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14章 来,大家一起喝酒吧!
    “什么一国两制?”夏晴不懂。天籁小说WwW.⒉

    但云希懂啊。

    “上官雪儿这女人现在越来越调皮了啊,哪天要是梦姐不要你,我看你还得瑟不!”

    为了避免引起夏晴怀疑,云希并没有做出反击举动。

    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再度汇聚到暖暖身上。

    “暖暖,你可真是令姐姐刮目相看啊。你口口声声称自己性冷淡,没想到这么野性。可怜的陶宝,使出浑身解数都没能让暖暖有感觉....”

    啪!

    一个抱枕直接砸到了高妍后脑勺。

    夏晴一脸黑线道:“我们家陶宝什么时候浑身解数撩暖暖了?小心我告你诽谤!”

    云希端起茶杯,抿了口气,淡淡道:“一个高妍,一个上官雪儿,这俩女人就是欠被男人睡。”

    暖暖立刻道:“就是。尤其是高妍!”

    高妍一脸幽怨:“云希姐,你说雪儿姐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我也责怪呢?”

    夏晴则看着暖暖,轻笑道:“看来我们公寓又一个人成功脱单了,我们要庆贺一下啊。”

    云希点点头:“是应该庆贺一下。”

    暖暖好尴尬。

    她偷偷瞅了夏晴一眼,更是头皮麻。

    “啤酒已备好。”不知何时,上官雪儿已经搬了一扎啤酒出来。

    暖暖赶紧道:“算了吧,夏晴怀孕,不能喝酒。”

    “这里有果汁。”高妍拿了几瓶果汁出来。

    “呵呵呵,亲们,你们误会了。其实,我跟你们说实话吧。我就是大姨妈来了,然后弄到了内裤上,我就丢了。没有被什么男同学脱...脱掉。”

    “为什么要结巴?”

    “就是紧张,就是我也是被迫的。”暖暖在众人眼神的逼宫下,脑子当机,稀里糊涂的承认了。

    “哇,暖暖终于是承认了。”高妍率先鼓掌:“大家鼓掌。”

    掌声雷动。

    苏暖暖很是崩溃。

    “啊啊,不管了,承认怎...怎么了?我本来就是被迫的。错是陶宝,不是我!嗯嗯!”

    想通以后,苏暖暖直接走了过去。

    “好!喝个痛快!”

    就在众人准备开杯畅饮的时候,陶宝终于是回来了。

    “什么喜事,大家兴致这么高啊。”陶宝好奇道。

    夏晴笑笑:“暖暖脱单了。”

    “啊?”陶宝一脸碉堡,心道:“这是什么展开方式?自己脱了暖暖的内裤,她就找到真命天子了?难不成自己还有幸运库克的能力?”

    这时,暖暖道:“你们别瞎说啊,本小姐,嗯,没错,内裤的确是被人扒了。但是!我依然是清白之身,我依然是黄金单身贵族,谁有靠谱的优质资源给我介绍介绍。我们要是结婚了,免收你们红包!”

    高妍撇撇嘴:“真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呢?内裤都被人扒了,你跟我说,你还是清白之身?”

    “他,他...”暖暖憋了半天,然后眼一瞪道:“他早泻不行吗?!”

    众人:......

    “真是没用的家伙。”高妍拍了拍暖暖的肩膀:“暖暖,没事,咱以后就找金刚侠这样的男人。”

    众人:.....

    上官雪儿摇摇头:“你们真是太污了,还好夏雪不在。要是我可爱的学生被你们污染了,我绝对要找你们算账。”

    云希翻了翻白眼:“得了吧。自己一身毛还说别人是妖怪。我觉得,小雪还是转学比较好,跟着这样的班主任,小雪的将来真令人担心啊。”

    陶宝收拾好情绪,问道:“小雪呢?”

    “去陪琉璃了。说是去陪琉璃,主要是为了牵制琉璃。听说琉璃黑化以后,个人战斗力会爆表,恐怕也只有夏雪能与她抗衡了。”高妍道。

    “哦。”陶宝随后轻叹了口气:“小雪真是太辛苦了,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喔,心疼小姨子了。”

    夏晴眼一瞪:“高妍,你少阳腔怪调。”

    陶宝立刻道:“就是。”

    然后,晴宝宝一脸笑吟吟的看着陶宝:“亲爱的,我都没听你说过我辛苦。”

    陶宝头皮炸,立刻揽着夏晴的蛮腰道:“世界上最辛苦的人儿非我们家晴晴莫属,想想怀胎十月,多辛苦啊!”

    高妍撇撇嘴:“扯犊子。谁不是妈妈怀胎十月生出来的?你跟你妈说过,谢谢你,辛苦了,这样的话吗?”

    说完,高妍突然意识到什么,表情稍稍尴尬,立刻又道:“远的不说,就说梦姐。人家也是怀胎十月把依依生了出来,你听梦姐说过她很辛苦之类的话吗?就你们家晴晴娇气,我都听不下去了。”

    “同感。”暖暖点着头,眼神有一丝丝幽怨。

    夏晴倒是有些走神。

    “晴晴,别听高妍瞎说,她就是嫉妒。”陶宝轻笑道。

    夏晴这才回过神来,但只是‘哦’了一声。

    刚才高妍提到梦姐生依依的时候,夏晴突然意识到,依依也是陶宝的孩子。

    某种意义上讲,梦姐也是在给陶宝生孩子,但梦姐的确从未说过‘生孩子痛苦’、‘养孩子辛苦’这样的话。

    而自己最近仗着自己怀了孕,心态有点飘了。

    夏晴幽幽叹了口气:“可是,自己终究不是梦姐,做不了那么完美的女人。”

    陶宝身边的女人很多,但让夏晴从心底尊敬并憧憬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宫如梦。

    “晴晴,你没事吧?”陶宝见夏晴走神,又担心问道。

    夏晴摇摇头,笑笑:“没事。”

    “已经很晚了,你就别陪她们熬夜了,早点休息吧。”陶宝又道。

    “喂,陶宝,你要是让夏晴走了,那你就得留下来陪我们喝酒。”高妍道。

    陶宝微汗:“你们也别喝了,都十点多了,早点休息吧。”

    “明天周末。”上官雪儿笑笑道:“我支持妍妍,你让晴晴走,那你就得陪我们喝酒。”

    “再说了,我们都把啤酒打开了,你说不喝了,那怎么行?”高妍又道。

    “好吧,好吧。”陶宝无奈道:“我陪你们喝。”

    夏晴也没打算留在这里,那天医生也告诉她,怀胎不易,让她好好休息。

    她起身看着云希道:“云希姐,别让大家喝太多酒。”

    云希点点头:“放心好了,我是有分寸的。”

    夏晴点点头,随即就上楼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