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节 骑虎难下
    readx();    连江烽都没想到这一趟本来是十分寻常的切磋,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和长安一样,洛阳、汴梁都是盛产游侠儿的地方,号称中土游侠三圣地。

    长安居首,汴梁次之,洛阳再次,而像扬州、杭州、江陵、襄阳、南阳、晋阳、益州这些地方虽然也算是通都大邑,但是游侠风气却远不如三都,甚至连幽燕之地都颇有不如。

    自古燕赵出侠士,河朔三镇之所以能以军队战斗力啸傲群雄,魏博牙兵号称天下第一牙,不是说他们有多么严密的军纪,恰恰他们军纪最差,也不是他们武技有多高,就靠的是那股子铁血刚烈的杀伐气息荣登牙兵第一宝座,而这也是游侠气息最外放的一面,当然他们的骄横跋扈也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人越多的地方,江湖水就更深,为名,为利,为荣誉,为颜面,为斗气,都可能演变成江湖中的种种杀伐纷争,如果再牵扯上门户之见,阀族之争,那就是更无休止了。

    也正是这一幕幕刀光剑影的逞强斗胜成为战场交锋间隙中的小插曲,也成为这些大都市里边风花雪月的最喜闻乐见的花边曲,闲人野汉们甚至是达官贵人们无不对此趋之若鹜。

    江烽的确小看了汴梁人对这类事儿的热衷程度。

    数十年来汴梁城还从未遭遇过战火,哪怕是黄巢之乱时,汴梁城也未曾沦陷过,而当大梁正式立国之后,汴梁城甚至连被敌人兵临城下的时候都鲜有一见,也正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繁华安逸生活,使得汴梁人对于风花雪月的追求达到了极致。dudu1();

    无论是角抵相扑、马球、蹴鞠、牵钩、斗禽都能引来无数人的追捧,而相比之下,像这种比角抵相扑更为热血,对抗性更强的武道切磋就更让人心驰神往了。

    如果江烽是在第二天就来赴这个约,也许还好一些,毕竟那也是晚上相约,第二天许多人还不知晓,但是他却拖到了第三天,经过了第二天的发酵,更加上有心人已经把江烽的身份给抖露了出去,这场龙虎会就有点儿甚嚣尘上了。

    上百人早已经在小校场里候着了,人声鼎沸,看得江烽几人瞠目结舌,这简直就有点儿煮酒论英雄的味道啊。

    说是小校场,其实就是两个破烂的辕门遥遥相对,夯土压实的地面还算平整,这里曾经是被裁撤与十多年前的龙虎军军营遗址,但现在虽然被叫做小校场,但是实际上更像是一个大杂货市场。

    随着龙虎军这支昔日禁军第一军被裁撤,这里也就变成了被军队家眷子女们侵占下来的坊市,只剩下原来的较场和辕门还立在这里,成为了城东这一片里军人子弟和军中好勇斗狠者较量的好去处。

    在这十多二十年里,大梁在关于禁军编制问题上始终是三心二意,时而大手笔的裁撤主力军,时而又不遗余力的重组重建,使得很多人都对此无所适从。

    像广胜军裁撤于五年前,使得大批广胜军的大小军头们,要么就是被裁汰下来编入到其他军,要么就是黯然退出,成为历史,龙虎军裁撤于十多年前,也就是在朱允上台的头一年,也是引发了很大的动荡。dudu2();

    在江烽看来,只怕也只有大梁才经得起这么大的折腾,一支军队动辄上万人,像龙虎军和广胜军这种基本上都是属于主力军级别,大多配置两厢,满编就是五万人,哪怕实际上达不到五万,但两三万肯定是有的,就这么说撤就撤了,尤其是在大梁周边还有着如此多虎狼环伺的情况下,大梁仍然敢这么干,也足以说明大梁的底气了。

    当江烽看到常昆和崔尚也都笑吟吟的出现在人群中时,也就估摸着今日这么大的阵仗多半是和这二人脱不了干系的。

    “常兄,崔兄,这是何意?”江烽和被唤作杨七郎的杨堪杨佑廷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先行走到了常昆和崔尚这边,皱着眉头道。

    “二郎,汴梁如此之大,谁人知晓你?固始在什么地方,存在有什么价值,固始军的意义何在,崇政院里有几个人知道?政事堂的人怕连固始属于山南还是河*北都弄不明白!你想要达到目的,不增加自己的名望,行么?晚上你不是要和李固将军见面么?正好,这一场切磋可是能为你增色不少呢。”

    常昆目光复杂,似乎也有些感触。

    江烽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刚才和杨堪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了,来的人不少,尤其是其中明显有些官宦子弟,还有一些人身上透露出来的骁悍之气,显然就是军中将领。dudu3();

    杨堪并未为他介绍,只是简单介绍了几个想要和江烽切磋的朋友,但即便是这样,这几个想要和江烽切磋的角色也都超出了江烽的预料。

    除了杨堪之外,起码还有两人都是和杨堪级别相仿的人物,甚至还有一个已经是触摸到天境初阶太息期的高手。

    这让他心里不禁有些打鼓,这帮家伙是想要干什么?真的想要让自己在这里出乖露丑?或者还有其他目的?

    “常兄,那也用不着这样吧?我的水准如何你们也知道,本来不是说好就是一个切磋么?搞这么大阵仗,万一贻笑方家,岂不是……”江烽沉吟着道。

    “二郎,你的意图我们都知道,如果你不能表现出足够的实力,你怎么赢得他们的认同和尊重?没有认同和尊重,不但他们不会追随你,你一个固始假虞侯能给出什么许诺?恐怕还不值得这些人背井离乡吧?另外,,恐怕李固再怎么摇旗呐喊,恐怕都难以说服崇政院那边相信你固始可以抗御蔡州军的侵袭吧?”

    崔尚的言语很直白犀利,江烽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是实。

    正如昨晚卢高所说,自己若是不能表现出足够的实力,袁氏三驹来上两个,再带上三五千兵马,并可直接斩将破城了,你固始连一个可以和袁氏三驹正面相抗的角色都没有,怎么和人家玩对抗?

    铁戟横天袁无畏虽然在袁氏三驹中排第二,但是那是以年龄来排序的,真正论实力,袁无为就不说了,明显高袁无畏一层,就是比袁无畏小两岁的袁无敌都要强于袁无畏。

    术法道藏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扭转局面,但是像这种大规模的城池攻防战上,无论是罗真还是许静的水准,都还制作不出可以改变这场战事结果的术法器具来,一两具无边落木或者地龙翻身这样的术法道具在这样的大战中只翻起些许小浪花,更不用说袁氏一样可能会携带术法师和术法道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