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杀个痛快
    脸色苍白的男子展空年轻时应该非常英俊,现在两鬓斑白,带着病态,但也算的上一个年老的美男子。

    现在他一扫颓废的气质,双目深处有熊熊火光在焚烧,这是近古得悉地球被血洗、灭掉后他第一次这般的斗志昂扬,那熄灭的战意,那上古的战血再次沸腾起来。

    同时,展空还有一股滔天的怒气,他强忍着,藏在心底深处,在接近那艘大船!

    他临近战场,融入虚空中,等待终极一击的机会!

    场中,大战越发的惨烈,让阴间宇宙所有人都沉默,没有人可以去帮忙,天刀、雷公、彼岸花满身是血,如那风中的烛火,生命随时会熄灭。

    老天狗退出,进入大船。

    可是,却来了两名血气冲霄的半神,这两名容貌看起来在中年的男子都逸待劳,全都在最强盛状态,太勇猛。

    再加上黑乌鸦以及早先的那个头领,共四位映照巅峰的进化者,共击阴间宇宙的三人,那真是占据绝对优势。

    就是雷公的身体都被撕裂一次,在吴兴坤与彼岸花艰难的庇护下才得以血液凝聚,重组好肉身。

    阴间宇宙没有神王,无人可以炼制映照级别的替死符,雷公、天刀等人想恢复过来只能靠自己付出很大代价,越发衰弱。

    这样死的话太憋屈,他们三人彼此相视,无论如何也要杀死一个半神才行,不然太不甘心。

    然后,他们不计代价,拼命血战,猛攻老乌鸦一人,哪怕自身被攻伐,血迹斑斑,露出骨头,性命堪危也不退缩。

    “呱……”

    老乌鸦怒鸣,突然间阴间宇宙的三大高手所有攻击力都倾泻在它的身上,让它震惊,愤怒,同时带着惶恐。

    噗!

    他终于是又被杀一次,体内那枚替死符上又浮现出一道裂痕,再次耗掉一次复活的机会。

    但是在这一次的猛攻中,雷公受伤颇重,被三尖两刃刀险些立劈为两片,一条肩膀都脱落下去,血溅星空。

    他略显颓势,因为他年岁最大,寿元接近干枯,所能动用的能量不是那么多,这次赶来大战都是酝酿很久。

    同时,彼岸花也很惨,蓝色的叶片飞舞,藤蔓段落很多根。而天刀吴兴坤则受伤也非常重,胸膛被人贯穿,那是一杆长矛刺出的,险些让他四分五裂。

    “杀!”

    天地间唯有这一个字,铿锵作响,震耳欲聋,三人不顾一切再次扑杀,誓要斩老乌鸦。

    “你们拦住他们,我不行了!”老乌鸦尖叫,向着后方的大船冲去,逃离战场,它有些胆寒。

    哪怕有替死符在身,它也害怕了,连着被人干掉,它内心惶惧。

    “阳间人也不过如此啊!”雷公大笑,瘦小的躯体不断溢出血,嘴角更是猩红一片,他在嘲笑老乌鸦。

    但是那头凶禽却头也不回,逃向大船,喊道:“在混沌宇宙时,我杀的映照级高手还少吗?很多都是你们这片宇宙的生灵!”

    它这样驳斥,带着恼意。

    这的确是残酷的事实,他们在混沌宇宙大开杀戒,斩掉阴间不少映照级进化者的头颅,感觉不是什么难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越发觉得,过来几名半神就足以俯视阴间,不会费什么力气就能横扫所有道统。

    怎能料到,遇上硬骨头,阴间最强大几人出世,杀的他们胆寒,若非有替死符在身上,已经死去多时。

    在老乌鸦看来,这真的很耻辱,毕竟他们来自阳间,平日间修炼的是顶级呼吸法,且日日夜夜被阳气滋养,理应高高在上,可轻易击杀同级高手才对。

    现在这样受挫,被阴间的几人追着杀,这要是传回阳间去,它们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与此同时,大船上那最后的两名半神出动了,接替黑乌鸦,向前杀来。

    这相当的可怕,让人绝望!

