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节 蕖娘
    “适才听闻诸位评论南阳刘氏,小妹心中颇多感触,所以忍不住唐突发声,望谅。”

    女子虽然身材高大,但是江烽一看此女年龄不大,也就和楚齐、陈实相仿,却是河*北口音。

    “无妨,本来就是闲谈。”江烽摆摆手,目光里有些好奇,“只是夜沉林深,小娘子一人独自在此,让人惊讶。”

    江烽的话让女子微微色变,似乎心境也一下子低落了不少,但很快女子又振作起来,“方才小妹听得大兄评点南阳刘氏行径,意犹未尽,嗯,尤其那句小胜靠智,大成靠德,小妹深以为然,南阳刘氏这般行径委实让人不齿。”

    看得出来,此女虽然貌似成熟,但是待人接物却显稚嫩,估计也是少有和外人接触,只是不知道怎么会深更半夜来到野地中,让人不解。

    “呵呵,一家之言,当不得真。”

    江烽打了个哈哈,交浅言深,是为不智,所以他不敢妄言。

    这女子也不只是何来路,但是江烽感觉得出来,此女只怕武技不俗,气机感应之下,江烽竟然无法探知深浅,这也让江烽不得不生出几分警惕之心。

    听得江烽这般客套话一说,女子有些不悦,鸦眉微蹙,“大兄何出此言?卑劣就是卑劣,难道说大兄是惧那刘氏不成?”

    被女子问得有些尴尬,江烽也不知道这种愣头青是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的,明知道还要问出来。

    现在申州可是刘氏地盘,自己在这里大放厥词,就遇上你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若是真被那刘氏耳目听到,岂不是麻烦多多?

    “小娘子言重了,不过现实就是如此,现在申州在刘氏控制下,我等不过是路过的寻常商旅,又何必在这言辞上斤斤计较,再是犀利的言辞也改变不了刘氏已经控制申州的事实,如果因此而招来不必要的事端,那就是真的在自寻烦恼了。”江烽淡然笑道。

    被江烽的话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女郎恨恨的瞪了江烽一眼,却不在争论,只是作了个揖,便径直在篝火堆边坐了下来,根本就没有理旁边虎视眈眈的楚齐和陈实。

    对于此女的特立独行,江烽无奈之余也只能接受,直觉告诉他,此女对自己并无敌意。

    每个时空每个时代都有这种和社会格格不入的角色,找不准自己的定位,被别人视为另类,却还内心不忿于别人怎么会不理解接受自己的意见。

    这种人在哪里都不少见,但基本上都是属于生活中的失败者,或者就干脆是********的角色。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连楚齐和陈实两个对人情世故尚未完全通透的少年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虞侯大人似乎对这个突兀闯进来的女子很优容,不但没有责怪对方的无礼,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关心味道在里边。

    实际上连江烽自己都觉察到了,或许是对方有些单纯明净的心境感染到了他,让他下意识的就愿意包容对方,在这个时空中,这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心态。

    想了一想,江烽给楚陈二人一个眼神示意,隔着篝火堆坐了下来,“还没有请教小娘子贵姓?”

    女子踌躇了一下,拿起一根枯枝在篝火堆里拨弄了一下,才勉强道:“你就叫我蕖娘吧,芙蕖的蕖。”

    这个时候江烽才仔细打量女子。

    篝火光焰下,女子身上的衣物显得有些陈旧,遮盖在外面的斗篷已经有不少破损之处,一个包袱背负在背后,一双软底布靴也是尘土满布,这女孩子也应该是才长途跋涉了一番的模样。

    只是这长途跋涉,却奔着山麓边上来了,目的何在?是寻人,找地,还是逃亡躲避?

    从对方藏身于树林中来看,后者居多。

    而从对方刚才表现出来的态度,以及这里所处的位置,江烽也能大略判断,只怕这个女子和几个月前自己在白河河畔的处境一样,是遭遇了南阳斥候的追缉。

    见女子似乎失去了说话的兴致,江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场面。

    说实话她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形。

    这个时代虽说沿袭了大唐以来的开放风气,女人解放程度比起前世的魏晋南北朝和后世的两宋都要强许多,但是这毕竟还是一个男权社会,女性始终还是处于一个弱势地位,像这样特立独行且又不通晓人情世故的女子,他还真是第一次遇上。

    哪怕是许静,虽然脑子单纯了一点,但毕竟是官宦人家出身,起码的待人接物还是知道的,至于许宁,那本来是就是一个九窍心,更无需多说。

    铁锅里的热水滚沸起来,因为有马,所以江烽还专门随身携带一口铁锅,这样既有助于野外宿营烧水,热水既适合饮用,而冲洗也有助于消除疲劳。

    让江烽有些好笑的是女孩最终还是期期艾艾的希望用一些热水,大概是要擦拭一下,江烽也和大方的同意了。

    篝火余烬未灭,无需江烽提醒,陈实和楚齐已经商量好了轮班值夜。

    江烽也提醒了二人可能有的危险,事实上这一夜他估计自己只怕也无法安睡。

    那女子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小心的在距离篝火余烬两丈开外的一处灌木丛边上的阴暗处休息,看得出来这女人虽然不懂待人接物,但是对野外生活也还是有些经验。

    江烽从浅睡中醒来时已经是卯时三刻过了。

    天边刚泛起一抹鱼肚白,山间林边仍然还显得有些幽暗,但是异动已来。

    寅时到卯时是陈实在负责值夜,他已经悄然的埋伏在了林边一株腰粗红楠和香果树之间,如同一头蛰伏的猎犬,静待猎物的进入。

    楚齐也已经不动声色的转移到了一处草坡后,狭锋斩马刀早已出鞘,移到了背后,随时可以爆发致命一击。

    江烽也注意到了,那女子脸上似乎多了几分不屑,仪态优雅的整理着自己的帷帽和斗篷,腰际那柄造型古怪的短剑十分引人注目。

    陈实和楚齐二人虽然没有干过斥候,但是一进入江烽的亲卫队之后,江烽也就专门抽时间和自己的亲卫们介绍过一些斥候和护卫方面的情况。

    这都是江烽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对于这些要对自己安全负责的亲卫们,江烽自然不会藏私,而陈实和楚齐的悟性也是触类旁通,很短时间内都能掌握一些基本的技能和应对方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