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83章 猎人公司的董事竟然是...
    “说起来,普兰岛的婚姻法倒是挺宽松的。?网?  不仅允许堂亲、表亲结婚,而且婚姻法里并并不局限一夫一妻...嗯?等等。”

    陶宝突然现了什么法律的盲点!

    余霜一眼就看穿了陶宝的心思,轻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要开后宫就要抓紧时间了。听说,普兰岛的婚姻政策也在收缩。前段时间,有律师向普兰岛最高立法机关,也就是猎人公司的董事会提议,废除近亲结婚,明确一夫一妻制。猎人公司的董事会已经受理了该律师的提案,并表示会进行认真考虑。”

    余霜顿了顿,又道:“鉴于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是一夫一妻制,而且,普兰岛上的居民绝大多数也都是一夫一妻,无论是一夫多妻还是一妻多夫,都是名存实亡。我觉得,该提案通过的概率极大。”

    “诶?不要啊。除了中东,这普兰岛可是一夫多妻信仰者的最后一片净土了。”

    “净土...”余霜叹了口气:“我们俩的脸皮都挺厚的。”

    她顿了顿,又道:“跟我说有个屁用,跟猎人公司的董事会说去。”

    陶宝叹了口气:“算了吧。这猎人公司董事会可是世界上最为神秘的董事会了,我找谁说去。”

    在普兰岛,猎人公司董事会在国家层面上行使着立法权。

    通过立法来对普兰岛进行管理和控制。

    无论法院,还是警察组织都是依据猎人公司董事会制定的法律来行使各自职权。

    纵观全球,猎人公司的董事会是唯一一家能制定国家法律的董事会,最牛董事会名副其实。

    陶宝突然想起什么:“对了,霜姐,你人脉广,有认识猎人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吗?”

    余霜略微沉吟,然后开口道:“我只知道一个人。”

    “谁?”陶宝立刻问道。

    “罗兰。”余霜淡淡道。

    “什么?!”陶宝脸色微变:“罗兰是猎人公司的董事?这罗家不是只有陶青莲是猎人公司的董事吗?”

    余霜又叹了口气:“我跟你说实话把,陶青莲并不是猎人公司的董事,罗兰才是。据我所知,猎人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共有九人,罗兰变成植物人后,猎人公司并没有补缺罗兰空出来的名额。也就是说,罗兰昏迷的这半年,猎人公司董事会一直都是八人在运行。但是偶数成员的弊端就是,很多时候,赞同意见和反对意见人数相同,倒是决策效率极慢。所以,普兰岛这半年来的法律更新节奏明显慢了很多。”

    陶宝并没有听到余霜后面的话,他完全是被余霜前面的话给震惊到了。

    天啊撸的,罗兰竟然是猎人公司的董事!

    他跟很多普兰岛的人一样,都认为陶青莲才是猎人公司的董事。

    “对了,霜姐,那陶青莲的传闻是怎么回事?”陶宝又道。

    “陶青莲的传闻完全是一个误会。大家知道罗家有一个猎人公司的董事成员,是女性。可是,你看罗氏家族的女性,除了陶青莲,在阅历、见识、才能、交际等各方面能力能胜任猎人公司董事以外,还有谁能胜任?”

    余霜顿了顿,又道:“没有人会想到罗兰这个年仅二十四岁的小丫头。当然,陶青莲虽然不是猎人公司董事,但她依然是罗家最有权势的人。”

    “为什么?”

    余霜顿了顿,似乎在思考,少许后她才又道:“陶宝,你知道云燕俱乐部吗?”

    “知道。那是一个全球富豪俱乐部,听说世界财富排行榜前百名中,很多都是云燕俱乐部成员。”陶宝道。

    余霜点点头:“星空俱乐部的成立是为了对抗另外一个老牌商业富豪联盟,星空俱乐部。而陶青莲就是云燕俱乐部的起者之一,目前担任着云燕俱乐部的副会长一职。”

    陶宝明显吃了一惊。

    云燕俱乐部是世界上唯一能抗衡星空俱乐部的商业联盟,小道消息,其全体成员的总身价高达八千亿美元!

    不过,吃惊之后,陶宝还是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

    “对了,霜姐,罗兰她,为什么能成为猎人公司的董事?”陶宝开口道。

    余霜沉吟少许,才道:“这个,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一直在猜想,罗良对罗兰这么执着,到底是因为暗恋罗兰呢,还是因为罗兰身上有着令罗良执着的才华或秘密什么的?”

    陶宝接过话道:“而这种才华或者秘密正是罗兰之所以能进入猎人公司董事会的原因。罗良的目的就是想窃取罗兰的才华或秘密,取代罗兰进入猎人公司董事会。”

    余霜竖起大拇指:“啧啧,我们俩还是很心有灵犀啊。对,这就是我的个人猜测。”

    她顿了顿,又道:“但具体是什么原因,罗兰心里大概有个数。只是罗兰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她醒不来,这恐怕会成员永久的谜。”

    陶宝双手交叉紧握着。

    他沉默片刻才道:“霜姐,罗兰的确是我打伤的。”

    余霜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陶宝,静待着他的下文。

    陶宝又道:“是罗兰的委托。她委托自己杀了她,不然她就自行了断,而且是吸食大量毒品这么个死法。你知道的,我之前接过一个毒君子请求杀他的委托,当时看到那个毒君子的模样,我就对毒品深恶痛绝。所以,我答应了罗兰。”

    “但是,你在开枪打罗兰的时候,故意打偏,子弹并没有射中罗兰的心脏。对吗?”余霜道。

    陶宝点点头:“上次庭审,我向法官提交的证据是罗兰亲自写的遗嘱。”

    “原来如此。”余霜略微沉吟,又道:“可是,罗兰为什么要求死?”

    陶宝摇摇头:“不知道。我问过她,但她没有说,只是表示活累了,想要去天堂。”

    “唉,真是解了一个谜团,又冒出一个谜团。罗兰这丫头身上全是谜啊。话说回来,你和罗兰合作了那么久,就没有现什么吗?”

    “这真没,可能罗兰藏的太深了。”

    余霜白了陶宝一眼:“你的心思都在和云希谈恋爱以及思念你的前妻上,真的有认真观察罗兰吗?”

    “哈哈哈。”陶宝挠挠头,他还真的没去认真观察罗兰的表现。

    “算了,不提这事了。”余霜顿了顿,看着陶宝:“吃完晚餐,陪我去逛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