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二节 暗流涌动 2
    许静回到家中推开门时,一股熟悉的玄神感应从身上升起,她有些疑惑的四处打量。

    家里似乎显得很安静,没有其他人,甚至连门都是关上的,姐姐的房间门也紧闭着。

    “阿姐,阿姐!”许静注视着姐姐的房门,那股子熟悉的感觉就是从姐姐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但不是姐姐的,而是别的熟悉的人,只是她却难以分辨出这个熟悉的气息是谁的。

    “小静回来了?”许宁拉开门,“今天回来这么早?”

    “博山去安丰那边去了,估计要几天才能回来,所以我就先回来了。”走近房门的许静目光落在阿姐屋里的桌案上,两杯茶水,应该是热气未消,她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阿姐,你有客人?”

    “嗯,刚走不久,我还没来得及收拾呢,进来坐吧。”许宁泰然自若的招呼妹妹,“博山去安丰买荻草去了?不是说蚁贼还在安丰肆虐么?”

    “据说一部蚁贼打下了盛唐,一部蚁贼则已经抵达寿春城下了,安丰已经被攻下了,反倒是霍丘捡了便宜,蚁贼围了几天之后就离开了。”许静也在逐渐适应现在的环境,对固始周围的局面也开始关心起来。

    固始军的斥候队目前一方面是重点关注光州和蔡州方面的袁军动静,一边也在了解蚁贼的动向,随时都有消息传递回来,许静经常和罗真在一起,自然也能知晓这些情况。

    “哦,那蚁贼刚过,博山就去买荻草,也不怕被漏下的蚁贼给遇上?或者被那散兵游勇碰上恐怕也是兵变匪了,遇上他这种冤大头,一样洗劫了事。”许宁皱了皱眉头。

    “等不及了。”许静一边解释,玄神感应也在四处游走搜索,但是那股子熟悉的气息已经慢慢消失了。

    许静注意到了窗棂微微晃动,应该是有人在自己进门之际,才从窗户出去,会是什么人?而且还是自己很熟悉的人,会是谁?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躲避自己?

    “等不及了?江烽不是很笃定的说袁家一月之内不会有动作么?”许宁讶然。

    “阿姐,现在子跃的牙营和谷指挥的中营都已经补充齐备了,急需甲胄,现在县里也没有钱去买甲胄,而且有钱也未必能买到,所以博山还是打算去自制一批甲胄。另外也考虑看看能不能在原来的草木甲基础上进一步加工,看看在防御度上在提升一些,原来的草木甲质量还是太差了一些。”许静心中怀疑更甚,但阿姐不愿意说,她也不好问,只能装出不知道。

    许宁并不知道自己妹妹的玄神进境如此之快,一进门就能感应到外人的存在,她还在为自己的反应够快得意。

    “博山的术法还是不行,这个家伙不修本源,沉迷于小道上,小静,你得劝劝他。”许宁皱着眉头道。

    “阿姐,博山也知道,可是你也知道现在这边的情况,二郎去汴梁了,也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我们的局面很糟糕,要面对袁家的大军,就可啥都缺,博山也打算要在熬过这一关之后再来好好沉下心修炼一段时间,其实这种制作也是修炼的一方面,……”许静替罗真辩解道。

    “行了,你不用替他解释了,我也没这个资格说他。”许宁淡淡的道:“好了,我倦了,你回房吧。”

    许静咬了咬嘴唇,“阿姐,等几天博山回来,可能我们就要忙碌起来,我也要趁着这两天时间去一趟光州。”

    许宁脸色骤然阴了下来,“你去光州干什么?你想被袁家人抓住?”

    “阿姐,我估计袁家也对我们没有那么感兴趣了,另外我也只是到城外,不进城,我还有一些东西在那边,我想拿回来。”许静平静的道。

    许宁深深的看了许静一眼,她沉凝了一阵,“小静,我记得你说过,你师父那些东西还不是你现在能驾驭的,贸然超出你自己的玄神修为去强行启用,势必被术法反噬,你想要干什么?”

    “阿姐,我知道,师父留下的那些东西也是有深有浅,我自认为这几个月里玄神修行有了很大进境,应该可以驾驭其中几样最低浅的器具了,我想试试。”许静坚定而平和的道。

    “小静,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个人之力能够改变的,袁家如果真正要进攻固始,而江烽夸下的海口有无法兑现的话,固始不会有半点机会。”许宁看着妹妹。

    “我明白,但我看到我周围每个人都在为之努力,子跃去了鄂州,秦指挥和谷指挥都在操练士卒,黄指挥也在苦心修炼武道,进境颇快,博山去安丰为甲胄奔波,我觉得我也该做点儿什么,哪怕微不足道,哪怕改变不了什么,起码我问心无愧了。”许静的语气越发坚决。

    一直到许静离开出门许久,许宁都还沉浸在许静刚才的决绝中,直到背后传来细微的声响,许宁头也没回:“三叔,小静的话你听到了么?”

    “我听到了,没想到小静的玄神修行精进若斯,她居然都能动用玄神搜索了,幸亏我用了隐匿术,否则还真被她发现了。”声音粗率而充满了疲惫,“若是我们许氏一族还在,小静定能在术法一道上大放异彩,只可惜现在……”

    “三叔,我是问你小静的话你听清楚没有?”许宁提高了一个声调,语气却飘忽不定,“所有人都在为之努力,那我们在做什么?”

    “小宁,我们也在努力,你是许家人,许家这样的结局,你能接受么?我不能接受!当初我在你爹面前就发过誓,许氏一族不能这样消失,我们要让该付出代价的人付出代价!”声音陡然变得暴烈起来,“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是不现实不可靠的,我们只能靠自己,何况这一切本来就该属于我们!”

    “属于我们?”许宁依然语气冷淡,娇媚无比的脸庞上甚至还带有一份轻蔑,“我们认为属于我们,那就属于我们了?他们不这么认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