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七节 短板
    在获知鞠蕖的师兄卢高属于天兴军所部之后,江烽也才现自己手中的资源是多么匮乏。Ω网WΩWLWC

    这个假虞侯不好当啊。

    作为历史系的高材生,他当然知道天兴军是梁军的禁军主廉一,但是天兴军的规制沿袭,天兴军现在的主事者,以及所有一切关于汴梁的情报都少得可怜。

    他甚至无法做出一个如何应对的方略就懵懵懂懂来汴梁了。

    这也的确怪不得他,这年头由于交通不便的限制,除了通过斥候来刺探敌方的情报信息外,也就只能通过来往四方的商贾旅人来了解各地的情况了。

    而像商贾旅人一般说来他们更多的心思是放在了各地的货物价格波动上,对各地政治军事上的消息了解甚少,也没有多少心思去过问,所以在这方面要想收集到想要的情报也是难度很大。

    而斥候的情报收集的成本一样很高,以光州刺史府下录事参军所辖斥候队也不过区区二十余人,不说斥候的专业培养训练,仅仅是日常工作都耗费巨大,所以在收集情报上也同样是有针对性的。

    光州方面当初确立的情报收集主要就是放在了申州、南阳方面,其次才是蚁贼、黄州、寿州以及蔡州。

    当初蔡州本来也是排在第一序列的,但是随着蔡州与光州的“结盟”,针对蔡州的情报收集放在了第二序列,而江烽也正是因为被许望侠所不喜才被“配”去收集蚁贼的情报,所以他去了一趟南阳才会让许望侠勃然大怒,因为他出了自己的工作范围。

    鞠蕖的这位师兄卢高也是五年前就已经离开梨山派前往梁王府效力,据说曾经在梁王府担任过一段时间侍卫,两年前进入天兴军担任宣节校尉只是这宣节校尉只是代表品轶,在天兴军中担任的实际军职鞠蕖却一无所知。

    鞠蕻所以对这位师兄如此了解,也还是有些个中原委,她原来在梨山派中一位关系良好的师姐已经成为这位师兄妾妇,这位师兄虽然也是庶族出身,但是因为天赋甚高,且在梁王府颇得信赖,所以也迅成为梁王府侍卫中得宠人物,也正因为如此才得以从侍卫中脱身加入天兴军,并成为天兴军中的军官。

    能够了解到这些情况,也是因为鞠掴位师姐在一年前回了一趟师门,大概也有点儿衣锦还乡的味道在里边,所以免不了多炫耀了几分,才让鞠蕺晓这些情况。

    “那你知道你这位师兄家居何处,你的这位师姐告诉过你么?”坐在房中胡椅上,江烽好整以暇的问道。

    “这却没有。”见江烽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鞠扌些恼怒,“我有事没事儿问别人撞么地方干啥?我当初也没有想过要来找她,她嫁给别人为妾也不是什么得意的事情,我不喜欢她那种骄矜味儿。”

    “理解,理解,不过揎,我现在却急需你这位师姐和师兄来搭线,我们已经出来快十日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需要眷见到梁王府中大人,政事堂或者崇政院里大人的皆可。”

    江烽也不在意,他也没那么多心思来和鞠蕖调笑了,从汴梁城里的情况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原本以为可以从汴梁城里形势气氛来观察一二,但现在看来,还是衅了汴梁城的规模和梁王治下的大气,也难怪能够在诸藩的围攻下数十年不倒,这不是随便谁都能做到的。

    他也意识到了只怕自己日后需要专门安排人来经营汴梁这边的情报体系了,要想在中原大地上混下去,除了得有足够的本钱,还得要看汴梁的脸色,既然固然不容于蔡州,那么就势必要找到一个足够的靠山来,只是这梁地和固始之间相隔甚远,却还需要琢磨如何来摆脱这个不利因素。

    迟疑了一下,鞠薮着江烽平静的目光,心中也有些着恼,这个家伙就不会说一句好听的话来,只是她也感觉到江烽的心境不太好,不知道出门的时候还不错,怎么出去了一趟之后,反而就不好了呢?

    “好吧,我明日里便去寻她,怕只能先去天兴军那边问一问,未必能直接见到卢师兄本人,只能先问到卢师兄家居何处。”鞠夼嘴唇不高兴的道。

    “嗯,这样就好,只要能找到你师兄家里,你便可以和你那位师姐联系上,看看能不能请你那位师兄出来忻。”江烽看了一眼房外,汴梁城的夜市似乎才刚刚开始,也难怪唐人早云: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水门向晚茶商闹,桥市通宵酒客行,都说夜市是在宋朝才开始解禁端,哪曾想在这个时代便如此兴盛了。

    鞠扌些不高兴,可能也和自己扫了她的兴有关,毕竟还是一个年轻女孩子,好容易来了这天下第一繁盛的汴梁城,却只是逛了这么一小圈儿,甚至连汴梁城夜市的五分之一都未曾逛完,自己就打住了,也难怪对方不高兴。

    看见鞠蓼头微点,江烽想了一想才又道:“我要出去一趟。”

    鞠薤惕的问道:“这个时候,你要上哪里去?”

    江烽似乎也觉察出点儿什么味道来,笑了笑,“楚齐和陈实他们二人不去,我打算一个人去,不是你想象的那些地方。”

    鞠蕖脸色微红,似乎是有些忸怩,“谁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想些啥,这个时候出门,你要去干啥?你这点儿本事也敢胡乱出门?”

    “至于么?这汴梁城里,梁王脚下,谁敢放肆?”江烽打趣道:“我就出去走走。”

    “信你才怪,大郎和四郎不去也罢,但我要跟着你,免得你被人给杀了都不知道。”鞠蕖不依不饶:“一个袁无畏都把你给打得落花流水,差点儿丧命,这汴梁城里更是龙蛇混杂,你去的地方肯定不是啥好去处,稍不留意只怕就要出事儿,我得跟着你,免得你出事儿。”

    江烽想了想也是,先前问了问自己要去的地方,是汴梁城里典型的贫民窟,真正鱼龙混杂之处,有揎这样一个金牌打手护驾,的确要安稳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