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769章 最尴尬的一次
    凌晨一点钟,陶宝火车站接到了官雪儿。

    官雪儿今晚的着装休闲又不失性感。

    一条闪着细小水钻的黑色吊带短裙搭着一件小巧的牛仔披肩,配着一双黑色的抽折高筒靴。耳朵一对黑白的一圈一圈的耳环,脖子挂着黑白色的十字架。

    这个打扮不太符合官雪儿大学教师的身份。

    尤其是耳钉。

    陶宝入住黑玫公寓这么久,也是第一次看到官雪儿打耳钉。

    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官雪儿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她表情有些冷淡,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了深紫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那高窄的鼻梁,秀气带着冷漠。咬着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显出几分苍白。

    两个字形容:憔悴。

    “难道雪儿姐已经知道夏晴和梦姐的事了?”陶宝心暗忖道。

    当然,他并没有开口询问。

    “陶宝,我有点累,你在哪住?”官雪儿开口道。

    “呃,酒店。”

    “哪家酒店,带我去吧。”

    陶宝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二十分钟后,陶宝和官雪儿回到了陶宝的房间。

    本来陶宝是打算给官雪儿另开一间房的,但是,官雪儿说:“我找你有事。开两间房,浪费。”

    官雪儿都这么说了,陶宝还能说什么?

    回到陶宝房间。

    官雪儿在门口脱下靴子,换了凉鞋,往床一趟,也不说话。

    “呃,雪儿姐...”陶宝主动开口道。

    “陶宝,你有没有被人背叛过?”官雪儿打断陶宝的话,淡淡道。

    “有。”陶宝表情平淡:“曾经我一个朋友。”

    “我是被爱人背叛了。”官雪儿平静道:“梦姐,她爱了别人。”

    她平躺在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又淡淡道:“想知道那人是谁吗?”

    “夏晴。”陶宝淡淡道。

    官雪儿倒是愣了愣,她坐起身看着陶宝,表情惊愕:“你知道?”

    “刚知道不久。”陶宝淡淡道。

    官雪儿怔怔的看着陶宝:“为什么你这么冷静?”

    陶宝没说话,他点燃一根烟,吸了口,吐出一波烟圈,这才又道:“我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

    “我是不能接受。”官雪儿轻咬着嘴唇又道:“如果梦姐喜欢的人是你,甚至任何一个男人,我都能接受。但我不能接受她跟我说,她并非拉拉,转身却和别的女人相拥接吻。”

    这点,陶宝倒是很能理解官雪儿的心情。

    “所以,你想怎么办?”陶宝扭头看着官雪儿道。

    “既然她们可以床,为什么我们不能床?”

    陶宝微汗。

    “这大概是最低级的报复了。”

    官雪儿直直的看着陶宝:“你不敢吗?”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是想说,我们如果...”

    官雪儿突然撩起了裙子。

    “呃...”

    官雪儿穿着黑色丝袜,是那种半截的黑色丝袜,只到大腿处。

    大腿以是光洁白玺的肌肤。

    官雪儿完美曲线的长腿显得极为性感,而精心修剪过的脚趾涂着银粉红色的指甲油,更是格外诱人。

    她没有理会陶宝,伸出手把长长的秀发松散地盘在了脑后,额头简单的弄了个斜刘海。

    身恰到好处的形成了一个V字型开领,露出了一点沟沟的同时也很好地映衬出她胸前的高耸。

    下身裙摆极为柔顺紧紧包裹着圆润微翘的屁股,平滑的小腹也呈现出了间突出两边紧收的倒三角形状,很自然的垂过了大腿,丰腴修长的长腿在黑丝的映衬下更加性感迷人。

    两只可爱的美脚穿着露趾黑色高跟凉鞋,从脚尖的丝袜里可以隐隐若现的看到她圆润的脚趾和脚趾的缝隙。可爱的脚趾头粉粉嫩嫩的,随着身体的微微颤动,而散发出别样的风情。

    “我去!作为球迷,自己竟然被一双玉足吸引了,这实在是‘有失身份’。”

    陶宝赶紧收回目光。

    官雪儿很会撩人,她这一番细微动作巧妙搅动了陶宝的荷尔蒙。

    在荷尔蒙加持下,陶宝再次看向官雪儿。

    那樱桃小嘴唇线清晰,清纯带有几分性感,粉红粉红如同草莓一般,让人禁不住想咬一口。

    在荷尔蒙的干扰下,陶宝看官雪儿任何一个身体部位都会跟性联想在一起。

    “该死。”

    陶宝揉揉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呃,雪儿姐,你今晚睡这里吧。我去再开个房间。”陶宝道。

    说完,陶宝起身朝门口走去。

    “陶宝,你是不是男人?你老婆都跟人跑了,你还怂?我真是有点眼瞎,看错了你了。原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结果是一怂包...”

    陶宝猛的转过身,然后来到官雪儿身边,直接用嘴堵住了官雪儿的嘴,双手则顺势解开了官雪儿的衣服。

    陶宝现在的手法很娴熟,只是片刻,官雪儿已经被陶宝脱得赤身果体了。

    官雪儿并没有挣扎,只是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隐私处。

    陶宝俯下身,静静的看着官雪儿,淡淡道:“你还有最后一次逃跑的机会。”

    官雪儿脸有些犹豫,但最终眼一闭,淡淡道:“不需要。”

    呼~

    陶宝深呼吸,然后淡淡道:“那既然如此,我收下这份谢礼了。”

    他分开官雪儿的双腿...

    半个小时后,一切尘埃落定。

    官雪儿身体微卷着,背对着陶宝。

    陶宝看了官雪儿一眼,轻叹了口气。

    他下床,来到阳台,然后点了一根烟,一边眺望着城市的夜景,一边抽着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根烟抽完,陶宝回到房间里。

    官雪儿依然侧着身,背对着陶宝。

    从开始做,到做完,到善后,两人几乎没有说一句话。

    这是陶宝有史以来最沉默、最尴尬的一次啪啪了。

    陶宝重新躺了下来,他扭头看了官雪儿一眼,嘴角蠕动,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少许后,乏意袭来,陶宝渐渐入睡了。

    而在陶宝睡着后,官雪儿却坐了起来。

    //x.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