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98章 夏晴的纠结
    进了宫如梦的办公室。

    宫如梦微笑道:“先坐,我给你们倒点水。”

    少许后,宫如梦端着两杯温开水分别放在夏晴和杨淑兰面前。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而来?是夏晴怀孕曝光的事吗?”宫如梦微笑道。

    夏晴点点头,她一脸尴尬道:“梦姐,对不起,我有点得意忘形,就顺口说了出来。”

    宫如梦笑笑:“什么叫得意忘形?怀孕对女人而言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理所当然应该开心。”

    “可是,这却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协定。”

    “没关系。怀孕这种事也没法瞒多久,陶宝早晚会看出来的。”宫如梦轻笑道。

    夏晴没说完,看了杨淑兰一眼。

    然后,杨淑兰就笑笑开口道:“如梦,我和夏晴商量了,既然晴晴的孩子曝光了,那依依也应该获得公平的身份,她们两个都是陶宝的孩子,不能顾此失彼。”

    她顿了顿,又道:“我觉得上官老师也不会在意的,毕竟,依依并非是你和陶宝亲热诞生的,而是人工受孕,你们并没有肉体上的接触,所以,我觉得,这个,上官老师应该不会介意的。”

    夏晴小心翼翼补充道:“我把你和雪儿姐的关系跟我妈说了。对不起。”

    “哈~”宫如梦看着夏晴没好气道:“晴晴,你真是守不住秘密啊。”

    “对不起!”夏晴赶紧道。

    宫如梦摆了摆手,笑笑道:“开玩笑的,既然我对你们公开了,就不算秘密了。只要不让东海大学的校方知道就行了。雪儿还是挺在乎她大学教师的工作的。”

    她顿了顿,又道:“至于你们说的让依依认亲的事...”

    宫如梦沉默下来。

    杨淑兰见状,立刻问道:“怎么了?不太合适吗?”

    “我知道你们是心疼依依,但是你们没有考虑过另外一件事情。就算是孩子,也是有占有欲的。现在依依以为陶宝不是她的亲爸爸,所以她内心对家庭团圆的占有欲是在无形中被压制着的。如果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就算不说,内心也一定在想,为什么我也是爸爸的女儿,却不能和爸爸在一起生活?”

    夏晴和杨淑兰都是愣了愣。

    她们并没有考虑到这点。

    办公室里一片沉寂,三人都没有说话。

    “那,如梦,你说怎么办?”最后,杨淑兰开口道。

    宫如梦笑笑:“保持目前这种情况,就行。你们这么疼爱依依,已经是她的幸运了。既然夏晴怀孕的事曝光了,那是不是要准备复婚的事了?”

    夏晴却是露出纠结的表情。

    “啊?都怀孕了,还不想复婚啊?”

    “梦姐,不是我不想复婚。只是眼下这个混乱的情况...”

    “陶琉璃的事吗?我和依依的事,你不用在意。我们母女在陶宝来东海之前就生活的很幸福,有陶宝,只能算是锦上添花,没陶宝,也一样快乐生活。”宫如梦道。

    夏晴叹了口气:“不只是琉璃姐的事,还有我父母。我妈可能没啥意见,但我爸肯定不会同意。”

    “他就算再不喜欢陶宝,他女儿也是怀了陶宝的孩子呀。而且,我觉得,叔叔并不是那种棒打鸳鸯的人,最多也不过是抱怨几句,或者和你冷战几天。等将来,你怀胎九月把孩子生下来,我保证你老爸会非常开心。”宫如梦道。

    杨淑兰接过话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怀孕的事,你爸妈还不知道吧?”宫如梦又道。

    “嗯,还没告诉他们。”夏晴道。

    “给他们说吧。外公外婆也是有知情权的。随便把二老叫来东海,商量一下复婚的事。”宫如梦道。

    “哦,好吧。”

    “嗯,好了,如果没有啥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得去幼儿园接依依。你们可以去找陶宝和夏雪,他们在七号办公室。”宫如梦又微笑道。

    “哦,接孩子重要,如梦,你就先去吧,不用管我们。”杨淑兰道。

    “行,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宫如梦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宫如梦离开后,夏晴突然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晴晴?”杨淑兰赶紧问道。

    “我感觉,我永远也变成不了梦姐那样的女人,成熟、知性,聪慧,受人敬仰。”夏晴叹了口气道。

    杨淑兰摸着夏晴的头,轻笑道:“傻孩子,为什么非要跟别人比啊,做好自己就行。”

    “可是,妈肯定也喜欢梦姐那样的儿媳妇,简直就是完美儿媳的楷模。”

    杨淑兰笑笑:“是,没错,妈的确挺喜欢如梦的。但妈还是更喜欢我们家晴晴啊。”

    “谢谢妈。”

    “真是傻丫头。好了,别多想了,我们去看看陶宝和小雪吧。”杨淑兰笑笑道。

    “嗯。”

    随后,俩人来到了七号办公室,敲了敲门。

    少许后,夏雪打开了门。

    看到门外的杨淑兰和夏晴,夏雪明显愣了愣。

    “阿姨,姐,你们怎么来了?”夏雪开口道。

    “来看看你和陶宝的工作啊。”杨淑兰微笑道。

    这时,陶宝也走了过来:“妈,你们来,怎么不打声招呼啊?”

    杨淑兰轻笑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陶宝刚经历枕着夏雪双腿睡觉的事,有些心虚。

    “不是,我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咳咳,快进来吧。”

    杨淑兰先进来,随后夏晴也跟着进来。

    她打量了一下办公室,道:“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来陶宝上班的地方呢。”

    “谁说的?我们俩之前不是在百合婚姻相过亲?”陶宝道。

    “嗯?”杨淑兰愣了愣:“什么相亲?”

    “妈,我跟你说,夏晴她竟然在婚介所征婚。”

    夏晴怒:“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不给妈说说,你那些骗婚史啊!”

    “到底怎么回事?”杨淑兰一头雾水。

    最后,还是夏雪把陶宝和夏晴乌龙相亲的事讲了下。

    杨淑兰听后,瞪了淘宝一眼:“陶宝,你竟然做过婚托,这要是被你爸知道,会把你骂的狗血淋头不可。”

    她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事说明你们俩注定是有缘分。”

    “对,没错。”陶宝立刻附和道。

    “哼~”夏晴傲娇轻哼一声。

    少许后,她突然意识到什么:“陶宝,这办公室里就只有你和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