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12章 梦姐是超级大笨蛋!
    这个问题倒是有些出乎陶宝意料。天籁小说WwW.『⒉

    他虽然知道赵霖在追求梦姐,但他并不知道孙香茹暗恋赵霖。

    陶宝收拾下情绪,然后轻笑道:“你想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诚实的答案。”孙香茹身子前倾,露出胸口的一片春光。

    明显是故意的。

    这孙香茹虽然是季明阳同父异母的妹妹,但她可是要比季明阳小了十多岁。

    孙香茹和宫如梦是大学同学,两人年龄也相当,都是三十岁左右。

    这个年纪的女人还是很有魅力的。

    还好宝哥身边女人众多,而且被各种开光,心智坚定不少。

    这孙香茹固然很诱人,但他并为之所动,神态表情依然很自然。

    孙香茹有些恼火。

    她要是对周小军做这个姿势,那家伙保准激动的跟条哈巴狗似的。

    孙香茹的身子重新归位,然后看着陶宝,淡淡道:“怎么?有这么难回答吗?”

    “不,并不难回答,上就是上,没上就是没上。我只是搞不懂你的意图。你也知道,梦姐是我的老板,我要是一不小心说了对老板不利的话,我可是要被辞退的。”陶宝轻笑道。

    “唔,我看宫如梦对你的态度,就算你把她强推了,她都不一定会辞退你。”

    “是么?多谢。但你这个建议,还是算了。”

    孙香茹有些不耐烦了。

    “答案。别贫嘴了。”孙香茹眉头微皱道:“不要说谎。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会看人撒没撒谎。我话给你撂在这里,如果你撒谎,你绝对得不到光盾快递。不信,你可以试试。”

    陶宝有些犹豫未定。

    孙凡看了看陶宝,然后突然猛的抱着陈柔狂吻起来。

    诶?

    陶宝和孙香茹都是一脸懵。

    陈柔也是一脸懵。

    周围的人立刻拿出手机,起哄的、录像的,拍照的,孙凡的突然情,迅在海底捞引骚动,整个餐厅都乱成一团。

    最后,保安赶了过来,直接陶宝一行人赶走了。

    而大堂经理认识孙香茹,不敢赶她。

    陶宝、孙凡和陈柔三人被赶出海底捞后,都是长松了口气。

    陈柔正要飙,陶宝突然道笑笑道:“孙凡,谢了,要不是你搅乱场子,我就陷入大麻烦了。”

    “你这么说,果然是跟你老板上床了啊,漂不漂亮?”孙凡嘿嘿笑道。

    “我可没说,小心我告你诽谤啊。”陶宝说完,挥了挥手:“行了,我得走了。”

    和孙凡、陈柔告别后,陶宝沉吟少许,最终还是打的去了宫如梦那里。

    依依已经睡了。

    “怎么这么晚过来?”宫如梦穿着睡衣给陶宝倒了一杯凉开水。

    陶宝想了想,随后把今晚的事情跟宫如梦讲了下。

    “唔...”宫如梦自己也端了一杯凉茶,在陶宝对面坐下。

    她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少许后,轻笑道:“那女人到现在对赵霖依然念念不忘啊。”

    “??”

    宫如梦随后把孙香茹暗恋赵霖的事告诉了陶宝。

    “原来如此。”

    “那梦姐,如果孙香茹再问我,我该怎么回答?”陶宝道。

    宫如梦轻笑道:“如实回答呗。那女人说的没错,她看人,特别是男人的撒谎,她一眼就能看穿。在这方面,我自愧不如。”

    “梦姐的眼力也很厉害了。”

    “不。”宫如梦摇摇头:“我看男人的眼光差得很,甚至还不如夏雪。我将来若是结婚,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我都不一定看得出来。”

    “呵呵呵,以梦姐的眼光,肯定不会找这样的男人吧。”

    宫如梦笑笑,没说什么。

    陶宝略微沉吟,看了看依依睡觉的楼上,又道:“梦姐,你现在和雪儿姐还好吧?”

    “说到这个了,我现在压力很大的说。”宫如梦轻笑道。

    “什么?”

    “雪儿这个年纪正是生龙活虎的年龄,需求比较强烈,我怕是有些力不从心了。”宫如梦轻笑道。

    人家梦姐神态自然,陶宝倒是自己脸红了。

    “哎,要是有人能帮我分担这个压力就好了。”宫如梦又道。

    “这,这种事,怎么分担压力?”陶宝道。

    宫如梦放下茶杯,两腿一叠,然后轻笑着看着陶宝:“陶宝,你能把雪儿掰直吗?”

    “啊?”

    “你吃惊什么?冰雨不是快被你掰直了吗?我觉得,你应该是比较拿手的...”

    宫如梦沉默少许,然后又淡淡道:“还是算了。总感觉这么做有点卑鄙。”

    陶宝静静的看着宫如梦,然后突然道:“梦姐,我做!”

    “啊?”宫如梦愣了愣:“为什么?你不小心翻船让晴晴知道了,她肯定很伤心的。”

    陶宝有些抓狂:“我知道这么做风险很大,但是,我不想让梦姐继续痛苦下去。你已经为雪儿姐做的够多了。如果只是因为一句承诺,你就要牺牲一辈子的幸福,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残忍。”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依依渐渐长大了。她现在还不知道你和雪儿姐的关系,但她终有一天会明白。她会怎么想?”

    “依依...”

    陶宝睡很呼吸,目光坚定起来。

    “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但是我愿意尝试。”

    宫如梦怔怔的看着陶宝。

    第一次,她突然觉得陶宝不在是她眼里的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而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少许后,她重新坐下来,身子斜靠在沙上,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我的运气也没有那么差嘛。”

    不过,最后,宫如梦最终还是拒绝了陶宝的提议。

    “晴晴怀孕了,你的全部精力都应该放在晴晴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身上。我是一个母亲,我知道女人孕期的脆弱。你是晴晴的男人,这个时候就要像个英雄守护着她。”宫如梦平静道。

    陶宝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宫如梦严肃的眼神,最终像蔫了的皮球:“我知道了。”

    宫如梦笑笑,她看了看时间,然后道:“好了,时间已经很晚了,早点回去吧,别让晴晴担心。”

    “嗯。”

    陶宝随后就离开了宫如梦的别墅。

    坐着出租车返回黑玫公寓的途中,陶宝瞅着路边不断后退的霓虹,幽幽叹了口气。

    “梦姐真是一个级大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