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第九十五节 危机将临
    橹盾兵阵瞬间就被冲垮,江烽心中在痛惜罗真给他预备的这具堪称唯一保命符的同时,也是兴奋不已,体内玄气提至极致,手中邯刀刀刃处一抹白色的光亮流莹冉冉浮动。

    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和觉察到这一点。

    这一段时间里,从袁无畏的拂晓袭杀到与曹万川决裂时与袁无畏的再度交锋再到连夜的伏击对方,从前几天的夜战到今天的轮番恶战,这一场场恶战下来,可以说每一场恶战都是在千难万险里边打拼出来的。

    尤其是那一场拂晓之战和今日的轮番恶战,几乎要把江烽的所有潜能都激发出来了。

    生死须臾间,每一击每一杀都得要竭尽全力,否则躺下去的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这种激发了最大潜能的磨砺,也对江烽的元力内气的锤炼和对更高境界的触摸起到了极为有效的升华。

    可以说如果在此之前的江烽,还只是在元力内气的修炼上浑厚扎实这一优点,但是在真正要实现跨越这一门槛还有相当距离时,现在的江烽就已经具备了跨越这一道门槛的基本底蕴了,起码他不至于在实现跨越突破时无所适从了,明白大略的时机把握了。

    肥胖的身躯一跃而起,庄瘸子是真急了。

    他觉察到了危机。

    橹盾阵形的溃散,让原本相对完整的防御阵型立即出现了一个大洞,原本他是有信心拖到后援大部队跟上来的,但是现在,尤其是看到那个施法者手中邯刀刃尖刀锋处居然还流淌着晶莹光带!

    这特么是个啥情况?

    这已然是接近于天境武者的水准了!

    这个家伙一介入,只怕立即就要把现在最好的势头给打下去,自己麾下那些兄弟们庄瘸子很清楚底细,疯起来皇帝来了也敢拉下马,但是一旦被高手把锐气给折了,在要想鼓起来,那就难了。

    这个时候恐怕是要自家三兄弟拼命的时候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三兄弟败退了,哪怕韩拔陵和自己兄弟关系再好,恐怕也是要找一两个人的人头来祭旗的。

    那个时候他是不会听你说有什么方术士施法这类解释的,自己或许能逃脱,但两个弟弟却未必有这么好运气。

    该死的韩老大,难道就真以为就凭自己三兄弟就可以打破固始城不成?增援力量在哪里?

    气恨交加,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庄瘸子清楚韩拔陵的性格,平素大大咧咧,关键时刻绝不含糊,这个时候容不得自己半点退缩。

    和自己两个兄弟打了一个眼色,庄瘸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肥胖的身体陡然间慢了下来,双手持握的狭锋斩马刀缓慢的扬起,当刀锋举过肩部时,身体骤然加速前冲,然后一个凌厉的飞纵,扑起在空中。

    “呀呀嘿!”沉雷般的怒吼声在空中炸响,伴随着这一刀扑面劈出。

    大天殛!

    自打加入焰军以来,这还是庄瘸子第一次用上自己这毕生精血凝聚的这一击!上一次用这一招,还是两年前他在熊耳山中遭遇一头即将化蛟的玄蛇,虽然未能斩蛇,但是却也安然而退。

    犹如一道绿虹划空,青绿色的刀叶在空中因为速度过快,变得有些模糊,颤动的刀锋由于玄气的贯注嗡嗡作响。

    这一刀,无人可挡!

    江烽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记土龙符术法就让人盯上了,而且是一上来就要以搏命之势解决问题。

    对手这一刀可以说是将全副力量贯注其上,甚至不惜催动了元力。

    这一刀的水准,如果换了两个月前,江烽哪怕是能够接得下,也要当场受伤,但是现在,他并不惧。

    让他有些迟疑地是来自两翼的突袭。

    庄跛子身体低沉,短粗腿疾如星火的一路狂奔,手中双刀盘旋挥舞,形成一个绚烂的光球,疯狂的向着江烽滚袭而去。

    兄长的眼神里让他看出了兄长的决绝,这是要搏命!毫无保留的搏命!

    血肉同根,庄跛子虽然还有点儿不明白兄长为何一下子就要上来搏命,但是既然是兄长下了决心,他当然不会人后。

    同样还要搏命的还有庄矬子。

    和二兄的亡命硬撼不一样,他也同样看到了江烽同样霸气的土龙术符一击,这同样让他震撼莫名,他也同样明白为什么自己大兄突然就要拼命了。

    因为不马上解决这个家伙,如果这个家伙连续不断的祭起术法,这场仗就真的没法打了,直接跑路了事。

    手底下这些兄弟们你让他们玩命可以,和高手混战也不惧,但是多来这种超越他们想象的怪力乱神之术,他们就真的只有跪下叩头了,对神怪之说的敬畏早已深入他们骨髓了。

    只是方术士也有这般高强的武技,而且还敢和武人一样率先冲锋陷阵还是让庄矬子有些疑惑,不是说方术士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么?

    不是说他们除了依靠术法来保命,根本就不敢参与面对面的肉搏么?

    怎么这个家伙竟然敢舞枪弄棒的第一个发起冲锋,而且大兄还摆出一副你死我活的拼命模样?

    只是此时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供庄矬子多想了,现在的他一样要投入搏命之战中去。

    圆盾在被轻轻一按卡鐄,咔嚓一声,十余枚白森森的尖利锋刃从圆盾边缘凸伸了出来,庄矬子脸上闪过一抹紫红色的暗潮,将圆盾交到了右手,然后一吸气,元力提至极致,猛然向空中抛掷而出。

    凄厉的尖啸伴随着旋转的圆盾以及圆盾周沿幻化成刃影的光轮在长空中一掠而过,两名紧随江烽而来的士卒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这旋转而来的盾刀轮撞了个正着。

    一名士卒头颅被一掠而过飞扬而起,而另外一名士卒也刚来得及横枪格挡,就被那沉重的盾刀轮撞断了枪杆,盾刀轮没有半点停滞,飞旋切削着刮过对方的胸腹。

    草木纷纷,碎裂开来,面对着这凶悍无匹的凌厉一击,再好的草木甲也根本无法抵挡,士卒五脏六腑连同胸骨都被切开,鲜血淋漓间,惨嚎着萎顿倒地,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瞬间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