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七节 天境,突破
    剧烈的冰冷质感沿着斩马刀锋迅速传递到江烽的手指间,并迅速沿着胳膊散发到全身,让江烽险些就无法动弹。

    好厉害的玄霜劲!

    三皇之力都险些未能抗御住这遍体霜寒,江烽连连催动元力玄气鼓荡丹田,从丹田中以三皇之力激发三味真火,方才祛除全身冷意,否则就真的只能僵立待毙了。

    杨堪当然不会相信自己第一招就能解决战斗,事实上对方间不容发的凌厉一刀同样也让他全身剧震,双臂发胀。

    那一刀沿着戟枝一击一荡,自己的双戟合力下击这一杀招,就被对方这么须臾间破解,让杨堪也是无比郁闷。

    只不过他也没有半点犹豫,借助对方刀锋这一举火烧天扬击,双臂翼展倏合,再度荡起重重戟光,横扫而来。

    江烽退步后撤,双手握刀,一个半身飞旋,凌空横扫!

    刀气弥漫,丝丝入扣,将整个横切锋面彻底封死。

    面对杨堪这等高手,他半点也不敢大意,虽说这是切磋,但是到了这个境地,恐怕谁都无法留手,每一击都堪称生死杀招,稍不留意就只能是自己付出血的代价,何谈留手?

    一连串铿锵而细碎的撞击声传递开来,夹杂着点点星光冰晶四散飞溅,江烽一口气在空中连环劈出十七刀,双臂和手腕不断变换角度,力求将刀锋吐出的焰芒外放到极致。

    只不过他遇到的杨堪却更胜一筹,尤其是那一双冰王戟自带三分寒意,再加上劲道十足的玄霜劲借助着冰王戟锋释放出来,根本就没有给江烽半点机会。

    清冷的戟锋带起一层浓浓的白霜,让整个戟枝上都凝聚起冰花霜晶,挟带着无匹的寒气劲道席卷而来,一口气变换十八式身形,闪过江烽奔行如电的连环劈杀,这才猛然一纵身飞泻而至,戟锋荡起重重清影,在空中形成两个巨大的冰轮光圈,将江烽死死锁住。

    “冰封王座!”

    江烽是真的觉得自己被彻底封冻了,全身上下几乎是如陷冰窟,仿佛连整个空气似乎都被冻僵了,呼出的热气立即就变成了冻雾,甚至无法散开。

    身体半伏,身形如龟,动作如猿,这是五禽身法混合了三皇炮锤中的甲之一形,连连摇晃震荡身体,将封冻之力彻底荡去,江烽瞬即一连串急速后退。

    脚下扎入封冻的夯土中深达一尺,连续几个动作,陡然一个诡异的怪蟒翻身,磨盘大小的封冻夯土块竟然接二连三的被勾翻而起,江烽一气呵成连续踢出三十九腿,劲如奔雷,狂啸而出。

    十几块磨盘大小的夯土块竟然就被江烽如流星赶月般的三十九腿踢个正着,在空中炸裂开来,瞬间绽放成百余块大小不一的土,携带着汹涌的劲气,向自己迎面飞来。

    几乎要被江烽这有些无赖的一着气得吐血,自己这苦心孤诣的一式“冰封王座”眼见得已经封死了对方任何一个去处,却被这样一记看似笨拙无比的无赖举动给破解了。

    整个校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一开始就进入了生死战的对决给震惊了。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友好切磋,而是真真正正的你死我活之战!

    无论是杨堪从一出手就发动的玄霜劲和冰王戟法,还是江烽还以颜色的三皇拳力,都无一不是须臾见杀的狠招凶招。

    没有什么温情脉脉,更没有什么礼让留手,既然是光明正大的比武切磋,那就理所当然的要把自己最高境界发挥出来,这就是杨堪和江烽的想法。

    即便是常昆和郭泰也都被这二人一上来就毫不留情的对决给震惊了。

    相比于这个时候两个人巅峰再现,郭泰甚至觉得自己刚才和江烽的赤手战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这才是真正的王者对决!

    常昆同样也是惊讶莫名,他一直以为杨堪顶多也就是在天境初阶的养息期徘徊,但是现在看来,杨堪的元力玄气也许还只停留在养息期境界,但是凭借玄霜劲和冰王戟的特殊组合,其战力已经超越了养息期的水准,直逼太息期了,即便是现在的自己,也未必有把握能结下对方如此凌厉凶猛的攻势。

    但更让他感到震惊的还是江烽,他不但接下了杨堪的招招杀着,甚至还毫不留情的发动了反击,同样没有让杨堪讨得好去。

    百余块飞袭而来的夯土块在杨堪愤怒的戟光刃影中化为团团黄雾,一连串的爆响之后,杨堪雪白的长袍几乎就像是被染过了颜色一般,浸润着土色,格外诡异。

    江烽好整以暇的横刀以待,微笑注视着对方,“杨兄,土龙盾的感觉如何?”

