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五节 风范
    江烽几乎是抱着一种惊喜和期待的心情回到蕖娘他们身边的,甚至对自己的伤势都不太在意。

    得到了杨堪的这个答复他已经很满意了,杨堪在他们这个群体中无疑是头羊,甚至高于武道不逊于他的常昆,无他,常昆只是河阳寻常人家出身,自身武技虽然不弱,但是在影响力上却不有很大限制。

    而杨堪不一样,他是大梁正宗的将门出身。

    其祖杨师厚乃是大名鼎鼎的大梁三雄,军中影响力甚大,哪怕杨堪只是其庶出子弟,但是他毕竟是杨氏血脉,而且在广胜军中亦是担任过军都虞候的人,如果不是广胜军惨遭裁撤,也许这个家伙已经坐上军都指挥使的位置了。

    能把杨堪拉到固始,足以带动一大批人追随他而去,这可能会有一些副作用,那就是杨堪影响力太大,跟随他去的人太多,而且实力都不俗,一旦在固始军里站稳脚跟,这可能会对自己在固始军中的地位构成威胁。

    不过江烽现在还顾不上这一点,蔡州军进攻固始是势在必行的,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聚合到一批足够的力量,固始军的结果就只能是灭亡,而杨堪他们这帮人就会是自己重要的臂助和砝码。

    拉到杨堪他们这帮人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能够极大的加强自己与大梁这边的联系,借用他们的资源,自己可以在固始更好的发展壮大,当然弊端一样明显,蔡州不说了,淮北方面也一样会不待见自己。

    不过现在淮北被蚁贼折腾得自顾不暇,自己首先还是只需要应对蔡州,而且拉到这样一个靠山,也可以更好的向南面的鄂黄杜氏索要支持和帮助,想必这个时候鄂黄方面会对固始的信心大许多了。

    至于说和杨堪这一战,他心里也并不怵。

    三皇炮锤之术已经在自己和郭泰这一战中彻底展示了其威力,这种威力还不仅仅是击破了对方的金刚不坏身,其实江烽也知道正如郭泰所说,他的金刚不坏体刚刚入门成功,还欠缺足够的砥砺纯化,金刚不坏体这种功法是越精纯也能显现出威能,再给郭泰半年时间砥砺,只怕以现在自己的实力还真的无法击破对方这第一重金刚不坏身了。

    但他在提升,自己也不会闲着,之前他得到三皇炮锤奥义时间太短,尚未真正把三皇炮锤之术运用于元力玄气中去,通过郭泰这一战,他已经感受到三皇炮锤的刚猛雄劲。

    击破对方金刚不坏身时,那种透体而出的无匹劲气已经让他多了积分惊喜,他意识到自己最初的猜测有些谬误,三皇炮锤并非只能用于肢体接触来发力,它一样可以外放而出,只不过这对元力玄气的要求更高,但是这对江烽来说却不是大问题。

    杨堪虽然比郭泰武道修行更强,他的冰王戟也是自号汴梁十二名刃之一,但是强不强,是不是名刃,还是要等到一战之后才知道。

    扑面而来的香风鬓影把江烽从思考中拉了回来,鞠蕖已经急不可耐的跑了过来仔细的察看着江烽的面部,如果不是周围人实在太多,她都要拉住江烽好好检查江烽全身了,尤其是江烽嘴角鼻腔溢出的血沫更是让她胸腔子都揪紧了。

    从一开始鞠蕖就觉得心里发虚,当对郭泰祭起了金刚不坏身之后,她更是心都颤抖起来。

    这种强弓硬马的打法对于鞠蕖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她从小修行就是要从对方最薄弱最难以防范的一侧出击,力争要以最小的代价最短的时间解决对手,所以卢高才会说自己这一身武技并不适合战场。

    对于鞠蕖来说,适合不适合战场不重要,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能够杀死敌人就行。

    但这种场合下,鞠蕖知道自己是不适合出面替代江烽一战的,这关乎一个男人的尊严,一个群体的荣誉。

    她只能在内心里默默祈祷。

    似乎感受到了来自身边女孩的目光担心,江烽咧嘴一笑,接过女孩递过来略带香气的丝巾,还真有些舍不得擦拭嘴角鼻腔的血迹,但看着女孩坚持的目光,江烽还是很知趣的把嘴角鼻腔的血迹拭去了。

    把丝巾拿在手中,想了一想,江烽还是讲丝巾放进了自己胸襟下,这个有些意味深长的动作让鞠蕖脸顿时红了起来。

    “还给我。”犹如蚊蚋般的声音从鞠蕖这样一个素来爽利大方的女孩嘴里出来,还真有点儿让江烽感到些许触动,也许每个女孩子都有她柔媚温驯的一面,只不过要看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了,“我打算洗干净之后再换给你。”

    “不用,还给我。”鞠蕖犹豫了一下,态度坚决起来。

    “不,我说了,洗干净之后还你,说到做到。”江烽态度也很肯定。

    注视着江烽,鞠蕖轻轻咬了咬嘴唇,把脸转到了一边,而那一抹刺眼的箭簇伤裸露在江烽面前。

    江烽心中叹了一口气,虽然表面上这个女孩口口声声不在乎脸上的这一处伤痕,但是每一个爱美的女孩子又如何能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尤其是像鞠蕖这样本身在其他方面就有些自卑的女孩子,在这方面又添新痛,就更敏感了。

