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79章 宝宝啊,你这思想很危险啊
    陶宝和宫如梦离开医院后,就分开了。

    宫如梦去了公司,而陶宝则又回到了欢乐谷,毕竟爸妈,还有宫父宫母都还在欢乐谷的棋牌室打牌。

    到了棋牌室,四人正玩的不亦乐乎。

    这两家父母的关系意外的超和谐。

    宝爸虽然开了二十多年出租车,但还是没有养成和陌生人打交道的习惯,有轻微的性格孤僻症。

    但这会,他和宫氏夫妇相处的挺欢乐的。

    而宫父素来严厉,不苟言笑,这会和陶青山两人确实有说有笑。

    陶宝又下意识里想起了老爹和前老丈人,这俩人都有着拗脾气,关系一直不太好。

    “梦姐...”

    陶宝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轻叹了口气。

    他没有打扰四位老人的雅兴,随即就出了棋牌室。

    在欢乐谷里转了片刻,然后在一个长椅上坐下。

    无论在欢乐谷的哪个角落,都能看到那高耸的摩天轮。

    陶宝静静的看着摩天轮,突然想起了余霜。

    那是三年前,陶宝刚认识余霜不久,在谈论到个人感情的时候,余霜曾经指着摩天轮说:“我将来结婚的时候,婚礼不在教堂,就定在摩天轮里。我和我的爱人站在摩天轮里,从最低处出发,一点点升到最高点,然后再一点点降落,回到我们出发的起点。我们相互依偎着,一起眺望最美的风景,一起面对人生的低谷,牵着手,走到老。”

    说这些话的时候,余霜眸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余霜再也没有提过她的摩天轮婚礼。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余霜开始变成了独身主义者。

    “是因为陆千音口中的那个男人吗?还是因为余霜发现自己无法生育之后?”

    他拿出手机,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最终还是拨通了余霜的电话。

    手机在嘟嘟足足半分钟后才接通。

    “喂。”余霜的声音响起。

    “霜姐,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啊。”陶宝赶紧道。

    “哦,一点小感冒。”

    “这听起来根本不像是小感冒吧!”

    “没事。咳咳,陶宝,你打电话有事吗?啊,不会是想讨债吧?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余霜立刻道,但说完,她又低声咳嗦了几下,明显是捂着嘴巴咳嗦的。

    这一刻,陶宝突然有些心疼余霜。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情。

    他心疼过夏晴,心疼过云希,心疼过很多女人,但唯独没有心疼过余霜。

    因为在之前的他看来,余霜是一个坚强的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怜悯的女人。

    但这一刻,他却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陶宝他其实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他有着大部分男人的心理共性,虽然爱着某个女人,但却克制不住滥情的坏毛病。只是他这种滥情并不是那种以播种为目的的滥情,而是因为性格里温柔的部分让他对着身边的女性有种保护欲。

    陶宝也知道他这种性格不对,不仅对不起夏晴,也对不起被他招惹过的女人。

    他也很苦恼,只是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时候,他也羡慕过小说里那些龙傲天似的男主角,王八之气一放,我的女人是我的,你的女人也是我的。什么?你不同意做我的女人?先拖到床上啪啪了再说。

    他做不到这点。

    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时候,陶宝就遵循着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去做。

    “我说陶宝,你,你不会真的是讨债吧?我现在真没钱,再给我一个月时间...”

    “笨女人。”陶宝突然道。

    “小子,你想造反了,竟然说你霜姐姐是笨女人,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那男人是谁?”陶宝突然开口。

    “啊?什么男人?”

    “我都听陆千音说了,你现在为情所困,很憔悴。”陶宝开口道。

    “陆千音那个傻叉女人,话真多!”余霜咬牙切齿。

    她收拾下情绪,又道:“你,找他想干什么?”

    “我想和他聊聊。为什么不要我们家霜姐?”

    “唉,傻宝弟。不要我的理由多了。譬如对方有老婆。”余霜道。

    “啊,对,对方是有妇之夫啊。”

    余霜叹了口气:“是啊,所以,尽情的嘲笑我吧。没关系,反正我脸皮厚。”

    “不,我觉得霜姐没错,错的是道德!凭什么有了老婆就不能有情人了?”陶宝道。

    余霜:...

    “宝宝啊,你这思想很危险呐。被你媳妇听到,会被肢解的吧?”余霜语重心长道。

    一股凉风拂过宝哥的脖子,凉凉的。

    不吱声了。

    “好了,不用担心,我没事。”余霜又道。

    陶宝依然没有说话。

    两人沉默少许,余霜又道:“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说完,没等陶宝开口,余霜就挂断了电话。

    陶宝看着被挂断的手机,里面还响着电话忙音。

    很久以后,他才挂断电话。

    当天晚上,陶宝坐飞机去了燕京,并从燕京转航班抵达玛哈共和国港口城市科尼,又坐渡轮抵达了普兰岛。

    陶宝知道,这几天他有很多事情要忙,要陪来东海的父母,要去调查暖暖的姐姐苏柔柔,有很多事情要做。

    前面也说了,当陶宝迷茫,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的时候,他往往会倾向于去做内心最想做的事情,而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去看望余霜。

    虽然电话里的余霜竭力保持着没事状态,但陶宝听得出来,她病的其实很严重。

    余霜的朋友本来就不多,云希不在的时候,能陪余霜的朋友就陆千音一个。而现在连陆千音都来华出差了,余霜就真的在普兰岛孤独一人了。

    从电话里就能听出来,并没有人照顾生病的余霜。

    以那女人好面子的性格,大概也不会让属下、助理来照顾她。

    当然,在启程之前,陶宝对国内的事也做了安排。

    他和宫如梦联合,说了一个谎。

    宫如梦告诉夏晴,还有宝爸,宝妈,说:“公司有紧急出差任务,需要信得过的人,所以就派陶宝去了。”

    大家都很信任宫如梦,并没有任何怀疑。

    至于余霜这边,她并不知道陶宝已经来普兰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