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节 变数
    不得不承认梁地治下的状况是令人惊讶的,蚁贼的席卷而过很显然并没有对这里造成多大的损害,起码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

    叶*县是梁地西南门户,与南阳紧邻,也是扼守伏牛山区和方城山区的要隘,其繁华程度也超出了江烽预料。

    各地的户数人数黄册都是各地秘密,从不宣之于众,而这年头隐匿人口的数量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更多的时候要想了解别的地方人口实数,更多的只能靠半评半估。

    江烽的判断,叶*县人口肯定在十万以上,甚至可能超过十五万,从县城里的商旅往来情况就能略窥一斑。

    从一个县的人口、物产、繁华程度,基本上也就能对这个地区的战争潜力做出一个大概估计,在江烽看来,梁地不愧为中原第一强藩,汝州治下一个县份,就能有这般表现,梁地自然也就有应对周遭诸阀围攻的底气。

    走了一大圈回来时,陈实和楚齐两人已经在跨院内活动,而鞠蕖也已经洗漱完毕,正在和二人说着什么。

    知道江烽出门,三人还是有些担心,看到江烽回来,心里便踏实了。

    楚齐和陈实二人倒也罢了,几日下来,已经不完全把江烽视为主将,更多了几分师长的尊崇,尤其是江烽的循循善诱,让他们这几日下来觉得思维都开拓了许多,原来从未想过的问题,现在也能下意识的考虑到了。

    鞠蕖也是如此,这让她自己心里都有些不太自在,怎么这个男人似乎就成了自己生活的中心,自己怎么就不知不觉跟随着这个男人的视野和脚步在旋转了呢?

    也许自己只是想要帮他一个忙,到了汴梁,帮他引荐一下那位在梁军中的师兄,之后就分道扬镳?一阵强烈的不舒服感让鞠蕖情绪似乎都有些受到影响。

    每到一地做这些观察和情报收集都成了江烽的惯例,这是他当斥候养成的习惯,尤其是像梁地这样的强藩,判断这样一个势力的实力,不仅仅只能看它的军队数量和战斗力,更要看它领地内的综合实力,这个综合实力是无数个细小的方面组合起来,表面看到的只不过是最小的一部分。

    按照江烽的计划,从叶*县到汴梁,如果加紧赶路,最迟四日内可到,如果夜里也赶路,那么三日内赶到也可能。

    从叶*县经襄城到许州,基本上都是河*南人口稠密区了,蚁贼虽然从这里横掠而过,但是停留时间太短,并未对这个区域造成太大影响,江烽四人虽然很想选择野地跋涉这样可以不受限制的加快速度,但是在这一带还真不好办。

    马车在这里是一个奢侈品,根本雇不到,除了高门大户有自己自备马车外,寻常驿店馆舍,能雇到的只有牛车,有那牛车速度,还真不如自个儿步行来得快些了。

    既然打定了主意,江烽也不打算忸怩什么,他准备和鞠蕖好好谈一谈。

    申州那一部军马的情况他不清楚具体详情,估计鞠蕖也不是很了解,他那位堂兄为什么会不愿意接受刘氏的招抚估计也还有内情,估计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他是鞠氏族人,一旦接受招抚,估计就只能离开军队,要么就只有孤身一人走路,刘氏不太可能接受一个鞠氏族人掌军,甚至他想要当个富家翁都难。

    抽出丝绢擦拭了一把额际的汗意,鞠蕖调匀自己的气息,低垂着的目光突然抬起来,“二郎,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让我去说服我那位堂兄带着他的兵到固始去投效你,你方才说了那么多,也没错,现在我堂兄他们的确很艰难,再这样下去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可是你也和我说过你们固始现在的艰险,蔡州袁氏势必要对固始发起进攻,我堂兄那几百人加入了固始军,是不是就能抵挡得住蔡州军的进攻了呢?”

    江烽一窒,他没想到这丫头的头脑一下子就清晰起来,看着对方灼灼的目光,江烽摇摇头:“不能,蕖娘,在面前我不说假话,就算是你堂兄的军队有一千人,加入我们固始军,只要袁军下了决心要拿下固始,我们也一样挡不住。”

    “既然如此,二郎你这不是劝我去游说我堂兄出了狼窝进了虎穴么?”鞠蕖语气倒没太激烈,只是追问:“那袁军会不会下拿下固始的决心呢?”

    江烽挠了挠头,苦笑道:“如果我是袁家主事者,肯定会下这个决心,但是……”

    “但是什么?”鞠蕖不依不饶。

    “嗯,怎么说呢?蕖娘,袁氏的情形也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好,我总觉得这蚁贼从梁地一掠而过,但是却在蔡州肆虐甚久,估计给蔡州也带了相当大的损害,如果单单只是这样,也不会影响到袁军的作战意志和意图,但是我觉得这里边恐怕还有一些其他的变数。”

    这还只是江烽的一种直觉,有一些迹象,但是现在要下断言为时尚早,需要他到汴梁想办法接触了汴梁方面的要人之后,方才能作下一步的判断。

    江烽这样说,鞠蕖也就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了,目光却变得灵动嫣然,“二郎,如果你矢口否认你们固始的危险,也许我会觉得我自己看错了你这个人,虽然你说的没错,我那位堂兄也不会因为我的建议就接受,他会有自己的判断,固始适合不适合,他既然作为一军之主,自然有他的判断能力,嗯,但我还是很高兴你能和我说实话,不过你觉得现在就需要我去做这件事情么?”

    “不,虽然这件事情很急,但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我们先到汴梁,根据我们在汴梁了解到的情况,再来考虑怎么做。”江烽越发希望能早一些赶到汴梁,根据他的观察和判断,蚁贼在梁地的表现太过蹊跷,这里边恐怕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也许很快就会有谜底亮出来,但对固始是祸是福,还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