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六节 梨山一脉
    “鞠师妹!”当那名华服男子走入房间时,江烽和鞠蕖都站了起来,迎了过去,“这位就是江虞侯了?”

    潘楼无疑是当下汴梁城最具名气的一座酒楼,虽然和丰乐楼、齐乐楼、遇仙楼的规模相比还略小一些,但是这里近邻汴河,小院楼廊回转,自有一番风韵。

    门口扎起的彩楼欢门高达两层,梯形檐子上,每层的顶部都结扎处山形的花架,以各色花鸟异兽为图案的装饰物琳琅满目,而眼下垂挂的流苏以及酒楼里内打造出来的藻井更是透露出浓郁的贵气。

    沿着大门转折更是一连串的园林,这本是这汴梁城里潘姓富商的庭院,因为位置奇佳,便被另一潘姓巨贾买下,经过装修之后以潘楼的名义开门营业,迅速成为这汴梁城一处雅致所在。

    江烽把设宴地点定在这里也是经过了一番考虑的,这里距离天兴军军营不算太远,估计鞠蕖这位师兄师姐局所距离这里也不会很远,兼之这潘姓巨贾据说和天兴军两大军头李固和杨审皆有姻亲关系,所以这里的确是最合适的所在。

    “尚师姐她……”鞠蕖有些惊讶,怎么只有这位师兄一人前来?

    “她有了身孕,不方便出来。”华服男子有些矜持的点点头,目光却落在鞠蕖脸上转了一圈,有些愕然:“师妹,你这脸……”

    进了房间鞠蕖的帷帽便取了,脸颊上那一处箭簇伤格外醒目,破坏了整个原本轮廓相当饱满圆润的美感,让人扼腕不已。

    昨日里江烽带着鞠蕖去的时候,也引来一干人侧目,只不过鞠蕖是男装打扮,众人虽然遗憾,但也无人提及,但今日里本是熟人见面,自然一下子就让对方吃惊不小。

    “卢师兄,没事儿,小伤,已经没事了。”鞠蕖脸色掠过一抹异色,但随即恢复了正常,抱拳一礼之后,“那还要恭喜卢师兄和尚师姐了。”

    “呵呵,你师姐也不易,有时间你去看看你师姐吧。”华服男子的目光终于回到了一直含笑不语的江烽身上,“我和鞠师妹多年未见,江虞侯见谅了。”

    “卢虞侯大人客气了,多年习艺,师门情谊,难免。”江烽也是抱拳一礼,华服男子也是回了一礼,这才在江烽的延请下入座。

    江烽也一直在打量着这位源出梨山一脉的卢高卢虞侯,以三十之龄位居天兴左厢第六军的虞侯,也算是相当了得了,只不过对方望向鞠蕖的目光有些诡异,让他有些不太舒服。

    “鞠师妹武技已然大成了,可喜可贺啊,只可惜你尚师姐在这方面却缺乏天赋,……”卢高摇晃着头,似乎颇是遗憾。

    江烽却注意到鞠蕖白皙异常的面庞上掠过一抹羞红和恼怒,让他有些不明白这卢高的话语里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不过料想此人怕也是对鞠蕖有些想法。

    想到这里江烽也有些感动,以鞠蕖直爽的性格,能够为自己而专门来找这个她并不愿意见的师兄,只怕内心也是相当憋屈的,尤其是还要面对此人言语上的调笑,更是难为鞠蕖了。

    只是这个时候他却不好插话,毕竟对方也算是师门同枝,自己插话显得有些无礼。

    好在这家伙还算是乖觉,很快就把话题拉了回来,“江虞侯从固始来?”

    “对,某来自固始。”江烽也不卑不亢。

    有了昨晚常昆和崔尚的介绍,江烽心里也有了一些底。

    天兴军左厢的主将是李固,而这家伙应该算是李固的下属,不会不知道主将对蔡州的怨恨,自己的来意也无需掩饰,完全可以向这个家伙挑明,这也相当于给对方一个机会。

    这家伙能这么年轻就混到军虞侯的位置上,而且还是庶族出身,只怕不单单是他武道水准超群那么简单了,看得出来头脑也是相当灵动,应该明白自己来意对他意味着什么,无论李固最终能否接受,事后是否成功,起码也能让他拉近与李固的关系。

    一边说话,江烽已经提起酒壶替对方斟上酒。

    酒是潘楼自酿的仙醪,在汴梁城里也是享誉一时,之前这仙醪潘楼是概不外售,只在本酒楼自用,后来随着其他酒楼的各色自酿名品打响名声,潘楼才开始将仙醪外售,但据说始终要比这潘楼自用的仙醪略逊几分口感。

    看得出来这位卢虞侯也是潘楼的常客,对于仙醪的滋味也是颇为欣赏,江烽尚未举杯,对方便已经一饮而尽。

    都说酒是最好的感情催化剂,毫无疑问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好酒之人,两壶仙醪一下,气氛似乎也一下子融洽了许多。

    “好酒!二郎,我还是唤你二郎吧,你是鞠师妹的好友,那也就不是外人,你的来意鞠师妹已经和我隐约提起了,你的情况我也大略了解了,你希望我帮你引荐几位能在崇政院里说得起话的大人,这不难,不过我倒是想想要问问二郎,既然你固始军已无立足之地,何不趁机在固始大捞一把走人,来这汴梁城里做个富家翁,岂不快哉?”

    借着几分酒意,卢高的言语也显得放肆许多,“那固始乡间小县,你那区区千把县军能济得了什么事?蔡州兵可不是蚁贼,我们天兴军和蔡州军就在陈州交过手,当时我还是都头,宛丘一战,我们天兴军阵亡三千余人,三军被打散,当然蔡州军也没能好过,无为天王袁无为与厢主在宛丘城墙上一场大战,某是亲眼目睹,若非袁无敌加入战局,厢主便能斩杀袁无为于当场!”

    “哦?当时厢主可是李固李将军?”江烽也很希望多了解一些当年梁军和蔡州军一战的实情,好奇的问道。

    “不,当时天兴左厢厢主乃是寇隆寇将军。”借着酒兴的卢高显然也有些得意,也是有意要炫耀天兴军的辉煌历史,“寇隆寇将军乃是寇彦卿大人嫡子,一双铁锏横扫卫州无敌手,昔魏博牙兵肆虐,不服王化,便是被寇将军父子一力格杀!”

    听得袁氏三驹中包括无为天王袁无为在内的两子双战前任天兴军左厢厢主,而且还是争夺陈州州治宛丘一战的城墙上大战,江烽也忍不住有些热血沸腾。

    从战事结果来看,蔡州军未能夺下宛丘,至今宛丘依然在大梁控制之下,只是陈州大溵水以南三县自此却被袁氏占领,陈州至此也是一分为二成为南北陈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