    “很好,但愿江兄能一直这么好运。”恨的咬牙切齿的杨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多言无益,江兄,这是我的最后一招,若是你能接下,那边算我杨堪败了!”

    听得杨堪这么一说,江烽神容也严肃起来,微微摇头,“那倒不必,既然杨兄这么肯定,那么江某敢不奉陪?!”

    “好!”杨堪眼中电芒乍现,双臂一抡手中双戟,整个空间似乎都被在这狂放的一抡而动荡起来,冰冷的空气就像是被压缩在了一起,让整个天地都彻底静止下来,“呀呀嘿,冰凌天下,起!”

    犹如两头咆哮的冰龙,碰撞在一起然后倏分倏合,这一次杨堪没有在凌空飞跃,而是由慢及快的沿着一条直线迈步前行,手中的两支冰王戟遥空而舞,只待那最后一击。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烽知道这就是生死决了,万般劲道集一身,只待兵戈屠苍龙!

    双手紧握刀柄,将刀死死的压在地面,就这样拖着刀身向前疾步狂奔。

    伴随着两人的步伐越来越快,两道人影就这么轰然撞击在一起!

    漫天的冰轮光影旋转飞舞,化为层层清波,弥漫四溢,无俦的冷锋伴随着那一记“啌!”的金属撞击响,颤颤巍巍,如云霄惊雷,四散喷射开来。

    杨堪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一口气连退七步,方才站稳,原本方正清白的脸庞,此时却变得扭曲火红,好一阵后还是没有能忍住,一口逆血呛喷而出,在空中绽放出一抹绚丽的赤红,“好霸道的气劲!”

    江烽未动,只是静静的微蹲而立,双手持握的斩马刀已经只剩下一截刀柄,整个刀身断裂成了三截,散落在他的面前。

    此时的他从头到脚,全身凝霜,呼吸静止,唯有悠长的心跳还能证明他的生命尚未逝去。

    江烽很想动,但是他动不了。

    杨堪最后一击爆发出了十二成的玄霜劲直接封冻了他的全身血脉和经络,此时对他甚至连眨眼都做不到,如果不是在最后那一刻他果断的回抽了一抹三皇之力归于丹田,此时只怕他直接就已经冻毙当场了。

    江烽也不怪杨堪,这种情况下没有谁能收得了手,如果要收手的话,恐怕自己这全面爆发的一击三皇之力就会将杨堪的全身经脉直接冲毁,变成废人。

    自己还是小觑了杨堪这对冰王戟的威力,当本身修炼的玄霜劲和带有水系术法铸造出来的冰王戟相结合之后,喷发出来的力道,不是现在的自己能承受的,自己也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

    杨堪神色复杂的走了过来,却被脸色苍白的鞠蕖和陈实、楚齐三人齐齐挡住,他摇摇头,“我没有其他意思,呃,我感觉他应该可以恢复过来。”

    此时的江烽头上一圈圈的白雾正在冉冉升起,细密的汗水浸润了整个身体,霜寒慢慢褪去,僵硬的面容似乎努力想要有什么表情,但是却又做不到。

    连续十几次的冲击终于激荡起了那一抹隐藏在丹田中的微弱元力,伴随着一波接一波的运行洗礼,暖意融融的三皇之力终于可以从元力中释放来,然后沿着经脉飞速的突破疾行起来。

    视线听力就像是突然从空濛混沌中变得清晰起来,整个身体都像是经历了一场温泉的浸泡,变得酥麻柔韧,当那一抹元力沿着整个经脉运行完毕重归丹田时,轰的一声从丹田中炸裂开来,点点滴滴绽放浸润入身体的每一处,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随着那不断膨胀滋长的气机感应浮现在心田中。

    杨堪目光穿过三人的阻挡,注视在依然僵立不动的江烽脸上,先前的苍白正在慢慢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接一轮的丹红光泽从额际向面颊扩展开来,那股子勃勃生机即便是隔着三人,杨堪也一样能感受到。

    作为过来人,他杨堪当然明白这个家伙现在正在经历什么。

    这个家伙,运气真好。

    苦笑着摇摇头,杨堪却不多言,转头离开,这个时候他还需要帮对方护法,若是有人突袭,那可就真要铸成大错了。

    先前喷射开来的劲气,哪怕是相距数丈开外仍然展现出了它的威力,当场就有多人被冻晕过去,或者被震得口鼻溢血,引发一阵混乱。

    好在毕竟相隔数丈,而且也非正面冲击,少年子弟江湖老,都是些经历过风雨之人,倒也知道如何处理这等意外,一番调息和养护之后,这些人倒也没有大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