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六节 大义
    “杨兄!”走近战圈的江烽倒提斩马刀,抱拳一礼。

    周围的人已经比刚才与郭泰一战时散的更开,簇拥成一个大圈的人都站在了以二人为中心的八丈开外,毕竟这刀枪无眼,有些时候脱手而出也是有可能的,伤及自身那就真的只有自认倒霉了。

    “江兄!”既然是正式一战,杨堪也显得格外正式,白色的圆领长袍下摆被扎了起来,押在腰间的玉带上,薄底软靴上沿则用牛皮索牢牢的固定在粗壮的小腿上,一双大手握住的斑斓银戟自带几分寒气,微微一动便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凛冽之意。

    “今日能和杨兄一战,幸甚,这一次来汴梁,本来就有两个意图,一是打算结识大梁英豪,今天这个目的算是达到了,能与郭兄和杨兄这般人杰一会,不虚此行!”江烽也知道这时代游侠儿之间的较量切磋,都需要把这种场面话说到,花花轿子人抬人,郭泰和杨堪能不能代表大梁英豪他不知道,单说这样一番话肯定不会错,从杨堪嘴角翘起的笑意就能看得出来一二,江烽猛地提高声音,“我来汴梁还有第二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想要向梁王殿下陈述我们光州人的想法,我们固始军的意愿!”

    周围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提及梁王陛下,而且是代表光州人固始军向梁王陈情,作为梁地人,自然都禁不住想要倾听一下这个外地人为什么要向梁王陈情,要向梁王发出一个什么样的呼吁。

    “大梁,乃中原第一强国,昔日齐桓公伐戎攘夷,九合诸侯,晋文公平乱救宋,践土会盟,奠定王霸之业,举世称颂,今大梁独具中原,然蔡袁之流口蜜腹剑,背盟反戈,人神共愤,某来汴梁,便是要向梁王陈情,敦请梁王伸张正义,讨伐蔡袁,彰显大梁捍卫公理匡扶正义之风。……”

    “若是大梁能替我们光州伸张正义,我代表三千固始军,甘愿当这个先锋,只要能……”

    这一番有些文绉绉的话江烽也是很花了一番心思方才构思出来,也亏得他是历史系毕业的高材生,对历史上齐桓晋文之事颇为熟悉,才苦心孤诣的编出这么一段话来。

    本身齐桓公是尊王攘夷为世所嘉许,可大梁却是灭了李唐,虽然现在李唐重起,但双方关系非常恶劣,自然不好提起,只能含糊以伐戎攘夷来作宣示,正好河东晋地以沙陀人为尊,梁晋之争也可以勉强和伐戎攘夷扯得上关系,晋文公则是平定了王子带盗嫂背伦之乱,又从强楚手中拯救了濒临灭亡的宋国,这么说也是以此来把大梁伐蔡与此相比。

    住在兵甲坊这一带虽然是以穷困潦倒之人居多,但是这些人大多都是梁军眷属子弟或者和梁军关系密切的群体,兼之这一次切磋以武会友,被有心人传得沸沸扬扬,从城内其他地方来的人亦是不少。

    齐桓晋文之事在中原之地流传千年,尤其是军官群体更是无人不知,江烽的这番话俨然把大梁比作了春秋霸主齐晋,自然让这些梁地人自豪无比,这一席话说起来情通理顺,兼之这蔡州袁氏原本臣服于大梁,没想到却反水背盟,甚至还与大梁宿敌结盟反噬陈州,三年前的陈州一战在场亦是有人参加,亦有不少亲友在这一战中丧生,所以江烽一番话立即就在周围人群中引起了极大的共鸣。

    一些不太懂江烽话语中历史典故的粗汉们见周围人一个个摇头晃脑赞叹不已,都忙不迭的询问究竟,这也给了那些粗通文理者炫耀机会,自然要大谈特谈,把大梁和齐晋的地位来做一比较,说者口水爆蘸,眉飞色舞,听着如痴如醉,唏嘘叹息。

    “白陵,如何?”站在远端的常昆忍不住瞟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崔尚,隐隐一笑道:“我就说这家伙绝对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高手,咱们点一点,他就明白怎么做,这齐桓晋文之故事他可是用的极妙,避开了尴尬之事,却又凸显了咱们大梁的地位,嘿嘿,我敢保证,今晚这些话就会被人传到宫中去。”

    崔尚也是嘴角带笑,“嗯,的确很高明,大义凛然,也把梁王殿下推上一个骑虎难下的高位,有点儿意思,这一位假虞侯还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仅凭这一手,还难以让崇政院那帮人和那些军头们屈服吧?”

