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八节 招揽,熊虎
    当江烽终于可以睁开眼来,站直身体时,人群已经散了开去。

    这一场大战时间并不长,也不过区区十招不到就见了分晓,但是雷霆万钧兔起鹘落的搏杀,还是让一干人等大开眼界。

    汴梁城中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如此精彩热闹的场景了,而江烽在交手之前的那一番话同样也让无数人津津乐道。

    杨堪依然站在一旁不远处,正在和包括常昆和崔尚等几个人谈笑风生。

    当江烽走过去时,所有人望向他的目光都是复杂的。

    谁也未曾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能够在这样一战中突破天境,从这一刻起,江烽才可以真正称得上是武道高手的了,没有跨越天境这一门槛,无论他有多大的潜力威能,多好的天赋资质,都只能说是一颗好苗子,而跨越了天境,你才可以说天下你都可以去得了。

    对于江烽来说,收获还不仅仅于此。

    突破天境固然可喜可贺,但是三皇炮锤与五禽修炼术形成的微妙圆融才是最让他感到兴奋的,这意味着他已经找到了一条可以自行攀登的路径,而不再需要去求人指引或者苦苦摸索了。

    突破天境也就意味着另外一个世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须弥芥子,突破了这个境界,更通俗的说,就是你的肉身已经具备了可以承受更强大的外界压力,寻常的伤害对你来说已经无关大雅,甚至还可以成为你修行进步的阶梯了。

    从杨堪和常昆他们所占的方位江烽就能知晓他们也是在帮自己站岗护驾,先前也是自己最虚弱的时候,而过了这一刻,就真的可以说得上龙游大海,虎入深山了。

    “多谢杨兄,常兄,崔兄,还有这几位朋友,……”江烽很自然大方的走过去,抱拳道谢。

    “二郎,好际遇啊,七郎都是羡慕得眼睛发红,一直在那里嘟囔说这一仗胜负未分,却为你白白当了垫脚石,要让你给个说法呢。”常昆笑着打趣:“我说要啥说法,不如就跟着二郎去,那固始方圆百里地,要田有田,要地有地,还能一展身手,与蔡州袁氏一较高下,总比你窝在这汴梁城里老死终生强得多吧。”

    江烽目光也转了过来,坦率而诚挚的道:“七郎若是愿意到固始,固始军中位置任选,便是这假虞侯之位七郎若是看得上,尽管拿去。”

    杨堪微微意动,不过年近三十的他已经和那些十七八岁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是有些不一样了,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很沉稳的摇摇头:“二郎,非是某矫情,只是大梁对蔡州的态度尚未明朗,我说实话,若是大梁态度依然模糊,那固始便无机会。”

    江烽扬眉展颜,“以七郎之意,若是大梁态度明朗欲与蔡州一战,七郎便愿入我固始?”

    杨堪被江烽的话拿住,有些尴尬,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若大梁真的要对蔡州一战,嗯,我的意思是近期就要对蔡州一战,那我便跟随二郎回固始,助二郎一臂之力。”

    “好!”江烽心中大定,一把拉住杨堪的手,摇了摇,“那就这么定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七郎肯去固始,固始军中职位任七郎选,包括我这假虞侯!”

    杨堪苦笑起来,他当然清楚这固始军既然是江烽一手打造,而且还经历了蚁贼围城这一战,可以说江烽已然是这支军队的缔造者了,自己如何能去接替他的假虞侯位置,不过江烽的这个态度还是让他很感动。

    正如常昆所说,现在固始虽小,但是正因为小,所以才更有发展机会。

    固始地处光、黄、寿、颍四州交汇处,地理位置极为重要,若固始军真的能在这里站稳脚,从大梁角度出发,势必大力支持固始增强力量,甚至扩大地盘。

    只有这样固始才能在蔡州和淮北两大敌对势力中生存下来,这既是自己这等武人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同样也是确立自身地位的绝佳时机,抛开固始军现在实力太弱风险很大这一因素,还真是一个好去处。

    自己是杨氏庶族子,按照现在的惯例,即便是嫡子,也只有嫡长子才有继承权,其他嫡子都只能在田土、家产上的得到一些分拨补偿,而像庶子,除非是母亲颇为受宠,可能会私下购买一些田产商铺作为日后养老私房,庶子基本上都是会被扫地出门的。

