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四节 河朔军,敢于一战!
    “马二棒,快一点,给我跟上!”一名营指挥副使怒吼着,示意后续部队加快速度,“中午没吃饭怎的?大馍管你们了一个饱,还走不动?”

    两列士卒在干冷的北风下正加紧南下的步伐,站在山坡上远远望去,可以看到队列的行进,带起一阵黄尘,犹如一条黄龙在地平线上蜿蜒行进。

    如果单从表面看,这支军队无疑有些寒碜。

    士卒们的年纪都不小了,基本上都是三四十岁的老卒居多,像三十岁以下的年轻士卒几乎没有,饱经沧桑的面颊一看就是长期在北方山野中打磨出来的士卒。

    盔甲不整,许多士卒的皮甲都破败不堪,脚下的战靴大多裂缝补丁,衣袍袖口脱线裂口,甚至还有不少人干脆就是布衣全身,连基本的甲胄都没有配齐。

    但是从精神风貌上来看,这支军队却又让人不敢小觑。

    行进间精神抖擞,步伐有力,眉目间的剽悍野性不怒而威,哪怕是那些五十来岁的老卒仍然是斗志昂扬,丝毫没有因为长途跋涉而堕了士气。

    赵文山颇为满意的抹了抹下颌,这才是自己的百战之军,虽然这几年里被张处瑾百般刁难克扣,但是这支军队仍然没有丢失最重要的东西,在任何时候,这支军队都可以拉出来一战,无论面对谁!

    对于赵文山和他这帮兄弟们来说,离开故乡无疑是艰难的,奔波千里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这种恐惧感,对于这个时代的乡人来说,简直比流放也差不了多少了。

    但是他们别无选择。

    与其在这里慢慢的颓废消沉,最终变成路边的骸骨,还不如冒险一搏,离开这里去一个新的环境,或许就能闯出一个新的天地。

    至于说亲眷家属们,他们同样也别无选择,淮右给了他们一个美好的承诺,哪怕这中间可能有无数的水分,但是他们也愿意去冒这一场险,无他,留在故乡的结果也许就是慢慢变成契丹人或者大户们的牛羊,任人宰割。

    赵文山也知道,淮右不是做善事的,淮右会接受他们,那也是因为他们有利用的价值,但是他对这一点看得很开,如果没有价值人家仍然愿意接受你,那只能说明这背后有更大的阴谋和危险,他还不至于那么幼稚。

    这没什么,当兵吃粮卖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要能为自己为家人挣一份希望,哪怕付出性命又如何?总胜过那样如灰尘一样湮没。

    赵文山如是想,目光已经掠过军队最后的一部,望向北方,这一去,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故乡了,淮右将会是这帮兄弟们的新故乡。

    在距离军队北面三百里外的曹州,家眷亲属们才刚刚过冤句,估计两三天之后能到考城,还得要七八天才能感到柘城,这已经是他们的最快速度了,而且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老弱妇孺掉了队,现在还在濮州境内,都快要被南下的卢龙军赶上了。

    好在淮右已经把沿线打点好了,另外也留下了部分士卒随行,否则这样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还不成了地方官吏和盗匪们的盘中餐?

    想到这里赵文山又不由得的对淮右生出几分感恩之心,淮右这是下了心思的,考虑如此周到,哪怕这是收买人心,赵文山都觉得把命交给淮右值了。

    几骑从南面飞驰而来,带起一阵烟尘,赵文山有些警惕。

    这里已经临近亳州境界了,虽说还有柘城在前方,但是他也听说过,亳州被蚁贼折腾得够呛,时家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控制力,蚁贼虽然离开了,但是大旱带来的是饥荒让整个颍亳二州的盗匪蜂起,甚至已经波及到了紧邻颍亳二州的地界,像柘城的治安状况也不容乐观。

    不过像这样几骑飞驰不太像盗匪的风格,光天化日之下,明知道军队行军,还敢这样明目张胆而来,恐怕还没有那股盗匪有这么大的胆量。

    “文山!”

    “咦,九郎!”

