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六节 观察,分析
    从这一点来说,江烽感觉梁军虽然军纪尚可,但是在这方面还是欠缺专业的防谍意识,似乎还是比起南阳方面要差不少。

    当然也许是梁军有这个底气,并不太惧怕外来间谍斥候进入梁地。

    毕竟梁地地处中原腹地,又控制着汴梁和洛阳,是与长安并称的三都中的两京。

    西京长安,中京洛阳,东京汴梁,汴梁和洛阳乃是拥有整个中原最精华的两座大城,而且在这个时空历史中,三都都未曾遭遇黄巢乱军的荼毒,异常繁华,东至东海,东北契丹、室韦、靺鞨,西到大食、拂菻,北抵小海骨利干、黠戛斯,南到广州,西南到大理、吐蕃,无论是哪里的客商旅人,士子游侠,都会自觉地向三都汇聚。

    只有去过三都中的起码两京,商人们才能说你真正领略过中原繁华,对胡商来说,虽然广州和扬州也是海商们最重要的聚集地,但是也只有来过三都中的一处,你才能说你到过中土盛景。

    而梁军也正是依靠着这两座大都市,沃野千里的出产和超过千万的百姓,以及手底下十万大军,可以无惧于周围这些敌视的诸藩,也才有这种漫不经心的作风。

    一旦梁军启动起来,就会迅速变成一具庞大的战争机器,没有谁可以单独对抗梁军,哪怕是梁军最大的敌人——河东沙陀晋军。

    一直到江烽四人身影消失在城门内,梁军都头的目光才收回来,平静的给旁边一位队正道:“记下来,固始过来的,四个人,为首者江潮,携胡女等三人,去往汴梁,传给上边。”

    ******************************

    进了叶*县县城,已然是红日西沉了,但天色仍然大亮,街道上仍然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随着李唐的陨灭,中原各地许多沿袭的唐制也在随着时代变化不断变化,像原来的坊市分离的状态被打破了。

    实际上像一般的州县城,这种坊市分离制度也本来不合时宜,尤其是现在诸藩割据,商旅往来本来就不及大一统那样便捷,而关津税也日益成为通都大邑的重要税源之一时,坊市制度就被打破了,而夜市也由此而生。

    江烽一行看到的还不是夜市,但是也可以看到叶*县的繁华一斑了。

    寻了一处合适的旅舍,一行人也就住下了。

    之所以选择这里,打着温汤的招幌大概是吸引江烽一行人的主要原因,起码鞠蕖是竭力主张住在这里的。

    这处旅舍规模不小,江烽古迹恐怕甚至比叶*县城里的驿馆规模更大,估摸着也应该是有些背景的东家才敢支应这么大的旅舍。

    不得不说在经历了几日的野外跋涉之后回归城郭生活是相当惬意的,哪怕是像江烽三人这种已经习惯于过苦日子的,能够有这样时间休憩一下,也是一个松弛调剂。

    这个时候就能看出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不同,虽然鞠蕖在这几日里表现出了让江烽吃惊的吃苦耐劳精神,但是一到旅舍里,鞠蕖就忙不迭的要求伙计替她准备沐浴的温汤了。

    “说说你们的观感。”沐浴完的江烽盘腿而坐,虽然进城行走的距离不远,但也能观察到许多有价值意义的东西了,这也是江烽给楚齐和陈实二人交代的任务。

    “城里未曾遭遇火烧毁坏痕迹,市面都相当热闹繁华,完全不像遭遇过贼劫。”陈实先说,“属下观察到城里百姓也没有太多惊恐之色,嗯,给人的感觉是两个多月前的蚁贼从未来过一般,另外在进店时也听到一名住店客人说从鲁山过来,道路上都清净了许多,往日里最担心的山中流贼基本上没有了,说都是跟随蚁贼东下了。”

    “四郎说的是,属下也发现城中商贾店铺尽皆安详,完全没有刚遭劫难的情形,照理说蚁贼如果一鼓而克城池,起码也会要洗劫一番,这才是他们的风格,而且没有粮食和武器军械,他们怎么支撑到打下一仗?”楚齐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梁军纵然再是势大,但是蚁贼前几个月也和他们纠缠了那么久,不至于就这么畏惧,这是让人可疑之处,而且他们出叶*县,又攻下了舞阳,情形如果也是这般,那就太让人费解了。”

    江烽也在思索这个问题,要说蚁贼能够在河*南府和汝州缠战数月,梁军都无法将其消灭也就罢了,也未能将其逐出自身领地,这就有点儿不可思议了,真是这样,只怕周遭的晋军、泰宁军、感化军以及蔡州军早就把它撕碎了。

    如果说梁军和蚁贼有些猫腻的话,那汴梁这边意欲何为?现在蚁贼已经东返,虽然把蔡州搅得一团糟,但是蚁贼也没有在蔡州停留太久,直接就奔颍亳寿州去了。

    固然颍亳是淮北感化军的地盘,但汴梁若是花这么大心血就是为了搅烂一下蔡州和淮北的局面,那也未免太浪费了。

    而且蚁贼这边真是这么好控制的么?江烽不认为像秦权这等人是汴梁方面可以控制的,蚁贼有他们自己的打算,不是那么好指使的。

    如果汴梁想要驱虎吞狼,现在虎已经东下了,下一步汴梁方面会不会有其他动作?

    这才是江烽最想要搞明白的。

    “你们对梁军的印象呢?”暂时还搞不明白汴梁方面的意图,而且驱虎吞狼这也是江烽臆测,没有证据,江烽也只能收回心思。

    “笃笃”,敲门声。

    “进来。”鞠蕖进来的时候本来就想发火,先前因为忙于洗浴,进城时的些许羞恼只能暂时忍着,这会儿洗浴完毕,过来却看见三人一脸肃然,本来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再怎么不通人情世故,也明白三人是在说正事。

    看见鞠蕖一声不吭的阴着脸跪坐下,江烽心中窃笑,这丫头还是嫩了点儿,有楚齐和陈实在的时候不好发火,看样子这几天的磨合,也还是让这丫头长进了不少。

    见江烽目光里没有其他意思,陈实点点头,继续说:“不太清楚驻叶*县的梁军属于哪一支,但从表现上看,军纪散而不乱,而且能感觉到就是城门口这几个士兵都是上过战场的,有那股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