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23章 女人三十如狼
    陶宝愣了愣,弱弱道:“做点什么是?”

    秦思笑笑,走到陶宝面前。天籁小『『说WwW.⒉

    “我们都是成年人,有些话,就算我不说出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

    “可是,你前夫还在客厅......”

    秦思突然双手揽着陶宝的脖子,脚尖踮起,直接吻到陶宝的嘴上,打断了他的话。

    “呃...”

    少许后,秦思松开嘴,看着镇定如常的陶宝:“你,不想做吗?”

    陶宝想了想,然后道:“总觉得,嗯,不太好。可能在你看来,我是很轻浮的男人。频繁嫖唱、脚踏几只船,总而言之是一个见女人就上的渣男。我是渣男,这不假,我承认。不过,我......”

    他顿了顿,随后看着秦思,又道:“我并不是种猪,并不是见女人就上。”

    秦思怔怔的看着陶宝。

    片刻后,她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

    “总感觉被你羞辱了。”

    陶宝微汗:“我真没有。如果让你有这种不太好的感觉,我向你道歉。”

    呼~

    秦思撩了撩额前的长,沉吟少许,才又道:“我果然是一个既没魅力,又很差劲的女人。”

    陶宝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个,思思姐,你别这么说。你怎么可能没魅力?我可是听说了,你只是去扫黄组帮了几次忙,那些年轻的民警们就被你迷上了,听说都等着你正式离婚,然后向你表白呢。至于差劲,就更谈不上了。”陶宝赶紧道。

    秦思笑笑:“好了,别安慰我了。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勾引男人,原本自信满满的,结果却是碰了一鼻子灰,感觉挺尴尬的。”

    “呵呵呵。”

    呼~

    秦思又吐出一口气:“算了,和衣睡觉吧。”

    陶宝点点头。

    之前宫如梦给他了短信,说她已经搞定夏晴那边了,让他不必顾虑。

    半夜。

    陶宝突然感觉身上多了一个重物。

    睁眼一瞅,暴汗。

    秦思正坐在自己身上。

    “思思姐,你干嘛?”

    “不爽!比不过宫如梦,我也认了。可为什么连那些小姐都比不过?”

    说着,秦思就开始脱陶宝的衣服。

    宝哥誓死不从,坚决不让脱。

    秦思也来了脾气,一定要脱。

    最后,陶宝没办法,一个劈掌打晕了秦思。

    “呼~都说女人三十如狼,这个阶段的女人好可怕!”

    最后,陶宝逃到了客厅和张泽阳为伴了。

    张泽阳不明所以啊。

    看到陶宝大半夜的来客厅,还以为要杀他,吓的脸都变成土灰色了。

    陶宝期间也的确数次做出要杀人灭口的举动。

    从后半夜到天明,张泽阳的神经都一直在紧绷着。

    他起初还打算报复秦思,但被陶宝这么一折磨,一丁点的报复之心都没了。”

    “这人绝对是变态!说不定是杀人狂魔!”

    张泽阳虽然性格暴戾,但他可没杀过人。

    七点钟。

    秦思从卧室里出来了。

    她穿的很性感,打扮的很漂亮,但眼神却充满幽怨。

    “嗯?张泽阳,昨晚没睡好觉吗?”秦思拿陶宝没办法,遂想把脾气到张泽阳身上。

    张泽阳眼里全是黑眼圈,他软弱无力道:“秦思,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纠缠你了。孩子给你,家产什么的都给你,只求你放过我。”

    “嗯?”秦思倒是有些意外。

    她略微沉吟,淡淡道:“如果你说到做到的话,我也不会故意找你麻烦。”

    “谢谢。”张泽阳没劲道。

    随后,三人去了民政局。

    一般来说,民政局周末是不上班的。不过,东海政府前不久推行了一项便民措施,民政局和银行一样,周末也有人值班。

    在陶宝的见证下,张泽阳和秦思签署了离婚协议,并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

    拿到离婚证书后,张泽阳直接就离开了。

    “呼~”秦思看着手里的离婚证书,长长松了口气:“这个小本子让我等的好辛苦。”

    陶宝笑笑:“思思姐,恭喜了。”

    秦思先是用幽怨的眼神看了陶宝半天,然后表情转换,笑笑道:“谢了。”

    “不客气,我就先走了。”陶宝道。

    秦思点点头。

    陶宝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走了大概几米,秦思突然又道:“陶宝,这次的人情,我先欠着,有机会再还这个人情。”

    陶宝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重新平衡好身体后,陶宝加快了行走度,很快就消失在秦思的视野里。

    他没有回黑玫公寓,而是直接回到了陶青山他们新租的房子。

    夏晴昨天也没回黑玫公寓,似乎跟陶琉璃睡在一屋。

    陶宝很担心呐。

    敲开门后,一家人正开开心心吃早餐。

    “爸妈,晴晴,姐,这都几点了还在吃早餐?”陶宝先是松了口气,然后笑笑道。

    “周末嘛。反正没有事做。”杨淑兰道。

    “也是。”陶宝顿了顿,挠挠头,又道:“我昨天,就是依依非要我留下陪她,我就......”

    夏晴翻了翻白眼:“不要解释了。本来我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的,但你一解释,可能反倒会引起我的怀疑了。”

    陶宝立刻闭上嘴。

    琉璃则嘟囔了一句:“有小孩就是便利。”

    杨淑兰嘴角扯了扯,没吱声。

    杨妈妈大概是最近最头痛的了。

    季明阳的事,慕容青青的事,陶宝的事,陶琉璃的事,每个人的事都很棘手。

    夏晴贴心的走过去给杨淑兰揉揉肩。

    杨淑兰只能看着夏晴很抱歉的笑笑。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琉璃这孩子跟其他女孩子不太一样,这丫头一条筋,她看中的男人就一定非他不嫁。

    但晴晴一直都是自己最喜欢的儿媳妇,现在又坏了陶宝的孩子。

    你说,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办才好呢。

    “对了,晴晴,我待会要去平河。”陶宝又道。

    “收购快递站的事吗?”

    陶宝点点头。

    琉璃立刻举手问:“梦姐去吗?”

    “这可是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收购案,梦姐作为公司负责人肯定要去的。”陶宝道。

    琉璃扭头看着夏晴:“晴晴,你不觉得,最近,陶宝和梦姐接触的有点多了吗?”

    “咳咳,我们是正经的上下级关系!”陶宝赶紧道。

    “呵呵。”晴宝宝两声冷笑:“好正经的上下级关系。”

    “不是,夏晴,你这语气就不太友善了。难道女上司和男部下就没有纯洁的关系吗?”陶宝理直气壮道。

    但其实外强中干,内心也是心虚的很。

    夏晴翻了翻白眼:“好了,我又没说什么。现在,我们一家子都等着你赚钱来养呢。好好努力吧,少年。”

    陶宝立刻打了个敬礼:“收到!领导。”

    他顿了顿,又道:“晴晴,有没有礼物要捎给你爸妈的?”

    杨淑兰白了陶宝一眼,没好气道:“你这孩子缺心眼呢。这明明该你表现了,你问晴晴干嘛。我跟你说,你要是搞不定晴晴她爸,我看你怎么跟晴晴复婚。”

    陶宝想到岳父大人就头皮麻。

    “上次,带岳父嫖唱的事,真的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

    --

    ps:关于错别字,有的的确是船长打错了,有的则是为了规避屏蔽词采用的同音字。大家知道什么意思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