    老天狗、老乌鸦都逃到大船上去,可是,共有四名半神接顶替他们,再加上那个头领,共五大高手!

    “我真是恨啊!”天刀吴兴坤怒吼,陪伴大半生的伙伴夔牛自爆而亡,而他却不能为它报仇,目前还要惨死在这里。

    “呵,阴间宇宙的人也想翻出风浪,在阳间的天尊做出决断后,要我等降临时,你们许多人的命运就已经早已注定!”

    一位半神淡漠地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玉石俱焚吧,哪怕死也要绚烂,不会容你等的脏手触及我们的尸体!”

    “自爆吧,拉上他们跟着死上几次!”

    彼岸花、雷公都怒吼起来。

    三大强者,阴间最强大的映照巅峰的高手动了,浑身发光,血气撕裂这片苍宇,他们浑身精气焚烧,要自爆了。

    对面几名半神惊悚,迅速倒退,全都第一时间躲避。

    哪怕他们神上有替死符,但也不愿意这样被杀死一次,况且这样的三大高手自爆,形成的毁灭风暴会非常恐怖,有可能可以接连杀他们数次!

    轰!

    滔天的血气爆发,惊世的能量波动激荡而出。

    这一刻,阴间宇宙各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大叫出来,眼睛发酸,看到这三人赴死,都觉得内心剧痛了一下。

    “就是现在!”

    天刀低喝,整个人变薄,身体化形成一口刀,无比的锋锐,刀气惊天下!

    他趁着几位半神逃开,直接向着混沌边缘的大船冲去,速度太快了!

    同一时间,雷公也怒吼,瘦小的身体淌血,光芒炫目,提着两柄大锤向着大船赶去。

    此外还有彼岸花,化成人形,是一个蓝衣破烂的男子,周身全是伤口,降临向那宏大的战船。

    在那上面有老天狗、黑乌鸦以及被庇护在上的黄神师与几名年轻人,此时这些人悚然!

    “不好,杀了他们!”

    几名半神惊怒,慌忙向着大船上杀去。

    他们知道上当了,阴间的三大高手不过是佯装自爆而已,吓退了他们,目标是大船上的人。

    “保护黄神师,围困那三个阴灵,格杀勿论!”

    一位半神用精神传音,形成可怕的风暴,震荡此地,他真的怒了。

    如果黄神师惨死,他们这些人也活不下去,这些人都保护不了老黄鼠狼的话,那是严重的失职。

    在大船上还有二十几名映照级高手,虽然不是巅峰的存在,称不上半神,但也都很强,一起杀来。

    相对来说,老天狗与黑乌鸦站在后面有些迟疑,最后只是挡在黄神师身前,没有亲自去动手,因为心中有阴影,怕真的被那三个明显发疯的人格杀。

    “哈哈……你雷公爷爷还没有大开杀戒呢,虽然杀死过半神,但他又活了,那就拿你们来凑数,死前捞够本!”

    雷公怒极而笑,手中的一对大锤太可怕。

    轰!

    一击而已,大锤将正面挡住他的一位映照高手连兵器带人都给砸成一团血雾,炸开在船体上,相当的霸道。

    “杀!”

    旁边有两人怒吼,长矛、战剑一起向前刺来,光芒刺目,耀的人睁不开双眼,杀气无边。

    “给我死啊!”

    雷公怒吼,手中的一对大锤轰出,将矛锋打的崩碎,将战剑震成十几截,整个人冲了过去,将那两人活活震的四分五裂,同时他再次挥锤,格杀魂光。

    这实在太勇猛了,当年他纵横阴间宇宙时,就是一个时代无敌的人,活到现在,道行深不可测,再现当年神威。

    噗!

    旁边,箭羽飞来,有人射出铁箭,洞穿他的肉身,同时还有一人掷矛,将老爷子的身体穿透,鲜血淋淋,贯穿胸膛。

    此前,雷公不是没有负伤过,甚至身体都被撕裂成两片,但都又重组了过来。

    可是现在有些不同,毕竟他血气干枯,受了这么重的伤,身体剧烈摇动,没有光泽的血液喷溅而出。

    “杀!”