    “呵呵,崇政院那帮人心里想什么你我还不清楚,不就是那些军头们在盐商的鼓动下才有些变数么?梁王殿下心里有数着呢。”常昆摇头,“我敢打赌,只要梁王殿下态度一明朗,那帮军头铁定偃旗息鼓,更何况还有李固这帮陈州帮的军头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也一样会摇旗呐喊,发出自己的声音。”

    “三郎,你恐怕还是太小看这帮盐商的影响力了,这事儿恐怕没那么容易就遽下决断了。”崔尚摇摇头,“那帮盐商的势力很大,他们不会坐视这样一个机会就被人破坏了,我觉得这里边还得有点儿事情才对。”

    “那我们就再看看吧。”常昆不以为然,“崇政院的人也不会坐视这样一个契机的。”

    杨堪也没想到自己和江烽的这一场以武会友的切磋,居然就被这家伙演变成了这样一场慷慨陈词的演讲会。

    今儿个来的人不算少,不少都是诸如天兴军、控鹤军、云骑军、踏白都这样各军子弟,这番话要一传开来,只怕又要引起一番风波来,虽然广胜军已经裁撤,但是作为杨氏子弟,他还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的。

    当下蒲州和蔡州方向之争他还是有所耳闻的,现在江烽这家伙居然也把自己给利用上了,回去之后少不了又要被家里人长辈责骂了。

    不过杨堪也是一个性格大气之人,也能理解江烽现在的处境,并不太在意这一点,相反倒是对这个家伙的急智相当佩服。

    “二郎,这么一来,我倒是成了一个反面角色啊,这要对你不利,不是成了打压抗暴英雄的罪人?”

    杨堪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这个还在像周遭人挥手示意的家伙,压低声音道。

    “嘿,七郎,你说错了,我正希望你能够堂堂正正和我打上一架,大梁内部看得上我们固始军的没几个,都觉得我们就是几个侥幸从蚁贼手里存活下来的可怜虫,但若是我能和你一战来证明固始军不是孱弱之流,是不是能够为某些人增添几分信心呢?最起码今晚我和李固将军的酒局,他总要高看我们固始军几分了吧?”

    深深的望了江烽一眼,杨堪笑了起来,这家伙是算无遗策啊,把啥都考虑到了,既如此,那也就别怪自己拿出真实实力来一战了。

    “那好,江兄,我这双戟可是混合了秘银与霜铁打造而成,你小心了!”

    杨堪斑斓生光的双戟一举,场外原本还沸沸扬扬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场中二人身上。

    江烽也主动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双腿箭步,身体前倾,这才不动声色的把楚齐这柄混杂了少许玄铁的狭锋斩马刀向下一搁,把三皇之力提聚至顶一股暖融融的热流迅速从丹田抵达百会,淡淡的白雾已然在江烽头顶冉冉升腾,热流又从百会向全身四肢流淌,点点头,“我知道了,强宾不压主,杨兄,请!”

    秘银和霜铁,这杨家还真是奢侈啊,这两样都是特殊材质,寻常冶炼锻造技术根本派不上用场,唯有术法一道才有铸造之法。

    没想到这冰王戟竟然是术法神兵,但不知道这冰王戟只是单纯的术法之道打造,还是本身就用玄神灌注了术法,如果是后者,自己可就真的玩儿大了。

    杨堪目光一凝,双臂猛地一轮双戟,身体顺着舞动的双戟旋转升空,急剧旋转的白色身影与两柄灿若星辰的冰王戟影融为一体,只是一眨眼间便已经飞临江烽上空。

    “冰河洗马!”

    方圆十丈之内顿时一片白雾茫茫,整个空气温度骤降,宛若严冬,内圈这一圈人发梢眉峰都顿时凝霜成凌,呵气成霜!

    漫天的戟影挟带着凛冽无匹的气势倾城而下,直欲把地面矗立的江烽绞成碎末。

    “来得好!”江烽身体微沉,目光平视,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已然从空中飞临而至犹如天鹏扑食的杨堪,只是微微一蹲,双手紧握狭锋斩马刀的刀柄,任凭刀尖杵地,一动不动。

    所有人胸腔都是一紧,难道说这一招就要见血?

    就在一双斑斓戟影狂袭及体的一瞬间,江烽身体略转,形成一个诡异的提刀角度,吐气开声,“嘿!”

    一刀由下而上挥出!

    刀速之快,甚至连在场眼力最好的几人都只能看到刀光闪过带起的淡淡残影。

    “噹!”

    戟影如雷,刀锋如电,遽闪遽失。

    只有身在空中的杨堪看到了那刀锋及处那一闪而逝的白芒掠过。(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