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90章 复杂的、微妙的女人心情
    陶宝和陆千音都看着余霜。

    “不如,我们邀请吴凯歌和那个苏柔柔去狩猎。”

    “安泰狩猎场吗?”

    “对。”

    陆千音有些犹豫:“我虽然恨他们俩,但没有必要杀人吧?”

    余霜翻了翻白眼:“谁让你杀人了?”

    她顿了顿,又道:“安泰狩猎场里虽然没有狮虎这些猛兽,但也有野猪这样的中型野兽。到了狩猎场,吴凯歌肯定想在苏柔柔面前表现自己,但他枪法既不好,身体也不行,到时候遇到野猪群,够他喝一壶的。这也算是报复吧?”

    其实,报复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既能解恨,又不会被对方察觉的方法就少之又少了。

    余霜也知道她这个提议并不是多么理想的报复方式。

    果然,陆千音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如果报复的话,感觉把自己拉到和他们一样的垃圾水准了。”

    说完,陆千音又看着余霜道:“啥都别说了,陪我喝酒去。就去普兰岛最著名的牛郎酒吧,挑最帅的牛郎陪我们喝酒。”

    余霜暴汗。

    “霜霜,我跟你说,那里的牛郎真的超帅的。我们同事有去过。回来后,她跟我说,魂都被那些牛郎勾跑了。”

    “我有事呢。”余霜果断拒绝。

    陆千音说的那家牛郎酒吧,她是知道的。

    说是酒吧,其实就是一个为女人提供x服务的地方。

    消费三千块,就能和牛郎免费打-炮。

    上次,余霜被一个女客户带去那里,结果进去没五分钟,就落荒而逃了。

    余霜可不想让陶宝知道她曾经去过哪里,虽然她什么都没做。

    “啥事啊?”陆千音道。

    “哄依依啊。你总不会让我带依依去那种地方吧?”

    陆千音一脸郁闷的看着余霜:“依依是陶宝的女儿,你瞎操什么心啊,弄的跟依依的后妈似的。”

    “不是后妈,是小妈。咳咳,我说的是小妈,就是指小姨。梦姐是我的客户,也是我的知心姐姐。我是依依的小姨,没毛病的。”余霜赶紧道。

    陆千音翻了翻白眼:“我又没误会,你自己瞎紧张什么。算了,我自己去。”

    “让陶宝陪你去。带男性朋友去牛郎酒吧的也多了。”余霜又道。

    她还是有点担心陆千音。

    去了那种地方,就算陆千音没有和牛郎啪啪的想法,但几杯白酒下肚后,恐怕事情就由不得她了。

    而余霜又没法去,只能拜托陶宝了。

    陆千音看了陶宝一眼,眼神狐疑道:“你不会把我灌醉,然后把我强--奸了吧?”

    “拜托,姐姐。刚才你不是还要跟我啪啪的吗?”

    “我那是...”

    “放心好了,我不会碰你的。事实上,我根本就不想掺和你们的事。”陶宝有点无奈。

    陆千音看了陶宝一眼,没吱声。

    少许后,陶宝跟依依说了声后就和陆千音一起离开了。

    陆千音说的那家牛郎酒吧的正式名字叫彼岸花酒吧,一个颇有诗意的名字。

    彼岸花酒吧位于普兰岛的一个郊区地带,附近就是余霜之前提到的安泰狩猎场。

    因为位置偏僻,所以显得很安静。

    两人下了车,一起朝酒吧走去。

    “说实话,如果没人陪我的话,我真不敢来这里。”陆千音开口道。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陶宝顿了顿,看了陆千音一眼,又道:“你真的打算跟这里的牛郎上床?”

    “看情况吧。如果有看着顺眼的,你就可以先回去了。”陆千音笑笑道。

    “呃...”

    陶宝没说什么。

    陆千音看了陶宝一眼,又道:“你完全不在乎呢。如果今天要去彼岸花的余霜,你肯定会很生气吧?”

    陶宝想了想,然后道:“大概吧。”

    “唉。”陆千音叹了口气:“真羡慕余霜啊,明明都没有男朋友,却过得跟有男朋友没差,甚至更幸福。”

    她收拾下情绪,淡淡道:“算了,我们进去看看吧。”

    刚走到酒吧门口,就有两名穿着小西服、打着领带的男人走了出来,微微鞠躬:“欢迎光临。”

    陆千音点点头,随后就进了酒吧。

    陶宝也跟了进去。

    这会还是普兰岛时间的上午,酒吧里的人并不多。

    几个女客户喝的脸颊通红,几个非常有型的牛郎正在跟她们温柔的交谈。

    不得不说,这里的牛郎质量真心很高。

    如果以陶宝为参考,基本上,这里任何一个牛郎都要比陶宝更帅。

    “你好,需要包间吗?”这时,一个留着短发的高鼻梁帅哥温柔道。

    “不用,大厅就行。”陆千音道。

    “那需要有人专门为您服务吗?”帅哥又道。

    陆千音又摇摇头:“不用了,我和朋友一起来的。”

    “那好,请找个位置坐下。”

    陆千音目光扫了一圈,然后指了指一个靠窗的位置:“就那了。”

    随后,她和陶宝就在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杯CubaLibre。”陆千音道。

    “威士忌。”陶宝道。

    酒保微微躬身:“好的,请稍等。”

    这家酒吧的效率很快,两人点的酒很快就端了上来。

    “陆医生...”

    “叫我的名字吧。”陆千音淡淡道。

    陶宝点点头:“千音姐,你不叫牛郎,那我们来这里的意义何在?”

    陆千音轻晃着酒杯,沉默片刻后,才道:“你能理解想堕落但又不想堕落这种微妙的女人心情吗?”

    “呃,略懂。”

    陆千音轻叹了口气:“如果你今天不跟来,我肯定会和这里某一位牛郎上床。”

    “所以,带我来的目的,是想让我阻止你堕落。对吗?”

    陆千音点点头。

    陶宝笑笑道:“那我要是不阻止你呢?”

    “我就把你灌醉强X了。”

    陶宝:......

    “开玩笑的。”陆千音抿了口一口酒,突然往酒桌上一趴:“陶宝,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有什么纠结的,分手呗。你应该很清楚了,吴凯歌眼里根本没有你。”陶宝淡淡道。

    “分手...前段时间,我还跟家里人说要带男朋友回去呢。对了。”陆千音想起什么,坐直身子,又道:“陶宝,你跟我去一趟我家呗,冒充一下我男朋友?”

    陆千音原以为陶宝会很爽快答应的,但没想到他却摇了摇头。

    “为,为什么?”陆千音怔怔的看着陶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