    雷公怒吼,瘦小的躯体中发出杀声震的虚空都炸裂了,他猛然投掷出大锤,两柄都飞了出去。

    噗!

    开弓射箭的人被砸成肉酱,另一个投掷长矛的人也是脑袋四分五裂。

    老人的大锤上蕴含着法则,锁定了他们,直接杀毁肉身。

    轰隆!

    雷公怒吼,赤手空拳,一双手攥紧,变成了锤子,直接一路轰杀向前,冲了过去,将那两人的魂光也灭掉!

    在他的身上有许多伤口,插着一些刀剑,但是他却无比的勇猛,一路向前冲杀!

    最前方那里,黄神师心胆皆寒,就是老天狗与黑乌鸦都发毛。

    而这个时候,天刀吴兴坤也在发狂,自身化成一口雪亮的长刀,斩了过来,在噗噗声中接连收割数条生命,都是映照级,而他自身最后也踉跄着显化出原形,无力保持刀体形态了。

    “够本了,不赔了,杀的痛快啊,哈哈!”彼岸花大笑,他满身是血,徒手格杀,在这里连杀几人,浑身是映照级强者的血。

    雷公也大笑起来:“什么阳间的高手,什么需要我们高你等一个境界才可一战,都是狗屁,今天杀的你们人头滚滚,屁股尿流,痛快啊!”

    此时,雷公浑身发光,一双手化成拳头,每次砸下,都会打穿虚空,法则密布,雷霆交织,接连格杀强者,当然自身的躯体上也插满了兵器,很可怕,血淋淋。

    很难想象,这么瘦小的躯体中为什么会有那么霸道而强绝的能量!

    “你们三个阴灵都要惨死,我要折磨一百年才会碾碎你们!”

    后方的几名半神杀到近前,有人怒吼。

    他们怒不可遏,额头上青筋暴跳,一个疏忽而已,居然让自己这一方损失惨重,被杀了这么多映照高手。

    这是不可饶恕的,他们疯狂,拼命杀来!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所有高手都挤在大船上,聚集在一地!

    哪怕这艘大船坚固无比,铭刻着大量的阳间符号,可现在也出现裂痕,要解体了。

    没有天尊法旨庇护,它即将被毁!

    “可以了,三位退吧!”

    这时,雷公、彼岸花、天刀吴兴坤的心底深处同时响起一道声音,告诉他们,时机到了,可以退走。

    西林军军团长魏西林的师傅,来自上古地球以罪人自称的脸色发白的老年美男子展空,此时嘴角淌血,竭尽所能在催动能量,向着青皮葫芦中灌入!

    早先时,他已经在暗中跟三人沟通过,商量好这样做,引所有人都集中一地。

    现在,那三人成功了!

    “我这一生太失败,充满遗憾,费尽心血教导出一个弟子,却成为千古罪人,冷血的刽子手,我无脸再见先民,无颜再见死于地下的那些故友,我今天来赎罪,我用的血,我的命,最后来补上一点遗憾!”

    他的眼眸中映照出昔日的一切,过往的青春,那个时候他还年轻英俊,朝气蓬勃,跟着一群友人闯荡星海,痛快饮酒,追自己喜欢的女子。

    可是,再看今朝!他还剩下什么?他的那些老友,那些故人许多都死在了他自己弟子的屠刀下!

    在看到雷公、天刀、彼岸花堪堪冲天而起时,展空就动手了,猛然砸出青皮葫芦!

    这个未成熟的先天葫芦满是裂痕,早就要破碎了,被他灌入海量能量,而后这样猛然打出后,撞入大船中,轰的一声解体,在这里发生大爆炸!

    这一幕震撼宇宙,绚烂之光直接冲霄而起,撕裂黑暗!

    “会有敌人活下来吗,我等你!”魏西林的师傅,这位年老的美男子,浑身焚烧,战血沸腾,就等在外面,他早就不想独自活下去了,战死才他是内心的渴求,也是他最后希望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