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亡灵的远征 > 第九十六章 接战
    沼泽帝鳄的冲击虽然被层层削弱,但其巨大的体型所带来的冲击力还是那么的毫无悬念,一个对撞就把整整上百只大体格的天灾亡灵(兽类亡灵前身是沼泽荒兽体格同样不小)活活的给撞得飞起,在沼泽帝鳄巨大无比的身躯面前就是那么平时身高数米体宽数米的奇葩亡灵憎恶(水桶)也不能阻挡。

    一时间沼泽帝鳄如入无人之境,憎恶被撞得天女散花或者被直接活活踩成肉泥,兽类亡灵当起了空中飞兽,刚跑到沼泽帝鳄面前又被撞飞随后再远处爬起来再次跑过去挨撞循环往复,于是天空中不时的就会飞起几只的兽类亡灵,亡灵巫师的亡灵魔法,女妖的诅咒魔法不要钱似的往沼泽帝鳄身上扔过去,不过效果几近于无就是了,冰霜巨龙也加入了拦截,冰蓝色的龙息砸在沼泽帝鳄的脑袋上,就算是强如沼泽帝鳄这样的传奇级荒兽也被那层层叠叠的寒冰弄得脑子不灵活了起来(南方沼泽属热带环境)。

    终于在天灾军团层出不穷的攻击手段面前强大的坦克型传奇荒兽沼泽帝鳄也不得不停下了它冲击的脚步.

    终于沼泽帝鳄这台压路机停止了,虽然荒兽的体制全面超过同级的几乎任何生物,但说到底它还是生物而不是正式版永动机的亡灵,它们也会饿,也会累,渴了会喝水,饿了会吃饭所以沼泽帝鳄哪怕再强大没有成神也只能是一只强大的生物罢了。

    沼泽帝鳄经过一番猛冲后也因为自身种族的身体限制而不得不停下了冲击,短小粗壮的四肢虽然赋予了它强大的爆发力,但是却夺走了持久力,也就是说沼泽帝鳄能够短距离快速冲刺追上对手杀了它,但是如果对手成功在这段时间内没有被杀掉或者失去战斗力的话那么沼泽帝鳄也就无力继续追击了。

    同样的现在沼泽帝鳄凭着自己的短程爆发力直接撞死了上千只的憎恶以及百来只不慎被碰到后直接粉碎的食尸鬼,而兽类亡灵也在完成使命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全部化作了一滩污血爆裂而死了。

    还好要是沼泽帝鳄在继续攻击哪怕一分钟,那么没有万只的憎恶死亡和重伤(断手断脚会影响憎恶的战斗力)是对不可能挡得住一只传奇级的荒兽领主的。

    沼泽帝鳄的脚步被生生的止住了,同样的本来跟随在他身后的沼泽荒兽们也因为领主的停下而失去了继续冲锋的力量,这倒不是沼泽帝鳄有多牛逼可以如臂指使的控制沼泽荒兽们而是因为失去了沼泽帝鳄带头冲击的这辆大坦克的沼泽荒兽是无法光靠自己就能冲破由180万只亡灵组成的天灾阵线的。

    无法继续冲锋的沼泽荒兽以及跑不动了的沼泽帝鳄立刻与围上来的天灾军团交上了手,其实天灾每次对付荒兽战术都是基本上差不多的,荒兽没脑子这是所有宇宙种族公认的(神灵级或者有远古血脉觉醒的不算)这些普通的荒兽就好象僵尸一样,看到非荒兽的生物会直接扑过去,所以天灾军团正是利用了这点,既然你这么喜欢冲锋那我就让你冲个够,反正我炮灰多不怕,随后往往都是用一小撮肉盾或者炮灰型的亡灵的生命阻挡住荒兽奔跑起来的脚步,而这时荒兽往往已经冲进了一个大包围里,层层叠叠的亡灵用自身无比惊人的数量悍然把所有荒兽活活围死在了里面。

    死伤是很惨重,但王凡不是什么大战略家也更不是智慧如妖的谋士,克尔苏加德的能力表现在他暗地里的阴谋策划能力、巴拉克以前是国王所以最强的是帝王心术不过显然作为巫妖王的王凡是不需要这个的,而戴文男爵好吧这货是最不肯动脑子的了,所以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直接来个亡灵海淹没对手来的痛快呢!

    “哗啦...哗啦...刺啊...”

    一声铁链在被抛出去后特有的撞击声响起不过在满是兽吼和兵器与爪牙碰撞的战场上不是那么的响亮,随后随着一声撕碎皮肤的声音响起铁链的一头的铁钩上就抓着一只猴型的荒兽,随着铁链被憎恶拉动这只荒兽也开始拼命的想要拿掉身上的铁钩,可惜铁钩直接刺穿了它的皮肤穿过肌肉卡进了肩胛骨里面一时半会还真是取不下来啊。

    而憎恶的力量属性却是强大这只更擅长灵活作战的沼泽树猴就这样被憎恶的巨力直接拖倒在地的拉了过去,巨大的痛苦让这只猴类荒兽生出了拼命的念头,它的双眼开始泛红,这是荒兽即将狂暴的征兆。

    本来被拖倒在地的沼泽树猴直接顺着憎恶的拉力就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狂暴后的它不管不顾身上的痛楚,也可以说它根本感觉不到了,沼泽树猴直接双腿蹲地蓄力就是猛地一条,整个过程在1.5秒内就完成了快的让憎恶都没能反应过来。(汗、能反应过来就不是憎恶了)

    “叽叽叽吱吱叽了个叽木有叽叽....”(那年那兔那些事里面某猴子国语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随着一阵猴语那只憎恶的头上就多了一只4米多高的绿毛猴子,一边用猴语喊叫着一边用拳头一拳又一拳的打着憎恶的脑袋,不过憎恶这种根本不需要脑子的家伙就算你把它脑浆打出来都没用,只要力量核心没事等打完仗回头吃个尸体什么的也就又补回来了。

    所以沼泽树猴注定是悲剧的,因为憎恶可是出了名的怪胎,它的背上可还有一只手持王麻子菜刀的畸形手臂的说。

    于是悲剧就这么定格在了这一瞬间,一把染血的王麻子菜刀突然出现在了打得正欢的沼泽树猴的头顶上.....

    “啪”

    一声切西瓜般的清脆声响,憎恶的手上、头上、身上都沾染了一些乳白色带点黄的脑浆(不知道猴脑浆是不是这样的,我见一只被车撞死的狗的脑浆就是这样,可怜我当时因为恶心就把吃了一半的早饭扔掉了)

    沼泽树猴的尸体直接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它的脑袋很干脆的被直接劈开,身体则还在进行最后的抽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