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602章 情敌见面
    “叔叔他,他...”苏暖暖眼神闪烁。

    杨淑兰的脸瞬间就黑了。

    “他该不会是跟慕容青青约会去了吧?”

    “嫣然,呃,淑兰,你说的那个白富美,难道就是陶宝妈妈慕容青青?”张明丽。

    杨淑兰没好气道:“是啊,您愿意让您的女婿娶两个女人吗?”

    “那肯定不行!”张明丽果断否认。

    然后,姐姐大人就一脸委屈的看着张明丽:“姥姥,妈妈的幸福重要,难道我的幸福就不重要吗?”

    张明玲头皮发麻。

    外孙女这可怜楚楚的表情,她老人家根本遭不住啊。

    可是......

    最后还是李建国发话了。

    “琉璃,别闹了。”

    “好吧。”

    处于众人意料,琉璃答应的非常爽快。

    不过,夏晴却是更警惕了。

    她和陶琉璃明争暗斗这么多年,实在是太了解她了。

    这女人脑子里根本没有‘学乖’这两个字,肯定又在策划什么不轨企图了。

    “所以,这陶青山同志到底去哪了?”杨淑兰一脸‘微笑’。

    “哦,爸接个电话就出去了。”琉璃道。

    “谁打的?”

    “不知道。”

    “呵呵。”杨淑兰两声冷笑:“这陶师傅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啊,家风不良,这。要不要整顿朝纲呢?”

    夏晴立刻道:“必须!”

    不过,这次真的是杨淑兰误会陶师傅了。

    他是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匆匆离开了。

    但这个电话并不是慕容青青打的,而是季明阳。

    季礼并没有告诉季明阳杨淑兰的事。

    但季明阳最终还是知道了杨淑兰在东海的情报。

    这位燕京豪门的掌门人在收到情报的第一时间就赶到了东海。

    不过,他并没有联系杨淑兰,而是联系了陶青山。

    某高档酒吧。

    “呀,你就是陶青山,陶师傅啊,久仰久仰。”一个中年男人笑吟吟道。

    正是季明阳。

    说实话,无论是家世、才华、能力、相貌、气质等等各方面,季明阳都要甩出陶青山几道街。

    这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家世就不用比了,完全没有可比的。

    单说相貌,陶青山也是远不如季明阳。

    年轻时候的季明阳可是名震帝都的帅气公子,而年龄越大,随着阅历的增长,季明阳的气质和气场也是日益见长。

    如今的季明阳完全就是富豪版的偶像明星。

    而陶师傅相貌就普通了很多。

    面对季明阳一脸热情,陶青山有所抵触。

    他不是不知道这是一趟鸿门宴。

    但是,他不得不赴约。

    因为他是一个男人,因为他是杨淑兰的丈夫。

    “我并不认识你。有话快点说,我还要给我老婆做饭。”陶青山开口道。

    季明阳差点没呛着。

    这乡巴佬倒是挺实诚。

    不过,没有人告诉他,这样说话很不礼貌吗?

    唉,乡巴佬终究是乡巴佬,怎么配得上嫣然?

    季明阳轻轻摇摇头,随即淡淡道:“行,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坦诚布公好了。”

    他顿了顿,看着陶青山,淡淡道:“和嫣然离婚。”

    “呵,搞笑。你算哪根葱?你让我们离婚就离婚啊。”陶师傅不开心。

    “凭什么?就凭我是嫣然的初恋,就凭我是嫣然最爱的男人,就凭...”他顿了顿,又道:“琉璃是我的女儿。”

    陶青山涨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和陶宝还有些不同,至少他没有陶宝那种伶牙俐齿。

    而且,自信心不足。

    面对季明阳的强势,陶青山从一开始就处于守势,现在更是节节败退。

    陶青山的反应完全在季明阳的意料之中,他突然收回气场,儒雅一笑:“青山兄弟,这样好了,我们只喝酒,今天不聊嫣然。”

    说完,没等陶青山回答,季明阳就道:“服务员,有轩尼斯吗?”

    “我不喝外国酒。”陶青山憋红着脸道。

    “那行。两瓶茅台,最好的那种。”季明阳道。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道。

    季明阳随即看着陶青山,又是微微一笑:“青山兄弟,别站着,坐呀。”

    从始至终,季明阳就完全掌握着事态发展。

    陶青山不是没想过反抗,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办法。

    当季明阳提到喝酒的时候,陶青山总算找到了突破口。

    身为东北人,酒量那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因为喝翻过不少次,也因此干了不少糊涂事,譬如把陶宝给种了出来。

    但陶师傅觉得喝翻一个京城老板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几杯下肚,陶青山就觉得不对劲了。

    自己已经开始头晕,但对面的季明阳跟没事人似的。

    陶青山虽然可能不太聪明,但是他并不笨。

    他已经意识到一个扮猪吃虎的高手了,不,严格来说,自己才是猪。

    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在‘控制着’自己。

    陶青山心中有一种非常沮丧的感觉。

    这种沮丧并不是他和季明阳在家世上的差距,而是两人能力上的差距。

    真的很大。

    越想越沮丧的陶青山能做的也只有借酒消愁了。

    事情自然而然的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就算季明阳不劝酒,陶青山就会一直喝闷酒。

    而这也完全在季明阳的掌控中,甚至说,完全是在按照他的剧本在发展。

    没多久,陶青山就喝的有些不省人事了。

    季明阳端起自己的酒杯,抿了一小口,然后看着陶青山摇了摇头。

    “不明白,为什么嫣然会选择这种男人?怎么看他都和那些市井小民没什么区别。”

    虽说按照自己的剧本把陶青山灌醉了,但季明阳并没有打算利用烂醉的陶青山做点什么。

    太低端,不符合他的身份。

    而且,他已经确认了,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他对付,换句话说说,这个叫陶青山的男人还没资格成为他的情敌。

    太弱了。

    “服务员,把这个人送到兰乔圣菲小区的黑玫公寓。”季明阳淡淡道。

    “先生,我们不提供送客的服......”

    季明阳什么都没说,直接打开包,拿出一扎人民币。

    “这是酬劳。”

    服务员目光扫了一眼,暗暗咂舌。

    “这至少一两万块吧!”

    “我送!”服务员立刻道。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平淡的声音响起:“不用了,我来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