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773章 女婿、小姨子VS丈母娘
    杨梅现在真的非常无奈。

    夏晴如果不认同你的话,她会反驳,跟你激辩。

    但夏雪却是另外一种做法。

    她不会跟你大吵大闹,也不会反驳你,但是她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叫我行我素。

    就像她和陶宝。

    自己也好,她爸爸也好,都不知道苦口婆心的跟她讲了多少大道理。

    从人伦节操,到法律道德。

    从对姐姐的伤害,到对父母的伤害。

    几乎把小姨子和姐夫过度亲近的后果和影响都讲了一遍。

    夏雪不反驳,不否认。

    但是,现在她又来了。

    “这真是要造孽吗?”

    起初杨梅是觉得夏雪对陶宝只是一种尊敬,最多有点憧憬。

    但现在看,问题严重的多。

    另一边。

    陶宝从夏雪手里接过凉茶,笑笑道:“谢谢。”

    杨梅忍不住道:“咳咳,对了,陶宝,你上次不是说帮小雪找男朋友吗?有消息没?”

    “呃...妈,我说的是,我做小雪的婚恋监护人,是把审,不是给她找男朋友。再说,小雪大二都没开学呢。现在就找男朋友有点早吧。”陶宝知道杨梅什么意思,不动声色道。

    “这倒也是。哎,都是被社会上的一些大龄女青年吓着了。”杨梅笑笑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很多大龄未婚女青年都是自己的原因。不是眼光太高,挑三拣四,就是一些不道德的思想在作祟。别的不说,就说我们平河老家对门邻居。陶宝可能不知道,他们家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儿,一直在外面,几乎没回来过。为什么呢?没结婚,怕回来被家人催婚。”

    杨梅顿了顿,又道:“陶宝,你怎么不问,为什么她不结婚?”

    “哦,为什么啊?”

    “唉。”杨梅轻叹了口气:“她在外面爱上了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还心甘情愿做那男人的小三。当初那男人老婆亲自来我们小区闹过,所以弄的这事我们小区人人皆知。哦,小雪和晴晴也知道的。”

    她摇摇头,又道:“从那以后,对门邻居遇到小区的人都是低着头走路。你说,闺女不懂事,让爹妈受多大罪?我比较庆幸的是,我们家两个女儿都很懂事。就算当初你和晴晴离婚,也是和平离婚,也没人说什么。”

    杨梅这‘大棒加萝卜’的说辞很给力,不愧是比夏晴多吃了二十多年的盐,情商水平比夏晴强太多了。

    陶宝被杨梅含沙射影的面红耳赤,十分愧疚。

    不过,小姨子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她看着陶宝,语气温柔道:“姐夫,慢点喝,别呛着了。”

    “咳咳。”

    陶宝还真呛着了。

    夏雪二话不说,立刻来到陶宝给他捶着背。

    杨梅:...

    “老娘这番苦口婆心的话看起来都喂小狗了。”

    既然如此,杨梅也不想拐弯抹角了,直接单刀直入道:“陶宝,我听说一些风言风语,说你对小雪有意思。这应该是诽谤吧?”

    渣宝内心咯噔一下。

    “妈,你相信这些流言吗?”陶宝反问道。

    现在是女婿和丈母娘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

    有所不同的是,俩人的战争是因为小姨子展开的。

    杨梅笑笑:“我当然不信了。你怎么可能在晴晴怀孕的情况下和自己的小姨子有什么暧昧关系呢?对吧?”

    陶宝不动声色道:“这就对了。妈,你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判断。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去!

    杨梅内心有点不开心。

    “自己逼迫这么紧,还是被陶宝把话绕过去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承诺不会对小雪出手。可恶的陶宝。”

    原本一直比较喜欢陶宝的杨梅现在要反水了。

    “夏国强说得对,陶宝这家伙真心靠不住。可是...”

    她内心轻叹了口气。

    “可是已经晚了,晴晴已经怀孕了。哎,都怪我,要是我能早点识破陶宝这家伙的‘狼子野心’,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晴晴再次羊入狼窝了。”

    杨梅现在十分懊恼。

    都说女人的直觉比男人更敏锐,更准。

    但很明显,在陶宝身上,还是自己丈夫的感觉更准。

    不过呢。

    陶宝这家伙除了在感情上让人不放心外,其他都没什么挑剔的。

    “唉,头疼。怎么办才好。”

    陶宝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小雪,在青青集团学到有用的东西没?”

    “嗯。”夏雪点点头:“受益匪浅,感觉在慕容总裁身边工作比那什么巴菲特的午餐有价值多了,我是不太相信一顿午餐的时间能让人学到多少东西。据我所知,巴菲特午餐举办的这么多年,并没有什么竞拍者做出太优秀的成绩。反而一个竞拍到巴菲特午餐的基金经理把业绩做到了全国倒数。”

    陶宝微汗。

    小雪这丫头对自己亲娘评价太高了。

    杨梅看了夏雪一眼,突然道:“小雪,陶宝两个妈妈,你喜欢哪个?”

    “都喜欢。”

    杨梅嘴角扯了扯:“是不是跟陶宝有关系的人,你都喜欢?”

    “嗯。”

    杨梅:...

    “嗯你个头啊。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小姨子的觉悟啊。谁家小姨子是这样的啊!啊啊,老娘快疯掉了。”杨梅实在忍不住了,全力全开。

    夏雪并不说话,她起身去她房间拿了一件静心口服液出来。

    “妈,更年期喝这个吧。姐夫给你买的,在我那里放着。”夏雪道。

    陶宝眨了眨眼。

    他的确是买过静心口服液给杨梅,但那是在平河的时候了。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

    杨梅则是更抓狂了。

    “我没有更年期!”杨梅双手挠了挠头,一脸无奈:“谁能给我指条明路?”

    夏雪平静道:“妈,你在烦恼什么?”

    “我在烦恼什么,你这丫头心里清楚!”

    “哦。”

    “就这个反应?”

    “咦?”

    “咦你个头啊。”杨梅单手捂着额头,长叹了口气:“这还是我养了二十年的小女儿吗?虽然面瘫依旧,但怎么感觉跟小时候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呢。小时候的小雪多乖啊,听爸爸妈妈的话,从来不做爸妈不喜欢的事情。”

    “哦。”

    “你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