但是最终没有说什么。

    这就要看江烽今晚是否能把李固说动了,像他们这种局外人,或者说分量不够的人,在这些问题上是发挥不了作用的,甚至连发声的机会都没有,相比之下这个时候掌控固始一地,拥有一两千人马的江烽才是真正够分量的,这一点哪怕是今日小校场这一大帮人全部加起来,哪怕是杨堪和常昆在武道上可以力压江烽一头,一样不够看。

    ****************************************

    轻轻抹捻着颌下的短须,高坐上座的披甲男子若有所思却又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你是说这个江烽用寻常斩马刀就和杨家那个庶出子战了一个平手?”

    “对,将军,两人交手时间不长,但是江烽的斩马刀被杨堪最后一击断成了三截,杨堪吐血,而江烽则被震伤无法动弹,最后杨堪以双方平手握手言和。”汇报的人显然是全程看完了杨堪和江烽的对决,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观察所得做一个细致的介绍,“据属下观察,其实应该还是杨堪占据了上风,因为最后一击之后那江烽明显是受伤不轻,因为当时他起码花了半个时辰来调息疗伤,连杨堪都在一旁陪着,怕他有意外。”

    对这一点披甲男子倒不是很关心,他只需要知道这个江烽的武道实力达到了哪种程度就行了。

    别一个连天境都未进入的角色也痴心妄想和自己讨价还价,真要对其寄予厚望,却被袁氏去个杀手或者战阵上直接给斩了,丢脸事小,耽误了战事那就糟了。

    杨家那个庶出子无疑是动心了,想想也是困顿在这汴梁城里无所事事,还真不如到外边去打拼一番,到固始总比到hb三镇那边去厮混好,起码能对大梁这边有些帮助,当然,富贵险中求,固始能不能存活下来,还得要靠他们自己。

    这个江烽背后也还是有高人替他支招,前日才到,今日这一战就能造出这么大声势来,吸引了汴京城里这么多浪荡子游侠儿。

    如果他真能带走一大帮给汴梁城里带来不少麻烦的家伙,估摸着街使和不良帅他们就真要放鞭炮敬鬼神了。

    想到这里,他也有些遗憾,杨氏那个庶出子他是见识过的,一双冰王戟的确是有些本事,若要单论武道水准,坐个指挥使位置是绰绰有余的,甚至军都虞侯的位置也不是不可以,只可惜出身太过低贱,入了天兴军怕是难以服众。

    想到天兴军内部的复杂局面,他也下意识的摇头。

    只是这江烽就凭着今日这般耍弄一番噱头,招募拉拢一帮汴京城里的浪荡子游侠儿去卖命,就觉得可以和袁氏抗衡,那未免也太小瞧袁氏了,今晚这一顿酒怕还得要好好摸一摸对方的底,崇政院这帮家伙倒是稳坐钓鱼台,看来是非要把自己推上前台了。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让自己一个人去和那些家伙打对台,他没那么蠢,盐商们的怒火也不是那么容易能熄灭的,要下水,都的要下水才行。(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