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公寓 > 第547章 姐夫,是你能喊的吗?
    某包间的陶宝看到短信的时候是一脸懵逼的。

    但随即,他就从按摩床上跳了起来。

    “阴谋,这绝对有阴谋!”

    宝哥立刻回复短信:“不,我已经有晴宝宝了,不会再去票娼了!”

    “再?”夏晴的短信很快回复过来。

    陶宝暴汗,赶紧又回复道:“我是说,我不会再去像足疗城、夜总会那种地方了。”

    夏晴半天没再回复短信。

    呼

    陶宝松了口气,瞅着手机。

    “夏晴这是想干什么?查班吗?”

    这时,夏雪从卫生间里出来,问道:“姐夫,怎么了?”

    “呃,你姐突然发短信问我,想不想票娼。难道他看到我进足疗城了?”

    “那挺危险的。我们快点离开吧,别被我姐逮个正着。”

    “嗯。”

    随后,陶宝打开门,两人就走了出去。

    蓝衣组休息室。

    对陶宝的回答,夏晴是很满意的。

    不过,现实问题还是没解决。

    “嗯,除了陶宝,还有谁能胜任这种工作吗?对了,还有云歌那小子啊。听说那家伙可是夜场高手,以票娼的名义收集情报,简直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了。就是不知道他在不在东海。先跟云希姐要一下云歌的电话。”

    另一边。

    陶宝和夏雪刚出包间就在拐角处跟人撞在一起,一个女孩直接就撞到了陶宝怀里。

    她的男伴立刻大怒:“妈的,不长”

    啪

    陶宝直接一巴掌拍到男人脑门上,一脸黑线:“找死呢,这家伙!”

    “啊,姐夫,怎么是你啊!”他瞅了瞅陶宝身边易了容的夏雪,又兴奋道:“哎呀,姐夫,你终于把我姐彻底甩了,开始寻找男人的幸福了。我早就跟你说了,那个女魔头有什么好留恋的?不过”

    他顿了顿,看了夏雪一眼,又道:“不过,姐夫的品味是在不敢苟同啊。你点的这个小姐身材是不错,但长的太平庸了吧。姐夫,我跟你说,我可是这里的老顾客。姐夫,你把这个女人赶跑,我重新给你介绍,从十四岁到三十四岁,随你挑选。至于十四岁以下的幼女,也可以介绍给你”

    这时,夏雪突然上前,直接抓住年轻男子的双手,将其摁在墙上,面无表情道:“姐夫,是你能喊的吗?”

    年轻男子叫苦不迭。

    “这女人什么怪力?我一百三四十斤的体重竟然被她摁在墙上动弹不得。”

    “我说美女,他本来就是我姐夫啊。”年轻男子郁闷道。

    这时,陶宝轻咳两声开口道:“那个,他叫云歌,是我前女友的弟弟。”

    他并没有暴露夏雪的身份。

    “云希姐的弟弟?”夏雪看了云歌一眼,松开手。

    陶宝走过来,眉头微皱,又道:“云歌,你怎么会在这里?”

    “放假了啊。”

    “我知道你们放假了。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在东海?你姐知道吗?”

    “我姐要是知道我在这里,还不杀了我啊。”云歌露出一丝后怕。

    陶宝翻了翻白眼:“你这本来就是作死。”

    云歌嘿嘿一笑:“姐夫不也一样?而且,口味有点特别。”

    “我哎,算了,随你怎么想吧。”陶宝挥挥手:“我走了。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早点从这里滚蛋。等你姐知道,就连上帝都救不了你。”

    就在这时,云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按下接听键。

    “啊,我的确是在东海,而且就在天上宫足疗城。但是,我得走了,要是被我姐知道我在这种地方,会打死我的。”

    “这么紧迫啊。嗯对了,我给你介绍个人,就是你们公寓的陶宝,他和他点的小姐现在跟我在一起。他可比我有经验,找他准没错。”

    “等等。”陶宝走出几步,一听不对劲啊,立刻折返身回来,小声道:“喂,云歌,谁啊?”

    “夏晴姐。”

    陶宝:

    夏雪:

    “把陶宝带过来,哦,还有他点的那个小姐。”电话里传来夏晴冷淡的声音。

    云歌抬头看着陶宝,小声道:“姐夫,你听到没?”

    陶宝头皮发麻,在曝光情况下再跑路,可能下场会更惨。

    没办法,陶宝和夏雪只能跟着云歌来到住宿部的某间客房。

    夏晴已经换上了普通的衣服在房间的椅子上坐着。

    陶宝三人胆战心惊的进了屋。

    “晴晴,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先站到一边去。”夏晴直接把陶宝推到一边,然后走到夏雪面前,绕了个圈:“你就是陶宝点的小姐啊,嗯,身材不错。”

    夏雪没敢吱声。

    “你做这个做多久了?”夏晴又道。

    陶宝微汗,赶紧又道:“晴晴,你误会了,这不是什么小姐。她,她是我一个客户。”

    “带女客户来足疗吗?”

    “这,这不是为了工作嘛。我们是纯洁的工作关系。”

    夏雪点点头。

    “嗯?不会说话吗?”

    夏雪又点点头。

    她并不敢开口说话,被姐姐识出自己就尴尬了。

    夏晴叹了口气:“去去,你该干嘛就去干嘛。”

    夏雪一鞠躬,然后果断跑了。

    看的姐夫哥目瞪口呆。

    “我擦,小雪这跑路完全不带犹豫的。”

    这时,云歌高举着双手。

    “干嘛?”夏晴问道。

    “为什么宝哥喊你这么亲?”

    “因为我是他老婆,这个理由足够吗?”

    云歌:

    “哈哈哈,原来如此。那个啥,我内急,我就先撤了。”云歌见状,立刻想跑路。

    夏晴嫣然一笑:“你要是敢离开这房间半步,我就给你姐打电话。”

    云歌立刻不敢动了,沮丧着脸:“夏晴姐,只要您不告诉我姐,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就是我电话里说的,去收集天上宫涉黄证据。”

    “如果被发现,我会被打死的。”

    “可能被别人打死和一定会被姐姐打死,你选一个。”

    云歌沮丧道:“我选第一个。”

    “怎么回事?”陶宝好奇道。

    夏晴不想理他,云歌则把事情讲了下。

    “这样啊,还有这种事。”陶宝直接拉着夏晴的手,眉头微皱道:“这样太危险了!你这个笨蛋女人!”

    “呵!”夏晴气急:“你还有脸说我了。不是说不会再去夜店吗?不是声称爱我吗?为什么会带另外一个女人来这里?而且,还那么丑,脸上那么多雀斑,你,你还能硬起来吗?”

    陶宝顺势揽住夏晴的蛮腰,咧嘴一笑:“只有你才能让我雄姿英发。”

    “喔!”云歌也兴奋起来了。

    “云歌,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快点给我滚出去,不然,你就等着你姐给你收尸吧。”陶宝又道。

    这云歌倒也机灵,立刻拔腿就跑,顺便把门关上了。

    “陶宝,你要是敢碰老娘,老娘轻点!你这混蛋,你还没有给我好好交代刚才那女人的事嗯,啊,别乱摸,嗯,呀,啊”

    没有什么矛盾是在床上解决不了的。