    “放心吧,蕖娘,我说了,你这伤我真的能治好,回固始之后,你就知道我的本事了。”江烽笑了笑,小声道:“好了,我要调息了,你帮我一把。”

    听到江烽这么一说要调息,而且要让自己帮他一把,鞠蕖心境似乎一下子就好了许多,她知道这种激战之后而且带有内伤的调息很重要,尤其是江烽还要和另外一个更强大的对手较量,这种养护调息就更重要了。

    不敢怠慢,鞠蕖也凝神提气,“我帮你疏导经脉,你动用元力修复气机。”

    江烽微微点头,却不言语,只是双腿叉开,双拳轻提。

    一连串的拍击敲打落在江烽的肩、颈、脊、腰四处,淡淡的阴凉气机被牵引带动,江烽也顺着鞠蕖的敲击,不断鼓动全身元力把每一处气机感应串通起来。

    很快这一股股气机如涓涓细流汇聚在一起,迅速在体内循环起来,细密的汗珠在江烽额际渗出,伴随着体内气机运转越来越圆融,江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那些细微的骨裂和内腑伤势正在迅速的弥合。

    气运三转,江烽这才舒气收功,这一轮调息基本达到了目的,足以让自己面对杨堪的挑战了。

    看见江烽收功,楚齐和陈实两人才忙不迭跑过来。

    先前虞侯大人和蕖娘子之间的那点儿暧昧二人都看见了,虽然都觉得蕖娘子如果能够嫁给虞侯大人为妾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但是蕖娘子的脾性还真有可能让虞侯大人后宅不宁,尤其是蕖娘子的武技水准甚至比虞侯大人更强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状况,就更不好说了。

    “这是一次机会,你们俩要看多揣摩,今天来的人都是汴梁一时俊杰,也许日后你们也会走上和他们一样的道路,面临的挑战会更严酷,因为我们要面临的不是切磋,而是搏命!”

    江烽看着二人兴奋得发红的面孔,也知道两人肯定是被今日的盛况所震撼了。

    对楚齐和陈实二人来说,今日的在固始军中,能比楚齐和陈实武技更强的人并不多,大多数好手也只是出于锻骨期,而在这里,不敢说结体高手多如狗,天境强者遍地走,但是他们一辈子都未见过这么多强者高手了,和固始军那点微弱力量相比,今日的一幕幕都让他们目不暇接。

    尤其是刚才虞侯大人大战拥有金刚不坏身的郭泰展示出来的绝世风范,更是让二人震撼得全身发烫。

    他们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强者风范,虽然固始攻防战更残酷惨烈,但是却远不及这种高手对决看得人赏心悦目,令人心潮澎湃。

    当虞侯大人和那个全身金鳞浮现的家伙最后对决几击时,他们俩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恨不能自己上去搏杀几招也死而无憾了。

    “虞侯大人,刚才你和那个郭将军搏杀时实在太霸气了,金刚不坏身都被您击破了,那边押您败的人,输得连裤子都没有了,陪不上,欠了一屁股的债,太可笑了,只可惜大郎不让我去押,否则我这五百钱,就能赔回来一贯五了。”陈实忍不住在江烽面前唏嘘,一脸崇拜之色,“不过那些人都还是觉得您可能会败在杨将军手下,说杨将军的冰王戟是汴梁十二名刃之一,在广胜军中也是少逢敌手,这柄冰王戟乃是杨将军在他在他弱冠之年时从他伯父手中靠一战赢回来的,在杨家都算是一件宝物。”

    “是啊,虞侯大人,您和杨将军要斗兵刃,您用什么武器呢?”楚齐也有些担心,目光已经望向那边有些喧闹起来的对面。

    “我?嗯,就用你这背上把斩马刀吧。”江烽的目光也已经望向了对面骚动起来的人群,没有理睬两个被自己一句话震惊莫名的家伙,就这斩马刀?

    手中一双冰银色的斑斓大戟只是轻轻一荡,一轮银波便冉冉浮动扩散开来,杨堪雄健的身躯岳峙渊渟的往那里一站,人群自然而然分散开来,引来一阵阵惊呼,里边甚至还夹杂着不少女性的尖叫声。

    看样子这家伙还有点儿师奶杀手的味道嘛,江烽不无恶意的想着,却是顺手从呆若木鸡的楚齐背上抽出斩马刀,缓步前行。

    杨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立定身体,举目望去。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确有点儿大将风范的气息,就是这么顺手从下属背上抽刀的动作都这么恣意放纵,如行云流水,卷舒汪洋,那脸上不羁洒脱的笑容更是说不出的豪迈大气。

    也许自己真的要败在这家伙手上?

    真要去给他当下属?

    不,不可能,杨堪摇摇头,下意识的要把这种不良预感彻底甩掉,他很清楚如果有了这种心迹暗示,在搏杀中便会产生一种束缚的感觉,只是他却有点儿控制不住。(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