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75章 最美的女人
    “其实是一个承诺。』  天籁『小说WwW.⒉”宫如梦淡淡道。

    “承诺?”

    宫如梦点点头:“大概十年前吧,我浏览论坛,偶然看到一个id为neige的网友在论坛提问,有没有一种能让人微笑着死去的自杀方法。

    下面有很多网友都觉得neige在开玩笑,纷纷恶言相向。

    有的建议她服用老鼠药掺兴奋剂,有的建议她从东方明珠塔上跳下来,甚至有人建议她直播自杀过程。

    我本能觉得有点不对劲,就通过网站私信联系到了neige。我跟她说,我知道一种能让人微笑着死去的自杀方法,我也跟她有一样的念头,约她一起自杀。

    neige对我的建议很感兴趣,立刻答应了。

    三天后,我在东海的一个酒店房间,见到了从燕京来的neige。

    她看起来很小,最多不过十五六岁。

    她对我似乎很信任。

    我趁机建议,聊一聊自杀的原因。

    她跟我讲了。

    这是一个豪门家庭的伦理悲剧。父亲和大娘偷情,俩人甚至密谋用慢性毒药毒杀大伯,让我父亲成为唯一继承人。但这个阴谋不巧被neige知道了。父亲凶相毕露,甚至想想杀人灭口。她逃去找母亲,寻求母亲的保护。但母亲却将她用安眠药放倒,送给父亲处置。

    就在neige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大娘突然暴毙了。失去了大娘这个内应,悄悄毒杀大伯的计划也因此告吹。父亲最终放了neige一条生路。

    只是,父亲的残暴和母亲的冷漠彻底了摧毁了neige活下去的动力,但是她又不想哭着死去,所以才在网上了那个帖子。

    讲完她的故事,neige问我,为什么想要自杀?

    我告诉她,我没有想自杀,我骗了她,因为我想救她。

    neige盯着我看了大概一分钟,一句话没说,然后突然从窗口跳了下去。

    当时,我们是在八楼。

    一般情况下,从八楼坠落几乎是不会有生还可能的。

    但是neige很幸运,她跳楼的时候,楼下刚好停着一辆载满棉花的大货车。

    她砸穿了大货车的封闭车厢,落到了棉花堆里,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她的腿还是摔骨折了。

    这个事情,我要负很大责任。

    所以,那段时间,一直都是在医院照顾她。

    也就在这个过程中,那孩子开始喜欢上了我。

    有一天,她突然问我:‘等她长大,可不可以和我结婚?’

    我告诉她,‘如果十年后,你还喜欢我,我就和你结婚。’

    她说好。

    第二天,她就擅自离开了医院,不知去向。

    十年后,就在我几乎快要忘了这个承诺的时候,neige突然又出现在我面前。

    她说,她依然爱着我。

    我当时已经通过人工受孕有了依依,但neige说,她不介意。

    就这样,我们在一个多月前趁着她休假,去美国领取了结婚证。”

    陶宝听完,久久没有说话。

    他知道梦姐口中的neige就是上官雪儿。

    只是他并不知道,上官雪儿经过有过如此灰暗的过去。

    同时,陶宝也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上官雪儿是燕京四大豪门之一上官家族的子弟。

    近年来,上官集团家族内讧可是上流社会津津乐道的话题。

    就算是坊间也有不少人知道上官家内斗的事。

    内斗的两大主角就是上官凌云的父亲上官志以及上官雪儿的父亲上官牧。

    陶宝原以为华裔财阀中,以皇甫家内斗最为激烈,但现在看,恐怕上官家族的内斗更血腥,更惨烈。

    少许后,陶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突然觉得好对不起雪儿姐。”

    他指的是,那晚,他和宫如梦啪啪的事。

    宫如梦背靠着树,平静道:“你不用自责,是我主动的。”

    陶宝看了宫如梦一眼,沉默少许后,又道:“可能这么说,对雪儿姐是一种伤害。但是,我真的觉得,梦姐是被一个玩笑般的承诺绑架了。你根本不是拉拉,却要去迎合雪儿姐的需求,感情上的,甚至生理上的。换作任何一个正常女人都会不堪重负,但是你却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宫如梦目光再度落到远方,平静道:“倦怠肯定是有,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没什么可抱怨。”

    陶宝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宫如梦。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上官雪儿的遭遇,他更心疼宫如梦

    这是一个身材也好,性格也罢,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的完美女人。

    她有着女王的强势气场,也有着邻家姐姐的温柔,值得人去信任,去依赖,去憧憬、去爱慕,去尊敬。

    在陶宝的关系网里,无论是逗比二人组,还是傲娇如夏雪,高冷如叶冰雨,亦或者面瘫如夏雪,无一不对宫如梦保持着憧憬与尊敬。

    这本身就是一种人格魅力。

    这时,陶宝突然念起了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宫如梦扭头看着陶宝,轻笑道:“你这是说我?”

    “是。梦姐不愧是连续多年蝉联东海最美尤物的女人,人美,心灵更美。李延年的这《北方有佳丽》非常适合形容你。”陶宝笑笑道。

    宫如梦笑笑:“陶宝,第一,东海是中部的沿海城市,算不上是北方地带。第二。”

    她看着陶宝,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的弧度,又道:“你知道这词的意思吗?”

    “呃,不是形容美人的吗?我记得,这是李延年根据她妹妹写的。”陶宝纳闷道。

    “描写美人只是这乐府诗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才是这《北方有佳丽》的真正含义。是说,美丽的女人常常带来“倾城、倾国”的灾难。纵然如此,也不能失去获得佳人的好机会。美好姑娘世所难遇、不可再得。”

    宫如梦顿了顿,笑笑又道:“我还以为你是借这词乐府诗向我表白呢。”

    “哈哈哈。”陶宝挠挠头,有点尴尬:“这诗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毕竟三流大学毕业生,跟文盲差不多。梦姐见笑了。”

    宫如梦抬起胳膊,伸了伸懒腰,又轻笑道:“晴晴她们应该快下摩天轮了,我们去看...呕~”

    她突然有些干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