    很快赵文山就发现了目标,大喜过望,“九郎,这里,终于把你盼来了。”

    赵文山和王邈是小时候的玩伴,如若不是这层关系,赵文山也不会率先接受了王邈的招揽。

    对于王邈他信得过,王邈都愿意投效的主君,他赵文山没理由不信,事实证明,淮右的确是靠谱的新东家。

    赵文山的目光首先落在了王邈几人胯下骑乘的健马,目光也是一动。

    这几骑都是正当壮年的健马,赵文山瞥一眼都能看得出来,这几匹马口龄都在五六岁间,正是当骑之龄,而且毛色油润,肌腱健硕,正是骑兵的好助手。

    不过赵文山也看得出来,这些马匹和幽燕这边的马有些区别,个头略微小一点,但是筋腱更为匀称,这是来自西北的一等战马,负重能力略逊于幽燕骏马,但是在耐力上更有过之,尤其是适合恶劣环境下骑行。

    “好马!九郎,这是西北战马?”赵文山忍不住有些眼热,赞叹了一声。

    “嗯,主君刚从夏州那边购入了两千匹,就等着你们去调教成军呢。”

    王邈狠狠的拍了拍赵文山的肩膀,这才下马,赵文山也拉起了遮面,取下头盔,交给自己的亲兵。

    “那敢情好,我们这几年可是吃足了缺马的亏,沙陀人来去如风,从太行山里一钻出来,疾如风火,我们根本跟不上,只能被动挨打,就这么三个军打成两个军,两个军现在就剩下这点儿人,再拖下去两年,恐怕就连一个军都凑不齐了。”

    赵文山感慨不已,也有些伤感,多少兄弟就是在这样不对称的战斗中一拨一拨的逝去,而张处瑾这个杂碎,只知道逼着兄弟们去卖命,却不肯补充半点。

    当然,张处瑾自己也一样无能为力,成德军现在的情况,赵文山觉得恐怕三五年都有些难以熬过去,要么就是被沙陀人消灭,要么就只能被大梁接管。

    “文山,只是现下却有一仗等不到你们补齐了。”王邈的话语里多了几分凝重,“敢不敢一打?”

    赵文山斜睨了一眼王邈,哂笑道:“九郎,莫非你觉得我们现在就不能打仗了么?不是我自吹自擂,就凭手中这些人马,某一样敢和沙陀人拼个你死我活,甭管是感化军还是蔡州军,我们都一样不惧,你只管说,和谁打,怎么打!”

    “好,就等你这句话,这也是某在主君面前替你们拍了胸脯了,不能坠了我们成德男儿的威风!”王邈猛一点头,慨然道:“现在你们需要尽快过鹿邑,进入颍州到汝阴,那里可以得到足够的补给,粮食草料、盔甲、兵刃武器,都会满足,然后你们歇息几日,紧接着就会有一场恶战,甚至可能等不到卢龙军那几千人到就要开打!”

    “和蔡州军?久闻蔡州军可堪与大梁军一搏,倒是要好好称量一下,看看是否浪得虚名!”听闻要一战,赵文山反而兴致高昂,“且看我们河朔男儿表现如何!”

    对于赵文山表现出来的强烈信心和战意王邈也是大为满意。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在淮右军中的尴尬地位。

    除了一个甘泉外,其他人都对自己有一些怀疑和淡淡的抵触。

    无他,自己来自河朔,大梁系的武将不会将自己视为自己人,同样江淮系的武将也一样与自己保持着距离。

    除了江烽对自己信任有加外,其他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排斥自己,否则自己以衙推身份强行推动第二军、第三军的合成演练时也不会受到许子清和张越的强烈质疑,一直要到取得明显效果之后才算是得到认可。

    王邈不能每一次都依靠江烽的支持才能在淮右军中获得话语权,除了要表现出自己的才华外,他更强烈的需要一群和自己有共同认同感的同伴,同气连枝,所以这一次延引而来的河朔军群体就是最好的机会。

    自己先前在诸将面前把河朔军的战斗力提得很高,但是若是连战都不敢一战,那么这势必大大降低河朔军在江烽心目中的地位,所以这一战必须要打,哪怕会带来一些损失,但是王邈觉得值。

    以目前河朔破败混乱的局面,尤其是契丹势力南下的势头越来越明显的情形下,只要这两支河朔军在淮右站稳脚跟,那么自己便可以加大力度在河朔三镇进行招揽,相信会有更多看清楚形势的有识之士会源源不断的前往淮右来投效。

    “唔,文山,淮右这边已经将你所需的物资开始转运到汝阴,同时也协调了颍州感化军方面,可以在汝阴附近休整,若有需要,汝阴方面也可以提供。”王邈沉吟道:“可以考虑将骑兵中没有战马的先送回淮右,剩下的在汝阴待命,等到卢龙军下来汇合。”

    “放心吧,打了这么多年仗,我就不信这蔡州军还能比沙陀人厉害多少!”赵文山悍然道:“不用等到卢龙军来,只要蔡州军敢来,我们就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