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53章 护夫狂魔上线...
    “你们还有心情聊天,楼下都要生命案了。天籁小说Ww『W.⒉”说完,叶冰雨率先奔下了楼。

    很明显,叶冰雨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算了,百合的心思本来就很难猜。我们还是去看看小云歌怎么样了,弄不会真的会出人命的。”高妍说完也下了楼。

    苏暖暖、上官雪儿随后也下了楼。

    陶宝也准备下楼,但被夏晴直接推回屋里了:“你先把衣服穿上。真是,你不嫌丢人,我也觉得丢人呢。”

    陶宝进屋换衣服后,夏晴和夏雪也一起下了楼。

    楼下,云歌高举双手站在墙角瑟瑟抖。

    云希坐在沙上看电视,一言不。

    苏暖暖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许后,陶宝下了楼,云歌就像见了救世主似的。

    激动之下,直接喊道:“姐夫,快点救我。”

    咳咳~

    陶宝一个踉跄,差点没跌倒。

    而与其同时,云希用来搅拌咖啡的瓷勺直接飞向云歌,贴着云歌的头皮砸到他背后的墙上。

    咔嚓!

    瓷勺立刻化为碎片。

    咕噜~

    云歌吓的更是魂飞魄散。

    “呃,姐夫?”苏暖暖歪着头瞅着陶宝:“陶宝,你到底结过几次婚啊?”

    “不是,云歌这熊孩子乱喊的。”陶宝赶紧道。

    高妍则道:“应该是云歌情急之下乱喊的,云希姐怎么可能和陶宝结过婚?晴晴不是他的初恋吗?”

    “那可不一定。我是上了大学才认识陶宝的。谁知道他之前有没有结过婚。”夏晴道。

    陶宝暴汗:“我就算身份证上的年龄大了两岁,大学之前也不够法定结婚年龄啊。”

    苏暖暖晃了晃手指:“陶宝,你别拿着个忽悠晴晴。晴晴是城里人可能不知道,在农村,年龄不够就结婚,这很常见。很多小夫妻都是等孩子好几岁了,才够法定结婚年龄,这才去补办结婚证。”

    陶宝哑然。

    “说起来,云希本来和陶宝就是青梅竹马吧?会不会两家定了什么娃娃亲,所以,云歌才喊陶宝姐夫?”上官雪儿分析道。

    “喔!不愧是大学教师,这个分析,靠谱!”苏暖暖竖起大拇指。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云希突然淡淡道:“你们八卦够没?你们真的觉得我和陶宝有什么暧昧关系?”

    “咳咳!”暖妹子率先反应过来,立刻道:“胡说八道!云希姐怎么会看上陶宝这种不良产品?”

    夏晴一脸黑线:“陶宝才不是不良产品,再胡说八道,我就用胶布封住你的嘴。”

    “啧啧,您的好友‘护夫狂魔’已经上线。”上官雪儿顿了顿,又轻笑道:“可是,晴晴,你是不是忘了?人家冰雨才是陶宝的正牌女友呢,你这,最多算个小三。”

    咳咳!

    晴宝宝好尴尬。

    回头,小手伸出,悄无声息的摸到陶宝腰部,怒掐了一下。

    “好了,我们是不是傻了?陶宝,嗯,虽然缺点不少,但优点也很多,不然也就不会这么有女人缘了。不过,陶宝这款产品虽然还不错,但并不是云希姐喜欢的款型。很简单,年龄小。云希姐说过,她是不会和比她小的男人交往。如果她与比她年龄小的男人交往了,她就到地铁裸奔。你们知道的,云希姐向来言出必行。所以,怎么看,陶宝和云希姐也不会有什么特殊关系。”高妍道。

    众人都是点点头。

    “这倒也是。”

    这时,云歌颤颤巍巍道:“那个,你们别误会,我喊宝哥姐夫是因为我喜欢宝哥,想让他做我姐夫。但我姐并不喜欢他。”

    “我猜就是这样!”苏暖暖立刻道。

    高妍翻了翻白眼:“真会给自己贴金。”

    “你闭嘴,一个内衣大盗都几天了还没抓到,真是浪费人民税金。”苏暖暖道。

    高妍原本是怒起状态,但随后就蔫了。

    “主要是,那贼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和反侦查手段,人民警察也不是万能啊,说浪费税金就过分了。你看《名侦探柯南》,案件有几次是警察侦破的?不都是柯南侦破的?说到底,还是我们国家的私家侦探太废物了。”高妍道。

    众人:......

    “我去!咱这警花的脸皮都能挡罪犯的子弹了吧?”苏暖暖道。

    上官雪儿笑笑道:“能把锅甩给私家侦探,也真是奇思妙想,一般人甩锅绝对甩不到私家侦探身上。”

    “呵呵呵。”高妍挠挠头,尴尬笑笑:“雪儿姐,您就别说了。好吧,我承认,我抓贼无能。不过,我还是要替我狡辩一下,那个内衣大盗真的不简单,恐怕是传说中的‘江湖侠盗’!”

    苏暖暖翻了翻白眼:“武侠片看多了。”

    高妍摇摇头:“不,暖暖,你不知道。去年,在申城第七届国际珠宝会展上,作为会展压轴的穆萨耶夫红钻在重重机关和安防的看守下被盗,盗走红钻的贼留下纸条,声称会将穆萨耶夫红钻在黑市卖掉,然后用那些钱来做慈善。因为此举,有网名称其为江湖侠盗。很多人不谴责盗贼,反而称之为侠盗,真是荒唐!”

    她顿了顿,又道:“这几天,那个内衣大盗依然在猖獗作案,仿佛是在挑衅我们警方。我们对此束手无策。但我现,这个内衣大盗和去年盗走穆萨耶夫红钻,所谓的汪洋大盗有点相似...”

    “别说这么多没用的。反正我就知道,因为你们警方无能,导致我现在都不能在庭院里晒内衣,不开心!”苏暖暖道。

    上官雪儿笑笑:“别催妍妍了,她大概比谁都想抓住那贼。”

    “为什么?”

    “因为,去年穆萨耶夫红钻被盗案,她也是安保人员。”

    苏暖暖愣了愣。

    “这样啊,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这时,云希喝完杯里的咖啡,起身道:“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回房睡吧。”

    “那云歌呢?”上官雪儿道。

    “就让他站在墙角反省,不用理他。这家伙再不管,真的就要毁于***了。”云希说,就率先回房了。

    其他人也是各回各屋。

    夏晴在苏暖暖和高妍一路目视下,坦然自若的进了陶宝房间。

    次日,天还没亮,

    黑玫公寓的住户大都还没醒,这时,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早晨的寂静。

    “啊,我内衣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