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35章 谁说我女儿没有爸爸?
    有人敲手术室的门。天籁小『说Ww』W.』⒉

    红叶扭头看了一眼,眉头微皱:“谁啊,小赵不是在外面值班吗?不知道手术期间不能让人进来吗?”

    手术室里的护士摇摇头:“不知道。”

    红叶收起麻醉针,然后道:“去看看,是谁。”

    手术室的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护士。

    “小赵?你干什么?”红叶眉头微皱。

    这个小护士赶紧道:“主任,是这样的。宫小姐的手机不是在我那里保管着吗?然后,从刚才起,易星钢琴培训机构连打了四五个电话。我之前听宫小姐说,他女儿在易星上培训班,而易星又连打了这么多电话,所以,我就私自接了。”

    宫如梦立刻从手术台上走了下来。

    “怎么了?”

    “学校说,您女儿和别家的小孩打架,好像把人打伤了,学校让您过去一趟。”小赵道。

    “什么?”宫如梦脸色微变,她扭头看着红叶:“抱歉,手术做不了,我现在得去易星一趟。”

    红叶笑笑:“去吧。”

    宫如梦点点头,随即就匆忙离开了医院。

    赶到学校的时候,不大的院子里围了很多人,一个打扮妖艳的少妇正泼妇骂街似的在叫嚷:“你这小孩,才几岁,心怎么这么狠呢?看把我家圆圆的脸都抓破了。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她的家长呢?怎么还没来?再不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想做什么?”一个声音突然淡淡道。

    正是宫如梦。

    泼妇扭头看了一眼宫如梦:“你就是宫依依的妈妈吗?”

    “是。”宫如梦淡淡道。

    “看你女儿把我女儿打的,脸都被打肿了,这事,你说怎么办?”泼妇道。

    宫如梦没有回答,她扭头看了一眼依依。

    依依正在几名培训老师的保护下坐在台阶上。

    她微垂着头,扣着手指甲,表情十分委屈。

    “依依,过来。”宫如梦淡淡道。

    “我不过去。是她不好,是她先骂我是没有爸爸的野种。我明明有爸爸,凭什么说我没有爸爸!”依依说着说着,眼泪啪啪的掉了下来。

    宫如梦眸中掠过一丝寒光,她扭头看着那个泼妇。

    在宫如梦强大极具压迫下的气场下,泼妇原本嚣张的气焰直接被强压了下去。

    “看我干什么?我女儿她也没说错啊。别人都说,宫依依没有爸爸。我女儿只是把事实讲了出来。”泼妇硬着头皮道。

    宫如梦目光冷扫了四周一圈,淡淡道:“谁说我女儿没有爸爸的?”

    周围鸦雀无声。

    宫如梦直接拿出电话,拨通了陶宝的电话。

    “梦姐?”陶宝的声音响起。

    宫如梦语气平淡:“你女儿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你过来一下吧。”

    “什么?!好,在哪?我现在就过去。”

    “东富路这边的易星钢琴培训学校。”

    “我知道了。”

    宫如梦收起手机,目光看了那个泼妇一眼:“还想说什么?”

    泼妇脸色尴尬:“总而言之,你女儿把我女儿打伤,这是铁的事实。道歉,赔钱。”

    那个小女孩也是声色厉荏道:“让宫依依给我跪下道歉。”

    宫如梦并不想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她看着那个泼妇,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需要道歉的是你。第一,你女儿骂我女儿在先。第二,你这一身劣质的香水和粉熏得我想吐。没钱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好吗?老老实实做一个丑女人不好吗?”

    那泼妇脸色当场就铁青了。

    “你,你,你!”泼妇气急,直接拨打了个电话:“老公,有人欺负我,快过来。”

    有围观者脸色大变。

    培训学校的老师也是脸色微变。

    有老师把宫如梦拉到一边,低声道:“依依妈妈,你不知道,她老公是道上的,专门收保护费的,人可凶了。”

    “真是好巧,依依她爸是专门治收保护费的。”宫如梦嫣然一笑。

    老师:......

    片刻后,陶宝和一个肩膀上纹着龙头的壮汉几乎同时抵达。

    陶宝喘着气,明显是狂奔过来的。

    依依看到陶宝过来,立刻扑到陶宝怀里:“爸爸。”

    陶宝抱着依依,稍稍平息一下气血,然后道:“依依,谁欺负你?告诉爸爸。”

    “我女儿欺负的,怎么了?”依依还没开口道,那个龙头纹身的青年就冷笑道。

    陶宝扭头看了一眼,咧嘴一笑:“老兄,好像很嚣张啊。”

    “这叫嚣张?哈哈哈,老子待会就会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嚣张。”

    那青年说完,直接面目狰狞的朝陶宝走去。

    “等一下。”陶宝站起来,把依依护在身后,淡淡道:“当着孩子的面打架不太好吧,不如我们进屋里好好聊聊?”

    陶宝指了指身后的建筑。

    青年咧嘴一笑,舔了舔舌头:“正合我意。”

    他走到宫如梦身边,又是咧嘴一笑:“美女,给殡仪馆打个电话,准备来收尸。”

    宫如梦嫣然一笑:“ok,你的体型看起来很大,至少需要一米八五的担架吧?”

    青年被宫如梦挑衅似的微笑和言语激的有点怒。

    “是你们自己找死!”

    说完,青年就率先进了屋。

    宫如梦走到陶宝身边,给陶宝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道:“下手注意点分寸,我可不想让依依她爸爸去蹲监狱。”

    陶宝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那个泼妇闻言:“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就你老公那身板,还说什么下手留分寸,真是笑死人了。我看你还是先把12o叫过来吧,叫的晚了,说不定你老公真的要送到殡仪馆了!”

    宫如梦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回给泼妇一个灿烂微笑。

    泼妇被宫如梦风轻云淡的态度气得不行。

    “该死!等会我老公把你老公打残废,你就笑不出来了!”

    这时,屋子里有动静了。

    只能里面惨叫几声后,陶宝毫无损的走了出来。

    “世道没落了啊,这年头连阿猫阿狗都敢去收保护费了。”陶宝摇摇头,一脸无语。

    “诶?!”

    那泼妇先是愣了愣,随即冲到了屋里。

    一个青年被揍的鼻青脸肿,正在屋里打滚哀嚎呢。

    正是她老公。

    而另一边,陶宝抱着依依,三人一起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