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五节 老奸巨猾
    轻轻叹了一口气,坐在下首的壮年男子何尝不知道直学士大人的意图,他也一样认同直学士大人的观点,蔡州袁氏已成肘腋之患,如不尽早铲除,必成心腹大患,以其所处的位置来说,甚至比河东晋地沙陀更为危险,只是这一却很难得到武人们的认同啊。

    似乎是觉察到了下首男子的忧虑,清癯面孔的男子淡淡一笑,“子周,何须这般沮丧?都是为梁王殿下效命,纵然有些纷争,大家也都明白利害,只不过在轻重缓急上看法有所不同罢了。”

    壮年男子则不太认同自己上司的意见,或许的确是在轻重缓急上看法不一,但是这却不是简单的意气之争,而是涉及到诸多利益,即便是梁王殿下也一样需要权衡各方利益,不敢轻下决断。

    “直学士大人,属下明白您的意思,固始的存在的确是蔡州袁氏背后一根芒刺,但是这颗芒刺太细了,价值不大。当初我就力主扶持光州,促使光州兼并申州,一方面可以阻遏南阳势力东侵,一方面则可以制衡蔡州,只可惜……”

    壮年男子摇摇头,当时这个意见也是得到了上司的认可的,只可惜上司只是崇政院的一个直学士,上边还有院使、副使以及判官,院使大人倒是有些意动,只可惜遭到了副使和判官大人以及其他几位直学士大人的反对。

    当然他也能理解,当时的情形是晋地沙陀直逼怀州和陕州一线,尤其是陕州那边,河东晋军急欲拿下陕州以便于打通虢州,将陕州和虢州连成一片,己方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尤其是在泰宁军加入战团之后,己方实际上已经处于全面紧绷的状态,根本抽不出更多的精力来经营南面。

    光州许氏主事者亦是鼠目寸光,迫不及待就对蔡州抛出的诱饵动心了,也不想想袁氏枭獍其心,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好意来助你吞并申州?其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现在的袁氏气候已成,吞并了光州之后,已经让其有了相当广阔的战略回旋余地,而同样南阳也在这一战中吞下了申州,从一府二州变成坐拥一府三州之地,同时也把手伸进了淮南道。

    可以说现在无论是南阳还是蔡州势力都得到了极大增强,他们可以更游刃有余的加入到对梁地的包围攻势中来,梁地的局面日后可能会越来越艰险,只可惜许多人却看不到这一点。

    壮年男子脸上的忧色落入清癯男子的眼中,他沉吟了一下这才缓缓道:“固始的确是弹丸之地,你说这固始是颗芒刺很精辟,但是我不同意你说的这颗刺太细,细,不要紧,关键能不能在关键的时候扎对地方。”

    壮年男子微微动容,“直学士大人,您觉得这江某来汴梁……”

    摇摇头,清癯男子目光游移不定,“现在还不太好说,梁王殿下心思不定,那帮武人也是吵嚷着要对蒲州用兵,理由就是盐价居高不下,治下民怨沸腾,殿下有些动心,可是……”

    “万万不可!”壮年男子大吃一惊,一急之下站起身来,“蒲州乃是河东命脉,若是一动蒲州,沙陀人势必要拼命,而且蒲州如果落入我们手中,京畿势必震动,关中不会意识不到,这是在逼关中和沙陀人联手啊,而一旦关中和晋地沙陀联手,势必要把南阳牵扯进来,届时整个东线都会全面吃紧,如果这个时候泰宁军和感化军还有蔡州军都加入进来,我们将会面临比三年前更恶劣的局面!”

    这其实就是一个以西线、北线还是东线为战略重心的问题。

    西线暂且可以不论,正如壮年男子所说,关中李氏和南阳刘氏现在还不是梁地的最大敌人,这两地论实力居中,虽然也敌视汴梁,但是他们主动进攻梁地的意愿并不强,除非在情况极其有利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加入战局,所以只要不过分刺激对方,这两地轻易不会加入战局。

    关键在于北线和东线。

    北线就是晋地沙陀,这是汴梁不共戴天之仇,但是无论是汴梁方面还是晋地方面都很清楚,除非出现特定的局面,谁都无法打倒谁,但是双方都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对方,只要对方露出破绽或者局面不利,他们都不介意主动出击去咬对方一口。

    而东线的情况要较为复杂一些,东北方向的以郧州、济州和兖州为中心的泰宁军,以徐州为根据地的感化军,以及现在处于汴梁肘腋之患的蔡州军。

    这三块,泰宁军善战,感化军实力强,蔡州军的战斗力已经赶上了泰宁军,尤其是袁氏旗下人才辈出,屡屡有绝才惊艳之辈出现,陈州一战更是证明了他们已经具备了挑战梁军的实力,这三军一直是联袂出战,共进退,虽然他们三家任何一家甚至两家加起来都无法和晋地沙陀一家比,但是若是三家联手,那就足以对梁军造成巨大威胁了,尤其是在晋地沙陀一样可能随时加入战局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下如果促成了东线的关中李氏、南阳刘氏与晋地沙陀联手,那么东线三军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也就是说就会真正演变成为一场全方位的围攻,其局面危险程度将会远远超过三年前,要知道三年前关中李氏和南阳刘氏都还是没来得及出兵,现在他们若是担纲为主力承担梁军压力,那么东面三军攻过来怎么办?梁军再强,也不可能同时应对六方的围攻,那几乎就是亡国之兆了。

    清癯男子满意的点点头,“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那帮武人一直在梁王面前吵闹不休,而且亦有不少盐商在梁王面前游说,我担心梁王一时耳软,听信了这帮人的谗言啊。”

    “那直学士大人您的意思是……”壮年男子听出了一些端倪来,心中也是微动。

    “现在暂不下结论,先看看这个江某到汴梁之后的动静吧,我相信他既然能来汴梁,自然也有他的门道,到必要的时候,我们不妨助他一臂之力,或者为其指点迷津。”清癯男子悠然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