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卷 第九十四节 术法之威
    江烽比秦再道更先意识到危机。

    从这一仗蚁贼体现出来的战斗力,江烽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河边一战之后还是有些大意轻敌了。

    蚁贼战斗力的孱弱体现在他们的纪律和应变能力上,所以骑兵队在夜晚突袭让猝不及防的他们阵脚大乱,损失惨重,溃不成军,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一无可取之处了。

    尤其是像今日这种正面冲击,凭借着人数上的巨大优势,一旦打疯了,起了势,这帮为求食而生的家伙,一样可以亡命拼命,而一旦不要命了,其战斗力就真的不好评估了。

    更让江烽心里发沉的是蚁贼中不断闪现出来的高手身影。

    不要以为蚁贼中就都是只能凭借一身蛮力拼命的角色,那些只是最底层的小喽啰,而像他们的都头、指挥这一级的角色一样也具备了相当的武技战斗力。

    这些人也许比固始军这边的同级别军官逊色一些,但是一个蚁贼战斗力最不堪的左军,旗下都是十个军,光是指挥这一级别的角色都多达数十人,而都头这一级别的更是多达百人以上,在数量上根本不是固始军能相比的。

    而更为危险的是他们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乃至指挥水准,在经历了与hn梁军的多番缠战之后,已经上升到了一个略具雏形的境地了。

    同样让江烽感到危险的是蚁贼军中一样涌现出了不少武技战力惊人的好手。

    就像企图利用城墙垮塌一举实施突破的这几个家伙,几乎每一个都有着不亚于黄安锦实力的水准,比起自己和张越、秦再道来,恐怕也就是一线之间的距离。

    这意味着蚁贼军正在日趋正规化,一大批具有相当武技水准的军官正在跃然而出,成为蚁贼军中首领性人物,尤其是像韩拔陵部这样一个从流民武装群体刚演变过来的流寇,进化得如此之快,不得不让人心惊。

    几息时间,江烽已经率领一队人赶到了缺口处。

    此时的缺口处尸横遍野,蚁贼军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就像一处溃烂的伤口,把战线不断向两边蔓延,确保越来越多的蚁贼从缺口处涌入,尤其是几张硕大的橹盾也开始缓慢的出现在缺口处,昭示着局面已经危险到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一旦这些橹盾兵在缺口四处站稳脚跟,那么也就意味着大量蚁贼可以不用担心投石机和强弩居高临下的打击,而顺利通过这个鬼门关冲入城中。

    看着几个用上前来的橹盾兵,江烽心里叹了一口气之余,也只能忍痛发动。

    这种橹盾兵手持的橹盾几乎是一人高,用多层牛皮和木制嵌合夹好,再用铁条固定,重量基本上在五十斤作用,一般都需要选择臂力奇佳者来担当,一旦遭遇投石机和强弩袭击时,这些橹盾兵会在第一时间顶上去。

    在缺口这样狭窄的地域内,这种橹盾兵对于想要将蚁贼撵出城内的固始军来说威胁就太大了,尤其是还有那几个武技不俗的高手护佑,只需要拖上一段时间,等到更多的蚁贼跟上来,这场战斗也就只有宣布结束了。

    贴地猛窜,身体微躬的江烽抡刀拨开几支流失,左手中的土龙灵符配合着足下连环扫动搅起的泥土再度出手,强劲的玄气催动,瞬间就把飘荡在空中的黄土变成了翻滚的混沌之物,土龙灵符的土系威力催发到了极致。

    汹涌而出的土龙威能在空中幻化出一条巨大的暗黄色龙形巨物,翻滚咆哮着,张牙舞爪的向前扑击,带动的罡风威能更是压迫得周围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飞舞扑击,龙形巨物带来巨大的土腥气,连带着周遭的残垣断壁似乎都要震动起来,挟带着无匹的威压气势席卷而来。

    “地龙翻身!”

    这一式土龙符术不知道要比江烽两个月前在南阳白水畔和南阳斥候交锋时所用的土龙符术强几倍。

    这是罗真挖空心思用光州材官署硕果仅存的一块土精炼制打造的术符,其释放出来的土性威能堪比天境高手之威。

    如果不是事态凶险,急于在第一时间打破橹盾阵,江烽根本不会浪费这样一个术符。

    单论术法,这一式“地龙翻身”并不算何等精妙,但是那一块土精的质量却非同凡响。

    偌大光州材官署恐怕能拿得出手的资材,大概也就这一块压箱底的东西,如果不是许静私藏交给罗真,也没有这具压箱底的保命玩意儿。

    连罗真都一直在惋惜自己用这块土精有些暴殄天物了,但形势使然,却不得不为。

    固始要真被攻破,啥都没有了。

    庄瘸子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不妙。

    一下子毫无征兆翻腾而起幻化在空中的龙形巨物也把他吓了一大跳。

    飞腾膨胀,呼啸登空,转眼就变成一具要择人而噬的龙形怪物,狰狞咆哮,猛扑而来。

    虽然头角面目模糊,但是却盘云带雾,越发显现出这具怪物的不同凡响。

    对于这一类道藏术法,他也是第一次见识,以往更多的还是停留于传说中。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在山上跑,术法这一道对于山匪流寇们来说实在是一个太过陌生的东西了,有很多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更不用说见识了,但是对已经在蚁贼军中高层里边打滚了这么久的庄瘸子来说,他还是有几分见识的。

    他知道这玩意儿不可抗,至少对自己这帮人来说,还不具备直接对抗这种超越了寻常人认知的力量。

    庄瘸子来不及喊出声,几个吓得魂飞魄散的橹盾兵早已经丢下了手中的橹盾怪叫一声扭头就跑。

    对他们来说,这种近乎于怪力乱神的东西实在太恐怖了,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思维认知,此时此刻对他们来说远离逃生就成了唯一想法。

    剩下五六个反应慢一点的橹盾兵就倒霉了,呼啸而来的土龙直接将几个橹盾兵连同他们扛握的橹盾撞击倒地,甚至连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吭一声,就被那无可匹敌的巨大威能直接挤压得七窍流血,当场毙命,还真有点儿被鬼魅缠身而死的狰狞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