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22章 宝哥被拖下水了
    正在客厅吃饭的三人都是愣了愣。

    秦思看到男人闯进来,脸色大变:“张泽阳!你,你怎么有我房间的钥匙?!我明明已经换锁了。”

    “呵呵,找给你换锁的师傅重新配一把不得了?再说了,这是我家!你凭什么把我关在外面?”

    “我们已经离婚了!”

    “是么?那离婚证书呢?拿来,我瞅瞅。”男人放肆大笑。

    秦思脸色铁青:“我很早就在法院起诉离婚了,但一直找不到你人,结果拖到现在都没离成婚。既然你主动现身了,那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吧!”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我现在要睡觉。”男人说完,直接朝秦思的卧室走去。

    “站住!”秦思脸色难堪:“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张泽阳站住,然后盯着秦思看了半天,然后哈哈大笑:“秦思,你这贱人,说什么因为我跟卖肉小姐私奔才愤而离婚,实际上你早就想离婚了吧!这个,这个男人就是你的姘头吧!”

    啪~

    宫如梦直接一巴掌扇到张泽阳的脸上,淡淡道:“这是我的男人,不要血口喷人。”

    “妈的!”张泽阳被扇了一巴掌,那个怒啊,他也扬起手准备回扇宫如梦,但看清宫如梦的时候,明显愣了愣。

    好,好漂亮的女人!

    性感、成熟,有气质!

    咕噜!

    张泽阳咽了口唾沫,把手放在宫如梦的肩膀上,嘿嘿一笑:“美女,交个朋友吧?”

    啪!

    陶宝突然拍掉张泽阳的手,站在宫如梦前面,表情淡漠道:“不要用你那肮脏的手碰梦姐。”

    “肮脏?”张泽阳突然脸色一寒,直接抡着拳头对着陶宝的脑袋就是一拳。

    站在稍远处的秦思脸色大变。

    “不好!张泽阳以前可是东海的业余拳击冠军,陶宝要是中他一拳...”

    “死去吧!”张泽阳酒后更加暴戾。

    他的拳头由远及近,在陶宝面前一点点放大,仿佛携带着巨大的力量。

    陶宝表情平淡,他不急不缓的伸出手,轻描淡写的迎面抓住了张泽阳的拳头。

    “你就这么点力量吗?”陶宝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五指开始慢慢聚力回缩。

    张泽阳愣了愣。

    动不了!

    他竟然完全动不了!

    同时,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收缩。

    “啊!”张泽阳痛苦的叫了出来。

    秦思目瞪口呆。

    这家伙...

    “大哥,放了我吧?求你了。”张泽阳的酒劲全散,整个人也清醒了,哀求道。

    “放了你?凭什么?”陶宝顿了顿,又淡淡道:“你刚才不是还叫嚣着要打死我吗?我呢,有一个不容别人触犯的逆鳞。那就是,绝对不能打我女人的注意。你犯了大忌。”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打你身后女人的注意了。”张泽阳额头全是冷汗。

    秦思眨了眨眼:“我也是他的女人。”

    众人:......

    秦思直接走到陶宝身边,挽着陶宝的胳膊:“陶宝,事到如今也没必要隐瞒了吧。”

    陶宝:......

    张泽阳那个脸色难堪啊。

    “秦思,你这臭****!我...啊!别,别使劲!”

    张泽阳刚想对秦思动手,就被陶宝捏的手骨都要断了,当即痛的跪了下来。

    陶宝明白秦思的意思,淡淡道:“明天把离婚证领了。”

    “好的,好的。”张泽阳立刻道。

    “我会在这里陪着你。”陶宝又道。

    宫如梦则道:“秦思,我带两个孩子回我那了。”

    秦思点点头:“麻烦了。”

    说完,宫如梦带着两个受惊的孩子离开了秦思的家。

    “思思姐,有手铐吗?我这一直抓着他,也累。”陶宝道。

    秦思立刻从卧室里拿出一个手铐。

    “秦思,你这是私刑,是犯法...”

    “闭嘴!”陶宝冷喝一声道。

    张泽阳畏惧陶宝,不敢再吱声。

    秦思给张泽阳戴上手铐后直接坐到了陶宝腿上。

    陶宝微汗,压低声音道:“我说思思姐,你就别刺激他了。”

    “他活该!对我家暴的时候,他怎么没怜香惜玉?”

    “嘶~除了沾花惹草,还有家暴呢?你好歹是刑警啊。”

    “他可是练武术出身的,以前还得过东海市的业余拳击冠军,我反抗过,但打不过他。”秦思道。

    “呃,原来如此。”

    郑泽阳蹲坐在地上,看着陶宝俩人窃窃私语秀恩爱简直气的要吐血。

    但是,他就像之前被他家暴的秦思,有气不敢出,有怒不敢发。因为,他打不过陶宝。

    片刻后,秦思觉得不解恨,干脆又道:“陶宝,不如把这混蛋绑起来,我们去睡觉吧。”

    “诶?”

    秦思往陶宝身上一贴,柔声细语道:“要是我们俩恩爱的时候,他闯进来就不好了。”

    陶宝头疼。

    结果,他还是把张泽阳给绑了起来。

    他可不想一夜不睡觉就看着张泽阳。

    张泽阳被封了嘴,丢在了客厅。

    而陶宝和秦思去了卧室。

    秦思的卧室跟宫如梦有点像,不但香气袭人,还整洁异常,家具俱全,床上均是高档床单被套枕头,还有几个毛绒玩具在枕边坐着。

    ????????电脑桌边堆得高高得则是厚厚的书籍,旁边则是一个衣橱,没有合得严实的橱柜门处夹着一条黑色透明蕾丝边的小内裤。

    陶宝心猿意马。

    秦思随后察觉到这里,稍稍尴尬,立刻把橱柜门关了。

    他先是给陶宝倒了一杯茶,然后抱歉道:“陶宝,对不起,把你拖下了水。”

    “唉,说实话,我真的没打算介入你和你前夫的事。我出面是因为你前夫想占梦姐的便宜。”

    秦思双手合一:“非常抱歉。我也没办法。但我必须要把这个婚离了。”

    “算了,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想撒手不管都没办法了。”

    秦思静静的看着陶宝。

    “看我干嘛?”陶宝问道。

    秦思笑笑:“嗯,总觉得世事难料。当初,我因为怀疑你杀了我弟弟,所以扫黄组抓到你的时候,我有点公报私仇泄愤。就算之后跟你有接触几次,依然没有改变我对你的看法。我始终认为你是一个花心、不负责任的渣男。没想到,现在,我却要依赖我一直讨厌的渣男。”

    “渣男之名也算名副其实吧。”陶宝并不能否认这点。

    秦思又沉默了。

    片刻后,她再度抬头看着陶宝:“哎,陶宝,把你拖下水真的非常抱歉。作为补偿,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