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734章 依依是我亲生女儿
    虽然渣宝很想留下来,但却口是心非道:“啊,这不太好。我还是去睡客房吧。”

    “好吧。”宫如梦起身,然后笑笑道:“我去给你整理一下客房。”

    陶宝一听,那叫后悔啊。

    “梦姐之前并没有去整理客房,也就是说,她是默许自己睡在这里的。可偏偏自己傲娇的要去睡客房。唉,陶宝啊陶宝,你还是不够渣啊。”

    虽然懊悔,但事到如今,陶宝也发再改口了,只好悻悻的去睡客房了。

    宫如梦给陶宝整理好床铺,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嗯...虽然把怀孕的事告诉陶宝了,但接下来怎么办?”宫如梦轻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这所谓的完美形象要崩坏了。”

    当然,宫如梦并不是很想要这个‘完美女人’的形象,她只是觉得很对不起夏晴。

    “唉。当初,自己也是有点冲动了。”

    --

    次日。

    陶宝还没起床,依依已经跑到陶宝房间,爬到陶宝床上,晃着陶宝:“爸爸,爸爸。”

    陶宝睁开眼,看着依依,笑笑道:“怎么了?”

    “书上说,女儿就是爸爸的闹钟。如果爸爸睡懒觉,那就把他叫起来。”依依道。

    “呵呵呵。”陶宝笑笑,然后又道:“好吧,起床陪我们家依依玩。”

    “噢耶!”

    楼下,宫如梦已经在厨房做饭了。

    这时,别墅外面的门铃突然响了。

    “这个晴晴这么早就来查班了?”

    宫如梦洗了洗手,随后走了出去。

    看到别墅外面的人时,宫如梦露出一丝惊讶。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还有,雪儿..”

    对,门外站着的,除了宫父宫母,还有上官雪儿。

    “怎么?不想让我们来啊。”宫母顿了顿,又轻笑道:“家里是不是有人啊?”

    “呃,是。”

    宫母笑笑:“哎呀,我的女儿总算是开窍了。我前几天还在跟你爸说呢,咱这女儿要是一直独身下去,那该如何是好啊。虽然我们经济上没什么问题,但有男主角的家才算是真正的家吧。”

    “呵呵呵。”宫如梦尴尬笑笑。

    她顿了顿,又道:“雪儿怎么跟你们在一起?”

    “哦,我们来的路上,恰好遇到了雪儿。她也是来找你的,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宫母道。

    宫如梦看了上官雪儿一眼,心中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概是她已经从夏晴那里听说陶宝在我这里了。”宫如梦有点头疼。

    “进来吧。”

    宫如梦打开别墅的门,上官雪儿三人随即进来。

    来到客厅,刚好看到依依拉着陶宝的手下楼。

    宫父宫母看到这种情况,当场就有点懵了。

    宫母赶紧把宫如梦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如梦,你在干什么?陶宝是依依的干爹,你怎么让他在你这里留宿啊。孤女寡母的家留宿一个男人,这要是传出去,我和你爸还怎么见人啊。你应该知道的,你爸以前可是退伍军人,最看重声誉了,你,你...”

    “陶宝睡在客房,我们没在一起睡。而且,这事,晴晴也知道。事情有点复杂,一时半会也讲不清楚。总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宫如梦解释道。

    “晴晴也知道?”宫母揉了揉头:“你们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知道自己老公睡在其他女人家里,竟然无动于衷。我真是醉了。”

    “呃...”

    宫母这边尚好,陶宝那边就有点剑拔弩张了。

    宫父铁青着脸,一句话不说。

    正是宫母所言,军人出身的宫父天生性格高冷,不苟言笑,家教甚严。

    四五年前,宫如梦未婚先育,宫父差点没跟宫如梦断绝父女关系。

    只不过,在宫依依出生后,宫父很喜欢他这个外孙女,连带着和女儿的关系也慢慢好转了。

    但父女间的关系,一直修了差不多四五年才总算恢复到以前状态。

    宫父起初是很信任陶宝的,但现在他对自己的判断力开始质疑。

    这个男人真的值得去信任??

    至于上官雪儿,那真的是怒火烧连营了。

    虽然以前她也怀疑过陶宝和宫如梦的暧昧关系,但因为没有真凭实据,再加上比较信任宫如梦,上官雪儿就没有多想。

    但是,但是!

    两人现在都光明当大的同居了!

    “老娘才是梦姐的官配!我们是领过证的!”

    上官雪儿是真的怒啊。

    要是因为宫父宫母也在这里,上官雪儿早就上前跟陶宝撕逼了。

    陶宝揉了揉头,有点头疼。

    宫依依眨了眨眼,然后果断上前,张开翅膀,怒瞪着宫父和上官雪儿:“你们想干什么?不许欺负我爸爸!”

    “是干爹。”宫父淡淡道。

    “是爸爸!”

    “干爹。”

    依依不说话了,少许后,她突然深鞠躬,表情恭敬道:“宫爷爷,你好。”

    宫父:...

    “是外公!”

    “宫爷爷,你好。”

    噗~

    陶宝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宫父有点气啊。

    虽然宫父性格严肃,平常十分冷静的一个人,这会也是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自己养了几年的外孙女竟然被一个认识几个月的男人拐走了,宫父不气才怪。

    “陶宝!”宫父有点怒道。

    陶宝赶紧止住笑:“我在。”

    “你,你...”宫父气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梦这孩子,我一直都觉得她是一个聪明、懂事,懂得分辨曲直,懂得辨识好坏的孩子,可是,她怎么就看上陶宝了呢!”

    宫母赶紧过来,轻拍了拍宫父的后背,然后道:“她爸你冷静点。”

    宫父深呼吸,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了。

    不过,没等他开口,陶宝已经淡淡道:“依依是我女儿,无论是谁,都不能改变这种关系。”

    依依立刻抱着陶宝的腿:“爸爸说得好。”

    宫母抬头看了陶宝一眼,平静道:“我听说你老婆也怀孕了,你这么说,不怕她难过吗?”

    “她会支持我的。”

    “不是,陶宝,我真的不能理解。依依又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这是图什么?难道你真的如别人所言,是奔着如梦和她的钱来的?”

    陶宝表情平淡,他低头看着依依,用手轻抚着依依的头,淡淡道:“依依是我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