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亡灵的远征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死亡之神的终结
    “避无可避!”

    死亡之神在这一刻只想到了这一句话,随即就被那布满眼眶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自己的头骨上,那出现破绽的神力护盾立刻就奔溃了,而他的神躯也同样不好受除了正面挨了一拳之外,他的脊椎骨也被那把黑色的不详之刃直接拦腰砍断。天籁小说WwW.⒉

    “嘭”

    下方的土地烟雾缭绕,顽石俱裂。

    大地之上,密密麻麻的裂纹如同蛛网一般从死亡之神坠落的那个大坑处向外不断延伸。

    巨大的冲击波席卷而来,好在在场的都不是弱者,因此虽然被狂风吹过,但是却也并没有任何问题,无非就是不少实力低下的恶魔被吹的浑身土灰罢了。

    “嗯!”

    本来正在看戏的贪婪之王和刚刚打出那一击的塔那厘之王都神色一变,他们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传来,是那才诞生了不久的深渊意志的波动,不明所以的他俩根本就不明白,深渊意志为什么降临,毕竟这不科学!

    因为深渊意志一直以来都伪装的好像是初生的意志一般幼稚,处理机制也如同电脑程序一般的机械,因此恶魔对于深渊意志的力量虽然敬畏,但是去并不恐惧深渊意志,因为在他们的概念里,他们看见的都是深渊意志伪装出来的那一面,因此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深渊意志并没有智慧。

    因此对于深渊意志的突然降临,他们也措手不及,不过好在经过最初的动荡之后,恶魔们就立刻恢复了平静,毕竟深渊意志又不是来为难他们的,他们急什么,再说看样子,深渊意志的目标好像是那个大坑里已经死去的死亡之神,而不是他们,虽然对此深渊恶魔们有不少的不满,特别是塔那厘之王,毕竟自己辛辛苦苦伤个半死不活的打死了怪物,结果出来个满级大号摘桃子,那真是既憋屈又无奈啊!

    不过其实是塔那厘之王的脑洞太大了而已,有的时候想得太多,反而不美,要知道深渊意志不管是系统演化伪装的这个版本还是原装诞生的那个版本都不可能会被一个区区上位神级的亡灵感兴趣,事实上要不是系统为了让王凡未来能够坐稳冥界,他也不会出手,毕竟跨出深渊就算是现在伪装成深渊意志也有一定暴露的风险,不过如果成功的那,那么未来的攻略位面的度就会加快,毕竟单独靠这些不靠谱的恶魔,连系统自己都没信心说能够征战整个宇宙,因此理智的王凡依然是系统最好的选择。

    而让王凡夺得冥界的控制权又是最好的办法,这样一来冥界加深渊的,亡灵加恶魔的组成才能成为系统手下最强悍的鹰犬,数量与质量都得到了保证的鹰犬!

    因此死亡之神的冥界神职终究是一个天大的麻烦,如果没有系统出手的话,那么要想剥夺死亡之神的冥界神职那可就千难万难了,毕竟有了冥界神职的死亡之神可以说是冥界不毁,他就不灭,而冥界偏偏又是整个宇宙的死亡承载之地,是整个宇宙的支柱、地基之一,因此毁灭冥界这个选项,除非是不想活了,不然谁敢动!

    也正是如此,系统才要出手,不然按照恶魔的能耐是根本奈何不了死亡之神的,即便杀了他一次两次又怎么样,人家就是不死,而囚禁这个办法也不好,毕竟对手可是上位神级的存在,一心要跑的话,还真是少有人能抓得住他,至少现在这个时代的这个宇宙里极少极少。

    因此系统的分身深渊意志直接出手了。

    地下,那本来已经死亡的死亡之神的身躯开始在一股奇妙力量的帮助下开始恢复过来,断裂粉碎的骨骼开始重组,本来已经熄灭的灵魂之火亦是开始再度在眼窝之中燃烧了起来,并且随着这种力量的持续注入,死亡之神死后那显出本体骷髅模样的身躯在再度开始覆盖上了一层人皮的伪装。

    不过这时候,一道血红色的能量柱直接贯穿而下的撞击在了死亡之神的头骨上,随即就如同施法被打断了一般,那股正在修复死亡之神身体与灵魂的神秘能量直接就被扭曲,随即变成了一种极具破坏性的能量,并且立刻开始对死亡之神进行破坏。

    而这个突然的变故自然的让死亡之神刚刚恢复了一点的身体以极快的度开始奔溃瓦解,而更恐怖的是,死亡之神的意识是清醒的,但是却碍于身体与灵魂上的伤而无法动也无法说,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面前寸寸瓦解,随即只剩下自己的意志在那个大坑的底部飘荡,死亡之神恐惧了,他感觉到了自己根本再也无法借助冥界的力量了不说,冥界甚至还在排除他!

    这就好像有个大富豪某一天早上醒来现自己名下的公司、资产、现金都不再是自己的了不说,连自己都直接被人拖下床扔出门外并被告知,这里不是你家!而死亡之神就是如此,他所骄傲的,他所依仗的都被夺取,就连身体与灵魂都被摧毁,同时甚至连残余的意志都要被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为止都居住的家:冥界!所驱逐,这种感觉,让死亡之神的意志都出现了不稳。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被夺走了一切的死亡之神的意志的不稳情况立刻引起了即将收回的深渊意志能量柱的注意,随即一根绳索一般的能量柱分支立刻从能力柱中窜了出来,随即卷住死亡之神的意志就直接拖入了能量柱之中,而后能量柱这才撤回,留在原地的只有了一地金色的骨粉以及一把黑灰色的镰刀。

    (貌似限韩令已经扩展到广告行业了嘛!今天吃饭时候看个电视现潘婷的那个请韩国女团的那个洗水广告都直接换成了一个白种外国女人来了,不过台词没变,看来这次萨、德的问题确实波及很广啊!还好有了上次钓鱼岛的教训,不然我相信肯定又会有不少韩系车被砸,说实话,砸同胞的车你有啥能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