    而像他这种庶子的庶子,那就更不用说了,不是靠自己母亲在杨氏各房主事者那里去苦苦哀求,杨氏一族也根本不会给自己到族学试炼的机会,也就更不会有自己被族师相中的机会。

    即便是这样,若没有自己功成之后靠一双拳头打出来的名气,冰王戟轮不到自己,也不会有多少杨氏嫡出会把自己视为杨氏族人。

    正因为如此,他才格外重视进入广胜军这个机会,可没想到广胜军又卷入了夺嫡之争中,结果就是整个广胜军都坠入深渊,连带着自己想要在广胜军中做一番事业的希望也成了泡影。

    现在江烽邀约自己到固始去闯荡,未尝不是一个机会,昨日里自己也曾去征求过族中座师的意见,座师虽然说自己路自己决定,但是也还是很含蓄的表明了自己留在汴梁机会不多,还不如跳出大梁这个圈子,另寻机会。

    想到这里,杨堪心中也是主意暗自打定,富贵险中求,只要大梁决定对蔡州开战,自己便去那固始搏一回。

    “二郎,我来替你介绍一下咱们汴梁城里的英杰俊彦,郭泰不用说了,你都教训了他了,这一位是丁满,这一位是邓龟年。”杨堪替江烽介绍站在他身后的两人,丁满虬髯戟张,虎背熊腰,个子不算高,但是却格外敦实,宽脸横颊,很有点儿熊虎之士的味道;而邓龟年则是身材颀长,面容清瘦,居然是穿了一身道袍,但一看就知道不是修道之人,大概是一个崇道者。

    “幸会,幸会。”江烽对汴梁城里的情况所知的确不多,虽然经过常昆和崔尚的恶补,大略知晓了目前大梁的政治格局,但是也仅限于一些较大的体系。

    对于像杨堪这样的年青一代,他了解并不多,尤其是这些人大多是汴梁城里不得志者,要么是庶出子弟,要么就是贫家白身,或者就是大梁内部斗争的落魄者。

    偌大一个汴州,仅仅是汴京城里人口就有近百万,加上周围各县,人口超过一百五十万,城内鱼龙混杂,大梁内部政事堂代表的政府体系和崇政院代表的军事体系,各派人马也是盘根错节,这也是一个政权庞大之后的必然结果。

    像周遭的河东晋地、淮北、淮南以及关中和南阳,也不比大梁这边好多少,反倒是像蔡州这样的新兴势力,或者像泰宁和河北三镇那种纯粹是军事体系来作为政权主导的地方,斗争倾轧还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这些地方往往都在综合实力尤其是潜力上远不及这几家。

    其他还有十来人人大概是在身份上不及这几人,站得稍微开一些,不过江烽倒是没有忽略这些人,在和丁、邓二人握手寒暄之后,江烽又把目光转向这些人,一边道:“七郎,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我来汴梁,久闻汴梁人杰地灵,就是想要多结交一些朋友呢。”

    站在一旁的常昆和崔尚二人都是相视而笑,都已经琢磨出江烽的意图了,这家伙已经开始铺路了,先把关系叙上,一旦大梁这边真的如他所愿,只怕就要正式招兵买马了。

    杨堪也一样明白江烽的意思,不过外围这一群人的水准和身份都要略逊,但对于江烽来说,哪怕是像楚齐、陈实这样的锻骨期武者都是难得的人才。

    尤其是这些人年龄都不算大,年少者不过十七八,年长者也不过三十出头,可以说都是正当年,而且更重要的这些家伙大多都是军门子弟,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军营基础,只要能到固始,稍加熟悉就能派上用场,对这个时候的固始来说,那都是雪中送炭的人才。

    江烽先前和郭泰、杨堪的大战也还是让这群人对江烽的观感大变,最初他们都对江烽还是心存了几分心理优势的,毕竟是乡间小县来的,就算是有点儿实力,但在这汴梁城里,是龙你就得盘着,是虎你也得卧着,并没有太打上眼,也就是听杨堪夸赞,加上常昆和崔尚的有意吹捧,来看看热闹。

    一直到江烽和郭泰大战,赤手破了郭泰的金刚不坏身,紧接着有何汴梁城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杨堪杨七郎战成了平手,而且还是在用一柄再普通不过的狭锋斩马刀挑战杨堪冰王戟的情况下,就不能不让他们刮目相看了。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江烽也正是凭借他和郭泰、杨堪二人的一番大战,才算是真正赢得这帮人的尊重和认可,也才有了招揽这帮人的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