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九节 寻路
    就在江烽三人探讨着收编申州军的可能性时,鞠蕖也在隔壁的房间里的床上辗转反侧。

    作为一个在门派中苦修十年的女孩子,她对外面世界了解并不多。

    母亲未去世之前,她一年还能回家一次,但十五岁时母亲去世了,而家里甚至也开始要为她谋划嫁人的事宜了,这让她既感到茫然又感到恐惧和困惑。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和寻常女子有些不一样,母亲是胡商之女,嫁给了父亲做妾,生下了自己,父亲对自己倒是不坏,可毕竟他还有妻和其他妾,而从小在门派中长大,也让她对家里少有感情,只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似乎自己好像也一样再走许多人走的路。

    没想到刚回到家中没多久,就遭遇了这样的人伦惨变,父亲战败自尽,一家人分崩离析,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散的散,转瞬间就灰飞烟灭。

    当鞠蕖昏昏沉沉的从刘氏大军的包围中逃出来时,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所以她选择了刺杀刘玄报仇。

    只不过刘玄不是她能刺杀的,两度刺杀,除了给自己身体上留下斑斑伤痕外,毫无所获,让她意识到申州和南阳之间的实力差距,也让她意识到个人的力量要想在刘氏这样的豪门阀族面前时多么的微不足道。

    仅仅是刘玄身边就有两个天境高手护卫,而刘玄本人更已经是天境高段的强者,还有无数术法强者为他卖命,根本不是自己能碰的。

    哪怕自己的暗杀术已臻化境,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依然不够看,能逃得性命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刺杀刘氏亲贵无望,鞠家人要么散落无踪销声匿迹,要么就臣服在刘氏淫威之下,为求一命甘当顺民,这对于鞠蕖来说却成了一个无解的题,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返回骊山门派中去似乎是唯一道路,但是鞠蕖却知道自己回去之后也未必是福,现在梨山派早已无复有当年独立于世的风骨了,事实上也没有那个门派会如此,学成卖与帝王家这是一方面,而同样门派也需要地方藩阀的支持才能维系自己的地位,这也是一个相互的需求。

    鞠蕖甚至有些怀疑当初梨山派之所以选择了自己,固然可能是自己天赋根骨上佳,未尝没有自己是鞠氏子女这个因素在里边,而现在鞠家已经沉沦,再无复有申州之地,对于梨山派来说,自己的价值意义还有多大,恐怕就很难说了。

    在门派里师兄弟师姐妹中固然有不少是来自豪门望族的,但亦有不少是来自庶族寒门的,而且根据她的观察,真正能在派中获得真传和高位,还是以庶族寒门出身的为主,而像豪门望族子弟往往都是修炼到一定程度便会离开回乡,只有那些庶族寒门子弟要么留在门派中效命,要么就会被推介到诸如汴梁、关中这样的藩阀去寻找更好的机会。

    想自己这样回去,既非寒门庶族出身,但对门派似乎又欠缺了更多的价值,鞠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鞠蕖没想到在彷徨迷茫时会遇上江烽这群人。

    几天接触下来,鞠蕖对于江烽一行三人的戒备心理在逐渐消失,对江烽三人的观感也在逐渐改变,。

    虽然他们是来自许氏余孽固始军,但是鞠蕖也知道现在光州已灭,许氏比鞠家的结局更悲惨,蔡州袁氏的手段要比南阳刘氏的伪善更为粗暴凶残,这让鞠蕖在迷惘之余也有些感触。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在和江烽三人接触的几天里,大家一起跋山涉水,一起同甘共苦,虽然未曾遭遇什么生死劫难,但是这几日里相互之间的了解却也不少,尤其是江烽表现出来的沉稳而乐观的气度更是让鞠蕖有些惊讶而又好奇。

    如江烽所说他的固始军所面临的恶劣局面比蚁贼围攻之前更为危险,蔡州袁氏是个什么样的德行,已经从光州许氏的下场就能看得出来了,如果真的让袁氏腾出手来,固始军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让鞠蕖既惊讶又羡慕的是,从江烽他们身上却半点看不出惧怕和畏缩,相反,无论是江烽本人,还是楚齐和陈实这两个他的下属,这一路行来,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决心。

    她有些不明白怎么这帮人就这么自信,难道就是因为他们打败了一帮蚁贼?就觉得也可以打败蔡州军了?

    总而言之,这帮人就一块磁石一样牢牢的吸引着自己,让鞠蕖自己都说不清楚,她甚至有些惊讶的发现,这几天里虽然辛苦跋涉,但是自己的心境却好像开朗愉悦了许多,就算是江烽在进城时的那些没和自己打招呼的过头话,以及住店时的遮掩言语,都只是让自己羞意多于恼怒。

    自己真有些疯魔了,怎么就对这帮人的一切这么感兴趣起来呢?就好像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目标一般,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昏昏沉沉睡过去时,鞠蕖都还在琢磨着这个问题。

    ********************************

    晨曦在清凉的空气中渐渐染黄了整个街道,头陀们手持着铁牌子,一手以器具敲打,沿着街道高叫着,向街头巷尾报告着现在的时候。

    城门外,驴驮队驮着的麦子都早已经等候在城门处了,等待着城门的打开。

    数十个麻衣短襟的汉子已经操着乡里的方言,说笑着,谈论着,似乎是在盼望着今天会是幸运的一天,能早一些被人招募。

    对于他们来说,一天或者三五天的短工,就是农闲时候最好的挣钱方式,能每天挣上十个八个铜钱,混上一顿饱饭,如果遇上一个大方一点的东家,兴许还能捞到一顿馍。

    两个挑着草鞋的农夫也在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兴许是第一次进县城来,还不清楚该到什么地方来卖自己家里的土特产。

    城门内的胡饼店,早在五更就开始忙碌,准备迎来开门的第一波客人。

    江烽三人都起得很早,楚齐和陈实两人要养息固气,需要半个时辰,而江烽今天却没有如此,而是专门出门去转了一圈,感受了一下这个时代的县城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