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四节 撬动
    和梁地的其他州郡府城不同,汴京城不夜禁,这是真正的不夜禁,而不像诸如南阳、襄阳、江陵、寿春这样的地方只是部分街区坊市不夜禁,而汴京城是真正的全城不夜禁,除了特殊情况下,城门都十二个时辰不闭,当然,不是每座城门夜里都不闭,会有选择性关闭一些城门,开放一些城门。

    像汴京城这样的情形,除了长安,就再无其他城市能做到,甚至连洛阳都无法做到,到了夜里,一样要关闭城门。

    据江烽所知,几十年来,汴京有数的几次关闭城门,基本上都是晋军铁骑突破了河水天险导致汴京城闭门外,其他时候,哪怕是泰宁军和感化军打到了曹、宋二州与开封府也就是汴州交界一线,汴梁城的大门依然敞开,这就是梁军的底气。

    三个城门洞,除了居中最大的城门洞是用于紧急时候军队出动时使用的外,也就只有梁王出行时方能动用了,而两边的侧城门洞才是日常市民商旅出入的主要通道。

    这个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排在进城一侧的商旅市民已经形成一条蜿蜒的长龙,若是普通商旅市民倒也无妨,径直而入,也没人阻拦盘问,主要还是大型的商队,像驴驮队、牛车队,或者单个的太平车运货入城,士兵们便要选择性的查看了。

    比起叶县的景象,这汴梁城外的热闹何止十倍?

    仅仅是饮食摊点便逶迤一两里地,各色售卖日常生活所需的物事更是绵延在官道两旁,人来人往,呼朋唤友,谈笑打趣,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置身于其中,才能感受到这份喧嚣繁华,江烽和其余三人都禁不住被这份纸醉金迷的景象所迷醉,深刻感受到了汴梁城与其他城市之间的巨大差距。

    四人进城之后才发现,在城外看到的那副热闹景象,不及城内十分之一,穿过瓮城,便进入了真正的汴梁城。

    江烽一行四人是从南熏门入城的,这里是从南边入城的主门,从官道上过来的商队大多会选择从这里入城,而熟悉汴梁的老客则更愿意从东边的陈州门或者西边的戴楼门进城。

    无论是江烽还是其他三人,都是第一次来汴梁,江烽虽然在斥候队里时深入梁地多次,但是却从未来过在梁地偏北的汴梁,更多时候还是在在偏西和偏南的汝州、许州以及河*南府境内活动,而陈实虽然年幼时也和长辈来过汴梁,但是那也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汴梁城的变化也让他一样目瞪口呆。

    “你不是来过么?怎么这副德行?”楚齐没好气的揶揄着伙伴,“虞侯大人还等着你带路呢。”

    “大郎,别挖苦我了,我那时候还小,根本记得不多少,而且我印象中汴梁城变化也忒大了点儿,原来城外哪有这么多人,而且你看那城墙外边儿都也都修起了好多房舍,原来是没有这些的。”

    陈实的脸上多了几分迷惘,下意识的揉了揉脸颊,“真的,感觉好像汴梁城要比几年前热闹不少。”

    “四郎,你就想这样把虞侯大人糊弄过去?出门时你可说是来过汴梁城的。”楚齐阴着脸。

    一过瓮城门,就感觉像是走进了大集市,这种四处都是人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你根本分不清周围的人是干什么的,这种情况下要想刺杀虞侯大人实在太容易了,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虞侯大人,我是真来过汴梁,但是我可没说过我对汴梁有多熟悉!”陈实抱屈,他的确来过,但是也确实不熟悉,而且时隔多年,要让他回想七八年前的情形,哪里回忆得起来。

    “行了,走罢,这偌大汴梁城,难道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歇息处?”江烽也感觉到楚齐和陈实的紧张,摆摆手笑着道:“赶紧,咱们找个地方先歇下,这汴梁夜市闻名海外,咱们来这一趟若是不去看看,只怕也太可惜了,勾栏瓦舍,可不是光州这等地方能比的。”

    说实话,这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的,的确让人有些不踏实,不过想想这是在汴梁城里,除非是袁家未卜先知知晓了自己要来汴梁安排了高手伏击,谁会认识自己?就是袁家人里也就只有袁无畏和赵千山认识自己,总不可能把曹万川和甘全福以及熊贵他们派到汴梁城里来吧?

    以江烽的感觉,梁地这边也许看似宽松,但是这可能只是表面现象。

    朱氏一族从李唐手中夺下中原江山,朱温的骁悍果决也许他这个侄孙朱允未必学到多少,但是狠辣慎密却是半点没有丢下,从朱允继位梁王这十多年里梁军中大大小小的骄兵悍将们从未听说过有谁反叛就能略知一斑。

    至于梁地这边,只怕自己这种小角色还未曾被人打上眼吧?就算是想见个大人物都还得要通过鞠蕖的关系来找门路,所以这么一想,哪里有那么多值得担心的?

    **************************************************

    “有点儿意思。”轻飘飘的把呈送上来的文札放在书案上,捋了捋颌下长须,面容清癯男子沉吟了一下才问道:“你怎么看?”

    “直学士大人,属下对照了从那边传递来的情报,这个江潮应该就是固始军的假虞侯江烽,江潮不过是他已故长兄的名字,他假借而已。”坐在下首的男子起身一礼,在对方挥手示意下才又坐下。

    “唔,这我知道,我是问你,这江某来汴梁所为何事?”面容清癯男子眉毛微动,“这固始一地不是和鄂州那边拉扯上关系了么?怎么却突兀的跑来汴梁?”

    “直学士大人,据说此子心思极为狡狯,只怕他也看穿了杜家难以为其提供足够的助力,如今蚁贼东去,袁氏厉兵秣马,怕是要对固始动手了罢。”下首男子脸上一抹轻蔑之色,“弹丸之地,照说袁氏伸手可及,大概也是蚁贼之乱影响到了袁氏的布局吧。”

    “那你觉得这固始一地势必落入袁氏手中了?”清癯男子站起身来,在书案后负手踱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