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34章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奇迹
    少许后,她略微沉吟,然后道:“陶宝,接下来该跟谁告别了?”

    “哦,叶冰雨。网?”

    夏晴想了想,然后道:“暂时不要告别了。”

    “啊?为什么?”陶宝诧异道。

    夏晴沉默少许,然后淡淡道:“冰雨最近一直被家里禁足,心情不佳,我们就不要再用这个无聊的告别去烦她了。”

    “无...无聊...”陶宝一脸抑郁:“我说,亲。你鼓足了勇气去跟云希姐她们告别,你不是挺支持的吗?怎么突然间变成无聊的东西了?”

    “本来就很无聊嘛。你要是真心告别的话,根本不用这种形式主义,做好自己,主动拒绝黄赌毒,拒绝胸和大腿,这样就行了。现在可好,公寓里的气氛被你弄的怪怪的,你得对此负责!”

    “诶??”陶宝眨了眨眼,弱弱道:“我怎么负责?你难道想让我把大家都娶了吗?”

    啪~!

    一个抱枕砸到了陶宝脸上。

    “你这混蛋的狼子野心终于露出来了!你想得美!”夏晴顿了顿,又道:“我是让你把公寓的气氛恢复正常!你知不知道,对女人来说,改变一个习惯是很痛苦的事情...”

    夏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对云希,尤其是暖暖、高妍她们,她们也已经习惯了调戏陶宝的生活。

    她们或许对陶宝并没有特别的想法,纯粹只是习惯和陶宝疯闹的生活。但因为自己看起来冠冕堂皇,但其实比较自私的想法,她们都不得不强迫自己去改变这种习惯。她们现在肯定也很不适应。

    夏晴挠了挠头:“啊啊,怎么弄的像是我错了一样?”

    片刻后,夏晴眼一瞪:“总而言之,你得把公寓的气氛弄回来。”

    陶宝暴汗。

    “我说媳妇,这,怎么弄?我总不能一个一个告别了,再去一个一个求复合吧。我的脸往哪放啊。”

    “我不管。又不是我怂恿你去告别的。”

    “不是,咱不能这么推卸责任啊...”

    “反正,你已经干扰到我的生活了,你要对此负责。”夏晴说完就上楼睡觉去了。

    宝哥一个人在客厅纠结。

    不用继续告别了,对陶宝而言,是好事。

    但这已经告别过的几个人怎么办?

    刚刚语重心长的跟别人说,亲,我要结婚了,我要和你告别,我要与你彻底划清界限。

    一会又要语重心长的跟别人说,亲,我还是无法和你告别,我们继续暧昧吧。

    想想,陶宝都头皮麻。

    自己虽然脸皮厚,但还是要脸的啊。

    结果,因为纠结这个事,陶宝一夜没睡着。

    而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宫如梦

    时间过的很快,今天已经周三了。

    也是她和红叶预约流产的日子。

    自从决定流产起,宫如梦就特别害怕听到儿歌。

    每次去培训班接依依,听到培训班播放的儿歌,宫如梦都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今天就要流产了,宫如梦根本无法安睡。

    她把依依哄睡后,就一个人下了楼。

    几次点烟,但都掐灭。

    几次拿起酒杯,但都放下。

    从小就极具女王范,遇事沉着冷静的宫如梦这个夜晚却像热锅里的蚂蚁,焦躁不安。

    终于熬到了天亮,她的神经却绑的更紧了。

    依依似乎看出了妈妈的焦虑,在去培训班的路上,她很贴心的拉着宫如梦的手:“妈妈,你怎么了?”

    宫如梦轻轻摇摇头,收拾下情绪,笑笑道:“没事,妈妈在想工作的事情。”

    “哦,如果妈妈有困难了,就去找宝爸爸帮忙吧。他肯定愿意帮妈妈的,因为他喜欢依依,也喜欢妈妈。”

    宫如梦轻笑道:“是吗?宝爸爸喜欢依依,妈妈知道。但他可不喜欢妈妈哦,他喜欢的是晴晴阿姨。”

    “谁说只能喜欢一个人了?我喜欢妈妈,但也喜欢宝爸爸,这很矛盾吗?”

    宫如梦微汗。

    咱这女儿从小就这么能言善辩,长大后还得了?

    她收拾下情绪,笑笑道:“你说的喜欢,和宝爸爸的喜欢,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依依不解。

    宫如梦头疼:“好了,依依,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搅合了,好好练钢琴,争取将来能到维也纳开个人音乐会。”

    “妈妈是不是不喜欢宝爸爸啊?”依依又道:“感觉,宝爸爸好可怜。”

    宫如梦嘴角扯了扯。

    你娘亲才可怜好不好?

    不,最可怜的是你的双胞胎弟弟妹妹。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宫如梦的眉宇间就流露出一丝痛苦。

    不过,她隐藏的很好,并没有被依依察觉到。

    “好了,你没良心的家伙,全世界就你宝爸爸最亲。”

    “嘿嘿。”依依吐了吐舌头,卖个小萌。

    宫如梦翻了翻白眼。

    片刻后,宫如梦把依依送到了钢琴培训学校,然后道:“依依,好好学习,不要跟小朋友打架,知道吗?”

    “嗯!依依知道。”

    宫如梦摸了摸依依的头,笑笑道:“依依真乖。”

    将依依送到培训班后,宫如梦就去了新世纪医院。

    红叶也刚刚来医院。

    “来这么早?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把孩子打掉吗?”红叶淡淡道。

    她虽然从事的是堕胎的工作,但她一直都比较反对堕胎。

    “呃,送大女儿去培训班,顺道就过来了。”宫如梦淡淡道。

    “这样。”红叶点点头:“你等我一会吧,我换身衣服。”

    宫如梦点点头:“好的,我,不急。”

    片刻后,红叶换了身白大褂出来了。

    她的几个助手也都来上班了。

    红叶看了宫如梦一眼,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宫如梦点点头。

    “那行吧。你先做一下检查,交一下费用,我们随后就进行人流手术。”红叶道。

    半个小时后,宫如梦躺在了人流手术的手术台上。

    红叶手里拿着一个注射器,又淡淡道:“我最后一次问你,真的要打掉孩子吗?这麻醉针会对正在育的胎儿造成伤害,也就是说,一旦注射了麻醉针,人流手术就没法终止了。”

    宫如梦沉默了很久。

    这一刻,她突然非常强烈的渴望一个契机,一个让她从人流手术台上离开的契机。

    可是,她很清楚。

    在平淡无奇的日常里,这种契机是不会有的。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奇迹。

    “怎么样?想好没?”红叶又道。

    呼~

    宫如梦深呼吸,然后淡淡道:“打针吧。”

    红叶点点头:“行。”

    就在红叶的针管即将刺入宫如梦身体的时候,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